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我是剑仙转世 > 第五十五章 还是你先吧
    死鱼非咸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y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陆平跟周元武打的格外的顺畅,对方明明有五个人,却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

  当然不是南月国的人弱,相反,南月国的人很强,只是这五个人有些自大,这一路的无往不利,包括直接拿下东海王庭的五个人,导致他们太相信自己的能力,进而被陆平和周元武抢夺了先机。

  抡起肉搏莽夫,那没有人能莽过战者,哪怕最正统的武夫也不行。

  这五个南月国的人本想继续炮制这一路实行的方法,通过主动送上灵气珠子的方式,让对方放松警惕,而后趁着对方听神谕宣读的时候,将来自南月国的幻术注入其中,成功击败对手。

  这招不仅充分利用了幻术的诡异莫测,更加利用了对手希望‘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心里。

  大多数人都不会有陆平和周元武这样奇葩的想法,基本见到对方肯主动奉上战果,都不会拒绝对方宣读神谕的要求。

  毕竟人家都主动给你了,答应对方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也确实不过分。

  听神谕跟打架比起来,自然是前者更加容易,损失更小。

  人们都会下意识的把听神谕当作不用打架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只有陆平跟周元武是主动选择了打架,把听神谕放在了第二位。南月国的人犯得错误,就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所有人都一样,他们大概没见过一根筋的选手。

  如今见识到了,也晚了。

  陆平跟周元武得到了对方五个人累积的成果,一下子就填满了各自的灵气珠子。毕竟南月国的成果也是从别人那里掠夺过来的,而且遭殃的人不少。

  南月国的成果越丰厚,陆平跟周元武得到的自然就越多。

  当灵气珠子被填满以后,两颗珠子同时散发出光芒,指引了通往下一层入口的方向。

  可是…………

  “跟着光走?”陆平有点拿不准主意了。

  周元武想了想,认真道:“这应该是去入口的指引,但我突然觉得,咱们不应该直接去。”

  “为什么?”陆平问道。

  “你看,我们是掠夺了别人的成果才一下子填满的,涂元他们肯定还没满,咱们不能抛弃队友,必须要先找到他们才行。”周元武斩钉截铁的说道。

  陆平还是不太明白,“我们到入口处等着不行么?”

  “万一我们拿着装满的珠子,刚一到入口就被吸走了呢?”周元武反问。

  陆平恍然大悟,“你说得对,我们没办法确定它是不是自动的。”

  “所以咱们还是得先找到涂元他们,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周元武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咱们可是抢了五个人的成果,涂元不可能比我们还快。”

  …………

  …………

  与此同时,入口处。

  虽然这里聚集了本次四国大会最厉害的选手,但尴尬的是,大家都是把所有人搜集的灵气聚集到了一起,才找到了这个地方。也就是说,目前只有俩个人可以拥有填满的灵气珠子,只有两个进入下一层的名额。

  原本楚国的人配合方瑾,是因为要给吕信报仇,可现在敌人已死,虽说不是亲手击杀有些遗憾,但终归是大仇得报。

  所以现在…………

  “我想我们现在应该重新变回竞争关系了。”

  楚国队伍里,一直代替宁绣发言,一个名叫裴修杰的太虚观弟子主动说道。

  这个队伍名义上的领队是宁绣,但真正掌握话语权,并且有着最强实力的,却是这个叫裴修杰的人。

  太虚观弟子,五境巅峰练气士,名气响彻中土,是顶尖的修行天才。在苏剑歌突破六境之前,是中土少有的,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人。

  当这样的一个人,说出了这样的话,那方瑾跟印忻就不得不认真起来对待了。

  于是,现场安静了半晌,方瑾总算开口问道:“那……现在开战?”

  “我们人多,不想乘人之危。”秀凯杰看向涂元,主动说道:“你跟我打一场,决定队伍的胜负,如何?”

  涂元虽然觉得有些麻烦,他想赶快找方法离开这里,但眼下的情况也已经很明了。

  该打的架,是躲不开的。

  于是他将手中铁剑指向裴修杰,说道:“开始吧。”

  “你的伤,恢复好了?”裴修杰不想占便宜。

  涂元特意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表示伤势已经痊愈,而后,裴修杰说道:“那请各位都躲远一点,以免受到不必要的波及。”

  楚国的长公主宁绣,朝着裴修杰冷哼一声,“我说你打不过涂元,你就是不信,我给你机会,让你心服口服。”

  裴修杰:“…………”

  他心里着实有些郁闷。

  好歹自己跟公主也是队友,结果公主居然向着外人说话。

  不过罢了,公主只是一个不成熟的小孩子,没必要与她置气。

  神州大陆这片土地上,能够跟苏剑歌相提并论的,就没一个简单的。至少在心性方面,要远超同辈修行者。

  裴修杰郁闷归郁闷,这种负面的情绪却也转瞬即逝。练气士都会修炼一门最基础的口诀,叫清心咒,能够迅速让人冷静下来,大成者甚至能够做到心如止水,古井无波。

  裴修杰便是默默在心里念了这一段口诀,然后心情就变得平静了。

  他要挑战涂元,从一开始就不是因为嫉妒,他想要的,只是单纯向更强者挑战。

  “你我都是大会夺冠的热门人选,即便这里不遇到,之后的擂台赛也一样会遇到。”裴修杰一边准备着,一边说道:“我们出去之后大会还能不能进行,已经成了未知数。与其最后因为没能交手而遗憾,不如现在就分个高下。”

  涂元持剑,安静的站在原地,选择沉默以对。

  他想说,自己对这场比试的胜负并不在意,因为他一定会赢。

  他甚至没有把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当成对手,就更谈不上没能交手的遗憾了。

  只是他觉得这话说出来会有些侮辱人,就选择了闭嘴。

  毕竟呆会的比试结果,可能会更加的侮辱人…………

  “太虚观,裴修杰,请赐教。”

  随着话音落下,他手掌一番,便有一个淡紫色的珠子悬浮于掌心。上面不时的会迸发出一道道紫色的电光,看上去极为诡异凶险。

  站在不远处的印忻面色凝重的说道:“听说这个裴修杰,得到太虚观观主首徒的真传,并亲自赐宝,九霄雷云珠。这颗珠子配合他修炼的雷系功法,堪称威力无穷,所向披靡。”

  一旁的方瑾认真的看了看涂元,突然没由来的问了一句:“你可见到过,涂元使用过任何招式或者法诀?他好像连自己修炼的剑诀都从未使用过。”

  “不久前我说他修炼的剑诀不是青莲剑诀,对于这个质疑,他没有否认。”印忻说道。

  方瑾眼底闪过一丝震惊,而后沉默下来。

  仔细回想,涂元好像确实没有认真动过手,但凡出剑,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出剑,却没人能挡得住。

  先前斩杀魔修蔺尊的时候,那微微发光的胳膊好像是动用了一些法诀,但她不了解涂元,并不敢乱下结论。

  “裴师兄可是很厉害的。”

  不远处的宁绣突然凑过来,冷不丁说了一句。而后,她马上补充道:“但我相信涂元一定更厉害,毕竟除了他,没人敢把剑插在秦帝的大殿上,还是当着秦帝的面。

  你们不知道,就因为这件事情,父皇总是在夸涂元,他说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只是一直没机会。”

  而后,她模仿楚帝的声音,故意压低嗓子说道:“秦城天那个假正经,老古板,就该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失态,看看他还能不能整天把仁义礼智挂在嘴边。当皇帝当成他那样,我都觉得累!”

  “噗!”

  方瑾难得露出笑意,而且是没控制住的笑出了声。

  令她十分意外的是,在她的印象里,两国的皇帝应该都是很正经的,彼此关系应该也不太好。

  但从宁绣嘴里了解到的楚帝,貌似跟秦帝的关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有些话,反倒像好朋友之间才会说的。

  本着有问题就问的原则,方瑾直接问道:“楚帝陛下,与秦帝陛下,关系很好么?”

  “应该不会吧,父皇总是说秦帝假正经,早就想揍秦帝了。”宁绣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印忻跟方瑾互相交换了眼神,都从对方的目光里发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看样子,这个世界的确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但同时,这个世界又是非常简单的。

  因为,实力便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度量衡。

  不远处的裴修杰与涂元相对而立,四目交错,双方皆是严阵以待,气氛异常紧张。

  只是…………

  “他们怎么还不打啊?”宁绣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出声问道。

  同时,作为当事人的裴修杰跟涂元,也一样疑惑对方为什么还不动手。便巧合般的异口同声道:“你怎么还不动手?”

  涂元微微一愣,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但想到对方可能也正在打算解释,为了避免相撞,便选择了暂时沉默…………

  果然,裴修杰马上就说道:“我在等你先动手啊,你境界低,我让你一手。”

  涂元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还是你先吧,要不你可能没机会出手了。”

  “???”

  裴修杰眼底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而后他向涂元拱了拱手,道:“那我不客气了,你小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