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修仙灭世为己任 > 第70章 魔君一怒,血流千里
    北海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y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六十九章魔君一怒,血流千里

    “老人家,莫要难过,”清越一个闪身到了陆华身旁,自信地朝他一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我能治好你的儿子。”

    “你能治我儿子……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华心下一惊,立即条件反射地追问了一句,方才他和盘托出时自知事情已经再没有隐瞒的必要,如今只等冥王治罪,家中那命运多舛的儿子也怕是难逃一死了。

    “哎呀,听你的说法,你儿子就是普通的寒症,见得多了……你别管我是什么人,总之尚且懂点医术,正好这段时间需逗留在冥界办点事情,你信我,经我一番调理,再服上几颗灵丹,绝对药到病除!”

    说着,清越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而一旁的兆泰抱起了双臂,眼光嫌弃地瞄着清越,心说,怎么哪儿都有你,还不管说什么都能插进来一杠子?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头啊?往深了一想,他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东篱那双清冷的眸子,心中更加疑惑了。

    善于察言观色一直以来不算是对陆华的赞扬,但确实是他行事做人过程中的一大优势,他赶紧用袖子拭了拭脸颊上的两道墨泪,仔细地端详起清越的脸庞,他从那笑容里读出了真正的自信,虽说不知道那种自信从何而来,却不知为何让他感觉到一阵心安。

    只是他依旧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稍稍感知了一下他的气息之后,终于了然于心——他并非亡魂,他的身上,拥有和冥王兆泰、幽冥司司长宁刹一样超然澎湃的神力。

    甚至,他隐隐觉得那股力量比宁刹所拥有的还要更加精纯一些。

    “咳,老人家,可否愿意让在下一试?”清越见到在场几位都愣着不说话,觉得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问道。

    兆泰回过神,也跟着咳了一声,表情很是冷漠地说道“这位清越……兄,之前,我敬你和你那位师兄远来是客,以礼相待,一直不曾怠慢,但是方才,你一路横冲直撞闯进我冥界聚魂之地,打伤我冥卫无数,本座还正想要治你一个擅入禁地之罪呢!”

    “别呀,我这不是为你们冥界亡魂服务嘛,你看,我真的是受人之托,来送送他们。”清越举起手里的布包,无奈道“可谁知我一进门,你们就告诉我说今天办不了这事,那我该怎么办,把这捧灰直接丢在地上,然后说声告辞就可以走了吗?”

    “没错,你可以走了。”

    兆泰头上的青筋已经暴起好几条了,他给宁刹使了个颜色,宁刹立即心领神会地走过去,一把抓走清越手上的布包,还不忘给了他一个白眼,两人一个鼻孔出气的样子简直默契到极致。

    “哦,告辞!”

    没想到,清越眼前一亮,竟真的拱手向兆泰行了个辞礼,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冲了出去,整个过程只用了半个瞬息之间。

    望着清越一袭白衣如一道白色剑光一般飞出门外,兆泰头上暴起的青筋一下子胀得更高了,就像是快要长出来的触角一般。

    万魂塔的事情当然需要秉公严肃处理,陆华认罪伏法,直接由冥卫押到下冥界的刑狱司去量刑定罪,至于宁刹,兆泰终究还是估计一些情面,加上他确实未曾参与其中,便只是治了他对下属约束不严、消极怠惰的罪名,责令他必须在七日内,亲自将万魂塔内整顿完毕,否则革职严惩。

    茉莉说,经过此事她更加有理由相信,之前的很多亡魂寂灭时所留下的残烬,都是无法与他们的引魂灯一一对应的,这样一来,一定会有一些案件需要重新调档重查,包括之前天字组失踪的那几位女性同僚。

    于是,兆泰点头表示明白,这会儿感觉茉莉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反感他了,心中生出几分别样的情绪。为了节省时间,他没有再带茉莉飞天,而是用手指轻轻在身旁从上到下划出一道长长的裂缝,茉莉从未见过兆泰用此种术法,很是惊奇,一时间愣在当场连眼都不敢眨。

    那缝隙逐渐变长变宽,看似完全能容得下一人多的位置,兆泰做出邀请的姿势,茉莉呆呆地问道“我们……进去这里面?这里面……是哪里啊?”

    “想去哪里便是哪里,可以是冥界的任何地方。”兆泰带着骄傲的神情,故作神秘道。

    “你该不会……”

    看到茉莉脸上逐渐浮现出不大信任的表情,兆泰慌忙摆手道“这,这可是身为一界之主才能拥有的空间之力,你可别想歪了,我是觉得飞行有点耗时间,加上天上的云雾又有点呛人,我才想着要带你‘抄近道’的。”

    “空间之力……”

    茉莉跟着兆泰进到那道缝隙之中后,还在喃喃自语念着那几个字。

    只是事情倒没有他俩想得那般顺利,到了巡治司,守门的几个冥卫正一脸担忧地站在大门口的老树下交头接耳,远远地见到茉莉的身影出现在街头,向他们这边走来,后面好像还跟着冥王兆泰,顿时几人大喜,赶紧小跑着迎了上去。

    “茉莉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冥卫们原则上是隶属冥王殿的军团长管制的,但他们这个卫队已经在巡治司供职很久很久了,自然不会对茉莉有所怠慢。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茉莉显然老早就看到了冥卫们脸上惶惶不安的神色。

    “应该是有大事!”其中一个冥卫咽了一口唾沫,用手掌遮着嘴巴说道“刚才,天魁大人气势汹汹地带着大队人马出勤了……”

    “天魁?亲自带队?”兆泰插言道,他似乎记得天魁那家伙平常并不喜欢出这巡治司大门,而且他本就是孤儿,又尚未娶妻,因此他基本就在巡治司里生活起居,简单来说,巡治司就是他的家。

    “冥王大人好!”那个说话的冥卫是今日当班的小队长,一见到冥王发问,先是很得体地行了个礼,于是跟在他身后那几个冥卫也赶紧仿着他的样子,一一行礼问了安。

    “快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兆泰一向不在意繁文缛节,示意那个冥卫继续说下去。

    此时,他头上的青筋真的有一根跳得特别厉害,拉扯到他连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令他有种想立刻把头敲破的冲动,他不禁心中大吐苦水这几日究竟是怎么了,事情一桩一桩接着来,师父闭关也还未出,这是看他之前的数万年间太闲了,现下一齐来秋后算账了是不……

    “不光天魁大人亲自带队,而且这次是四个精英组一同出动,前所未有啊。”

    这下就连茉莉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四个精英组同时出动,这意味着整个巡治司只剩下三个基本没什么存在感的小组了——处理公文档案的政务组、洗地做饭跑腿的后勤组,还有那个一直充当花瓶摆设的幺字组。

    “是去的哪个方位,有说吗?”茉莉急忙问道。

    “有的有的,是今日地字组轮值巡视的上东街区!”守门的小队长跟着补充道“听说那边的狂胜帮出事了!”

    “狂胜帮?你确定你没听错?”茉莉重复着又问了好几遍。

    “怎么可能的,茉莉大人,我们几个都听得一清二楚,冥王大人在此,我们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胡说的啊。”

    “茉莉,我们现在就过去,从上东区域好像隐隐传过来一股超强的力量……”兆泰立即划出空间裂隙,几个冥卫也未曾见过冥王用过此等神奇的术法,纷纷露出了好奇和惊讶的神色。

    上东街区是东北街区的一部分,算是上冥界的富人区,那里基本住的都是达官显贵,比如商会的好几个大巨头都在上东置办了宅院。

    而狂胜帮,更是占据着上东区域十大风水宝地之一的位置,可谓是地利人和,令人仰望的存在。

    然而此时,这一块风水宝地的上空升起了浓浓黑烟,巨大的蘑菇状烟云越扩越大,灼热的炎浪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方圆百米之内,寸草不生。

    整个狂胜帮所在的建筑群已然消失,代替原来富丽堂皇的高楼阁宇留下的,只有满地的焦土,还有一圈一圈蔓延开来的金色神力,在周身聚集起了一个宛如金钟罩一样的超强结界。

    天魁手下的弓弩手们轮换着射出一排一排的金钢弩箭,却一个个都像竹牙签似的脆弱,有的尚未触碰到结界,便已经熔化在结界周围的灼炎之中了。

    而结界之中,傲然站立的那个人,眼神冰冷如末日之后久不见天日的漫漫寒夜,即便是见惯了他这副样子的清越,也从内心深处生出了几分惊惧。

    东篱的身上弥散的都是暴虐无比的气息,他冷冷地扫了一圈周围,放肆狂妄地高声笑道“今日本座就是要灭了他们,不服?”

    “……来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