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近身狂婿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天下大乱!
    肥茄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y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宋靖的内心异常复杂。

  也格外的沉重。

  他只是在屋子里抽了两根烟。陪父亲聊了几句看起来无关痛痒的话。

  宋世英便让他离开了。

  “父亲,我——”宋靖站起身,双眼通红。

  “不要说。”宋世英淡淡摇头。仍是面无表情地抽着烟。“你很好。是我没用。”

  说罢,他挥挥手。示意宋靖离开:“照顾你母亲。她为这个家,付出了一切。”

  宋靖走了。

  他的双腿仿佛灌铅一般沉重。

  他知道。

  此次出门,便将与父亲天人两隔。

  一辈子再无见面的机会。

  但他必须按照父亲的话去做。

  而这,也是父亲最后的一次选择。

  父亲不能妥协。

  也不可以被长老会左右。

  否则,红墙内再无宋家立足之地。

  纵然有赵家支持,宋靖母子,也必将被扫地出门。轰出红墙。

  而只要父亲不妥协,再加上楚云做靠山。

  宋家,便还能占据一席之地。

  便还有翻身的机会。

  至少宋靖,不会在红墙内遭遇太多的非议。

  咔嚓。

  宋靖关上了房门。

  透过门缝,他看了父亲一眼。

  父亲依旧是那般的冷静而威严。

  仿佛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无法动摇他钢铁一般的内心。

  门外。

  宋靖见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沈老。

  他的身边,跟了几名随从。

  几名似乎决意带走宋世英的随从。

  他们的身份很不简单。

  也是直属长老会的行动组。

  要动宋世英这级别的大人物。

  其他部门不敢,也没这个权限。

  必须是长老会亲自出手。

  “小宋。你父亲呢?”沈老走上前,语气平和地说道。

  “在房间里。”宋靖抿唇说道。

  目光,却说不出的锋利。

  他看了沈老一眼。

  又重重扫视了那几名随从。

  在场的,没一个无辜的。

  宋家之所以沦落至此,所有人,都有罪。

  一颗仇恨的种子,深埋在了宋靖的内心。

  他体内气血翻滚,牢记着父亲最终的那几句交代。

  他不会忘。

  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我们就先过去了——砰!”

  话音未落。

  房内忽然传来一道沉闷的,却无比清晰的枪声。

  枪,是装了消音的。

  可因为隔得不远。

  宋靖乃至于沈老,都听得异常真切。

  宋靖的心,瞬间沉入谷底。

  沈老却似乎猜到了这个结局。

  尽管这个结局对他来说,也异常的震惊。

  但他知道,宋世英不肯低头。那这么做,只是迟早的事儿。

  沈老轻叹一声。抬眸看了宋靖一眼:“何必如此?”

  略一停顿,沈老缓缓说道:“你和我一起进去吧。”

  “不必了。”宋靖隐忍不发,双眸中,仿佛要渗出血来。“刚才,我已经和父亲告别了。”

  说罢,他大步离开。

  甚至没进屋看一眼父亲的遗体。

  而他也很清楚。

  官方必定会以父亲病逝发讣告。

  而不会道出真相。

  这样的手段,宋靖见识过。而且不止一次。

  当宋靖走出卫戍区时。

  天空忽然又下起漂泊大雨。

  他浑身都被淋透了。

  内心深处,一片冰寒。

  咯吱。

  一辆轿车停在了身边。

  车窗缓缓摇下来。

  不是别人,正是母亲赵琼。

  她的脸色一片苍白,充满了绝望。

  可望向儿子的眼神,却有极其的灼热。

  上车后。

  宋靖抹掉脸上的雨水,以及泪水。

  深吸一口气道:“妈,爸走了。”

  “我知道。”赵琼微微点头。语气却是说不出的发颤。

  “未来,我会扛起宋家。”宋靖咬唇。“我不会让父亲失望。也不会让您失望。”

  “我知道。”赵琼发颤地摸了摸宋靖的头发。“你从没让我们失望过。”

  宋靖闻言。

  忽然捂住脸,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可他一声没吭。

  只是任凭肩膀猛烈地颤抖。

  这是他此生最难忘的夜晚。

  他也会铭记今晚。

  牢记那一张张脸。

  今晚,他们都是共犯。

  ……

  楚云没有去医院。

  他的伤势虽然严重。但相比现代医学,薛神医能为他提供的帮助,反而更多。

  下针放血。

  又做了体表的修复与治疗。

  楚云很疲惫地躺在床上。

  陈生一直在身边陪护。洪十三则是将楚云送到医馆后,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后半夜。

  正准备入睡的楚云收到一个消息。

  一个完全在他意料之中,却依旧感到惊愕的消息。

  红墙大佬宋世英,吞枪自杀了。

  当然,这样的消息只会在小范围内传播。而且,所有人都会保持高度默契,不会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对外,官方必然有另一套说辞。

  一套不会动摇社会,不会让众人猜忌的消息。

  “老宋有魄力。”陈生抿唇说道。“如此身居要职的大人物,说死就死了。”

  “死了。才能保全宋家。”楚云眯眼说道。“活着的代价,太大了。他给不起,也不想给。”

  “他也是足够信任你。”陈生说道。“否则,他不会如此决策。”

  楚云闻言,陷入了沉默。

  宋世英的确信任楚云。

  正如陈生所言,若不是足够信任。他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更不会以死,来对抗长老会。

  而宋世英的死,必然会成为一个引线。

  一个挑拨新老势力斗争的引线。

  哪怕到了宋世英的高度,依旧逃不过长老会的制裁。

  这会对其他几大豪门造成多大的影响?

  又是否会生出兔死狐悲的共鸣?

  楚云在临睡前交代了陈生,时刻关注红墙内的动态。

  今晚,红墙必定大乱。

  交代完,楚云便睡了。

  他太疲惫了。身心俱累。

  这一觉,他睡到下午三点才醒过来。

  没有人敢打扰他睡觉。

  哪怕在他睡觉期间,有无数人想见他。想和他对话。

  但都被陈生拦住了。

  或者干脆就联系不到人。

  醒来后。

  楚云品尝着薛神医亲手烹饪的进补药膳。

  陈生则站在一旁。汇报他休息期间,所发生的一切。

  “方方面面的动静太大了。要细说的话,一天一夜也说不完。”陈生点了一支烟,抿唇说道。“总而言之。四个字足以概括一切:天下大乱。”

  楚云用膳的动作顿了顿。

  抬眸看了陈生一眼,毫无征兆地,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话:“李北牧要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