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恐怖电话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杀人术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zw.net
    

    穆元卿大喊:“快趴下!”

    那颗炮弹从空中飞来,落在地上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响声,秦凡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硬生生的撕扯了一下。他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感觉身体的内脏都快错位了,但是并没有别的损伤。他看了一眼其他的野人,他们虽然受到了惊吓,但是活蹦乱跳的,也没有受伤。

    穆元卿从地上爬了起来,顶着一脑子碎石,他盯着那灵格勒的舰船,眼中喷出了惊异和愤怒的火焰。

    “快上船!”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阵巨大的轰隆声从身后传了过来,秦凡看到一艘庞然大物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灵格勒的战舰竟然进来了,炮筒直挺挺的对着他们,像是一只黑色的眼睛,那眼中充满了绝望的目光。

    又一颗飞弹从那灵格勒的炮筒中飞了出来,重重的砸在了“黄金梅里号”的船头上。

    正在上船的野人们立刻被巨大的震动给震落了,岩壁的碎石被震落了下来,秦凡的脑袋被一块飞来的石头给砸中

    他的眼睛,周围全是金星,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有力的手抓着他,开始在炮弹与碎石之中飞奔。

    秦凡的耳边传来“嗖嗖嗖”的声音,无数颗碎石从他的耳边飞过,他的脸上传来了细微的痛。他伸手蹭了一下,原来脸上擦伤了。

    身后的那灵格勒号在缓缓推进,在这个狭小的地方,仿似吞噬生命的野兽,没有丝毫的怜悯。

    紧接着,又是一颗炮弹从秦凡的脑袋上飞过。

    下一秒,震耳欲聋的声音在他的头顶炸开,他只是隐约看到火光一闪,还没有来的反应,就被常贺按在了地上。

    一股巨大的冲击波从空中散开,如同飞箭一样射在了秦凡的身上。

    如果那是飞箭的话,他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

    身后的那灵格勒受限与地理环境的关系,没法对他们做出准确的跟踪,所以大部分炮弹都打空了。

    不过这也给了秦凡喘息的机会。

    常贺立刻抓着秦凡的手,向“黄金梅里号”飞奔而去。

    最后一个野人爬上了“黄金梅里号”之后,向外延伸的阶梯被炸碎了,常贺踩着船身,凌空跳到了甲板上。

    此刻所有人几乎都趁机会上了船,除了秦凡还留在船下。

    他可不是常贺,没有梯子之后,他没办法爬上三米高的“黄金梅里号”。

    他正在船下不知所措的时候,船上突然抛下了一根钢丝绳。

    接着,常贺的脑袋从船头探了出来。

    “快上来!”

    秦凡点点头,他抓住了钢丝绳。

    其实秦凡平时做过一些攀岩运动,所以爬钢丝绳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上边还有常贺为他助力。

    可是他在爬到一半的时候,一颗子弹突然从他的耳边擦过,打在了“黄金梅里号”的船身,被坚硬的铁甲外壳给弹开了。

    他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那灵格勒的船身上站着一个手中握枪的男人,他手中的枪口正飘着白色的硝烟。

    那张面孔看上去非常的眼熟,竟然是霍普斯!

    他又抬起枪,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刚刚那一枪好像是在戏耍秦凡。

    那个枪口像是一只黑色的眼睛,紧紧的凝视着秦凡,他似乎从中看到了绝望。

    那颗死亡的子弹即将从霍普斯的枪口发出。

    突然间,另一个颗子弹阻止了他的行动,秦凡看到霍普斯紧张的抬头看了一眼。

    常贺探出一只手,用那只生锈的手枪对着霍普斯的脑袋,似乎在威胁着他不要随便乱动。

    “快点上来!”

    常贺催促了了一下秦凡,他的手脚立刻像长了吸盘一样,飞快的向上爬。

    秦凡的心紧紧的绷住了,他觉得霍普斯的子弹随时都会穿透他的脑袋。

    终于爬上了“黄金梅里号”,秦凡的放下了自己提心吊胆的情绪,半躺在甲板上吐着气,吐出的仿佛是他对死亡的恐惧。

    几乎是在下一秒,几乎是在他上船的那一刻,“黄金梅里号”在原地“轰隆”的动了一下。

    下一秒,船身猛烈的晃动了一下,秦凡的身体立刻不受控制的在甲板上骨碌起来。

    他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两只手死死的抓住了传遍的桅杆。

    接着,整个船身猛烈的晃动了一下,仿佛随时都会散架一般。

    秦凡不用想也知道,霍普斯一定是驾驶着“黄金梅里号”准备和那灵格勒的人拼命。

    小船的好处再于可以在狭窄的通道里活动自如。

    而那灵格勒的大舰船就刚好相反,它的船翼两端卡在石壁上,想要活动的话非常的困难。

    “黄金梅里号”在原地活动了一下,调整到了最佳的角度,船头直直的对着那灵格勒的船头。

    两艘船像是两头狮子一样被困在狭路当中,想要活着就必须生死相博。

    秦凡感觉到驾驶室里传来的躁动,整个船身都在积蓄着愤怒的力量,摩拳擦掌,只等待最后出动的那一刻。

    常贺低声唾骂了一句:“妈的,真是个疯子!”

    然后他飞速跑过来,拉着秦凡跑到了甲班下边,如果留下甲板上的话,他们会被船身巨大的力量给撕成碎片。

    秦凡的脚刚刚脱离甲班,“黄金梅里号”就传来了铺天盖地的响声。

    秦凡几度以为这艘船就要粉身碎骨了,可是它依旧稳稳的保持着自己的船身,如同一个死心的铁块一样坚固。

    但是他明显的听到了一阵撕裂的声音,秦凡感觉,之前在礁石区发生的事情可能要在度上演了。

    这艘坚固的“黄金梅里号”可能要将那灵格勒的大船戳出一个大洞。

    秦凡和常贺磕磕绊绊的跑到了驾驶室,穆元卿握着操作杆,在“黄金梅里号”与对手接触之前,他眼中的两根钉子已经刺穿了那灵格勒船长的心脏。

    驾驶室的钢化玻璃外,世界变得一片混乱,那灵格勒的舰船被撞得乱七八糟的,引以为傲的炮筒被“黄金梅里号”给撞成了死心的铁杵子。

    尽管“黄金梅里号”的攻势如此凶猛,但是一时之间没有将那灵格勒撞的粉碎。

    他们给了那灵格勒反扑的机会。

    忽然,秦凡发现那灵格勒的船身冒出了一个小口,类似于船舱的通风口,那个通风口不断有人钻出来。

    秦凡愣了一下,不明白这些人打算干什么。

    但是马上,他就猜到了对方的意图,汗毛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炸立了起来。他拍了拍穆元卿和常贺,焦急的说:“他们要来斩首了!”

    “斩首?”常贺和穆元卿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秦凡感觉心里闷了一口气,那灵格勒的舰船不如“黄金梅里”坚固,现在两艘船离的这么近,他们必然会选择另一种方式攻击他们。

    他还没来得及对常贺和穆元卿解释,楼上的船舱就传来了惨叫声。

    秦凡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他知道那灵格勒的人已经上船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这时,驾驶室的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秦凡耳边仿佛听到了机枪上膛的声音,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常贺粗暴的摔倒在地上。

    他、常贺、穆元卿,跟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紧接着,无数颗子弹顺着门板穿透进来,从他们头顶刷刷而过,秦凡感觉自己的头皮彻底的麻了。

    晚一步怕下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血筛子。

    枪声停止之后,门被人用力的踢开了,上边全是一个个窟窿眼,秦凡顺着窟窿眼看到门后伫立着大概三四个男人。

    常贺从腰间拔出了生锈的手枪,从地上无声的滑到门口,拉开保险,脑袋枕着冰冷的船板。门刚刚推开,三个长相粗犷的外国男人出现在秦凡的眼中。

    他们的目光刚刚在屋子扫一下,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看的时候,常贺的枪口就顶在了他的下巴上。

    砰一一!

    一声剧烈的枪响,秦凡看到为首的老外,他的头顶喷出了鲜血,像是红色的喷泉。

    马上他就躺在地死翘翘了。

    另外两个老外刚刚反应过来,手中的枪械就被常贺给踢飞了。

    然后他伸出坚硬的像是锥子一样的手指,直接穿透了两个老外的喉咙,他们连眼睛都没来得及眨,怦然倒地。

    秦凡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

    他的老朋友具有非同一般的杀人技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