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金融慈善家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太正常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zw.net
    

    “9月份美国国债发行量环比呈增长。”由于有过一段时间的考量,王诺毫不犹豫削减掉这个变量。

    美国国债是个很奇特的东西,国债是联邦政府的借条,美国的国债规模突破20万亿,其中有很多的短期国债,还债的钱算在财政支出里面,钱不够怎么办?财政部拍卖债券。

    国债发行采用定期拍卖方式,每周一拍卖3个月和6个月期的国库券也就是国债,第三周拍卖1年期的国库券,月中会宣布2年期的国库券拍卖金额,其他的5年、10年、30年等类型国库券的拍卖时间都不在9月份。

    所以确定9月份美国国债发行量环比呈增长,就是确定短期国债会增发。

    从流动性和流动量来看,通过增发国债来降低双流,是一种策略。

    增发国债,一般会让利率上升,债市于是变熊,也就是压低债券价格,但对美国经济体制来说,这又不是100%概率的事情,如果由于强势美元而流入的资金足够的话,就是一种调节方式。

    但是,国债增发就是增加财政收入,也就扩大后面的财政收支表格,属于扩张性财政政策,会刺激通货膨胀,结论就是……大概率导致通货膨胀率上升、美元贬值。

    什么情况下需要刺激通货膨胀率、让美元贬值呢?大概率是因为升值区间已经被拉出来了。

    也就是说,老美已经贼精贼精的完成了币值调整的剪刀式掠夺的一半节奏。

    “币值上升的时候,反控通货膨胀率、借钱花钱,币值下跌的时候,刺激通货膨胀率、刺激经济、卖货还钱,一个周期就是一次掠夺,长线上任意货币的贬值又让债务可以有滚雪球的操作空间……”

    脑海里浮现出金融世界的真理公式,王诺对于金融二字又有了一些敬畏。

    不管怎么说,削减掉了一个变量,王诺脑海里的数据图的轮廓就变得更加清晰了,他倾向于认为美元先涨后跌。

    于是乎一个有趣的猜测就浮上了心头,王诺在9月底是会交割给也许是汇储的交易方足足48亿美元的头寸,而9月中下旬或许是美元币值的高峰,然后……交易方是不是已经又完成了另一批远期交易,对冲掉美元可能贬值的风险呢?

    算下来,交易方似乎有时刻抹平风险、只赚稳定利息和进行结构性调整的可能性操作,这才是官方机构的惯有作风,安全为主。

    “假如时机合适,汇储甚至可以高低谷的适当点位披露更多的‘真实’的仓位,然后拉开更大的敞口,吞掉多一点的额外利润,积少成多的话,总体资产价值就不会受到影响,有趣的是,每年那么多的贸易逆差和已经很久没有增加汇储体量的数据,里面透着……”

    “什么意思?”和千千万万已经接触到金融世界核心数据的人一样,王诺此时仿佛看到东方神龙和西方巨鹰在隔空对视,上面那些家伙可能早就交手了千万次。

    加上抽过来的5000万,现在账户里有2亿8000多万美元,加上公司入账的2个亿使用受限的资金,最多能动用的资金池就有4亿8000多万之深。

    但公司的那2个亿,是拿来防止市场剧烈波动而导致某些交易出现问题,实际上不能用,除非……能维持账面上不会出现相应数据的亏损额度。

    王诺对于国际金融市场的走势也没有准到极致的分析结论,抛开削减掉的变量,他和绿角都觉得短线上面有偏高的概率看涨,算上“增发国债”的定量,短线走势上面拿到七成把握应该还是有的。

    再者,前期的变动,后期的“增发国债”定量,绝对是相互影响的,假如美元升值,以“增发国债”的策略面反推,很多连锁策略的调整方向就大致可知,反之亦然。

    投资策略就很好制定了……

    “卖出美/欧,或者买入欧/美,附带卖出黄金、大宗商品期货合约,或以买入石油进行部分风险的对冲,再持续性进行技术套利,我认为会比较符合大家的预期。”周六,会议室里济济一堂,绿角还是习惯性唱头戏。

    在格林等人的眼里,是真的没认为泰隆国际其他投资团队有足够的能耐,除了王诺。

    到了9月份即将来临的时刻,想要针对此轮变动周期进行高风险区域游走的话,绿角果断只把王诺和他的团队拉进来一起讨论。

    这两天的绿角也不是闲着,虽然在王诺这边没有得到那种“灵光一闪”的结论,但确定了结论的方向,区区一个投资方案,搞了二十年操盘的奥雷诺眨眨眼就搞定。

    汇市拿头寸,其他市场结构性持仓,绿角的投资计划完全揭示了他们对金融市场的所有认知。

    “我们打算把持有的看涨美元的头寸推到30亿的面值附近,加上其他产品的持仓,合约总面值也许会突破50亿,王,你的呢?”格林紧紧盯住王诺,希望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说一千道一万,头寸才代表一切。

    嘴上说谨慎看好,然后入场直接重仓,傻子都知道这是言不由衷,王诺前面是用了平平无奇的言论来看涨美元,现在他的仓位,则是最终的态度。

    绿角的投资计划算得上冒险,30亿的汇市头寸,按照美元的历史振幅,很大概率会是1000万到5000万美元的盈亏,加上其他市场的持仓,可能会接近9位数。

    前段时间在澳元那边赚了几千万的绿角,这一波是暂时把账面盈利都丢了进去,但对他们来说,如果十个亿美元一年不能赚到超过九位数的收益,那就是失败。

    “我们会拿1个10亿的头寸,汇率产品。”在格林的注视下,王诺看了看叶耀华,由后者站起来说出了计划。

    只是一个数字下来,绿角的人顿时就难掩心里的失望之情,2亿8000多万美元拿10亿头寸,放在汇市中真的算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了。

    要是有门路,亿级的资金只要能流入某些国家,7%或者8%的年收益率几乎十拿九稳,以汇市的平均振幅,即便是变动剧烈之时,撬动4倍杠杆真不算什么。

    “果然是保守方案。”会议室里所有人虽然理智上很认可王诺的选择,心里面那一丝怪怪的感觉却总是萦绕着。

    太正常了,太不王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