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七零之渣男要做大地主 > 158.158
    

    此为防盗章

    还有这朵, 这叫背土菌, 你看它大半个都在土里,稍不注意就会被踩碎了, 不过这种菌子一出一大片,多得很, 咱们先不摘它,等回来的路上要是篮子不满再捡。”

    “宝珠, 你真聪明, 懂这么多啊,可惜现在停课了, 不然就我们宝珠这么聪明, 指定能上大学。”

    夸人的好听话谁都爱听, 叶宝珠听了这话小脸羞得红扑扑的, 心里却甜蜜得不得了。

    “我哪有玉安哥说得那么好, 这些事情村里的小娃子都知道呢, 没什么的。玉安哥才聪明,我长这么大,湖东村还没出过大学生呢,玉安哥就是大学生。”

    “可大学生不懂这些啊, 要不是有宝珠,大学生说不定都要被菌子毒死了。所以还是宝珠厉害。”

    小姑娘被宋玉安夸得脸红红的,一路上介绍得更仔细了。见了一种菌子, 不管有毒的, 没毒的, 都和宋玉安说得清清楚楚。

    还有什么野果能吃,什么野果不能吃,那些是能吃的野菜,哪些树木碰了会起癞子。这样耐心的现场教学效果很好,宋玉安一个早上就认识了五六十种菌子,知道了十几种野果,还见到了传说中的七癞树。

    这种树木不小心碰到皮肤上就会起包包,瘙.痒.无比,前世宋玉安的一个同事就很感兴趣。不过他不是研究这方面的,对这东西敬谢不敏,离得远远的。倒是有几株兰花不错,宋玉安挖了两株,打算回去种在花盆里,看能能培育培育。

    “玉安哥,你饿了没?咱们回去吧,吃了饭再来。”

    叶宝珠拿毛巾擦了擦汗,她和宋玉安两人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牛肝菌窝子,足足捡了大半篮子,后来又捡了两坑鸡枞,这会儿篮子都快满了。

    “嗯,回吧,你走慢点。”

    两人往回走了一段,就听到一阵尖锐的口哨声音。

    “不好,那边怕是出事了,玉安哥,咱们得去看看。”深山里喊话传不远,但口哨就不一样了,世代居住的村民都知道,遇事了要打口哨,听到口哨声音要过去看看。

    “行,那你走我后面,注意安全。”

    宋玉安皱着眉头朝前走,和叶宝珠拉开十几步的距离,虽然大炼钢伐木以后,深山的狼群,野猪不出来了,可那也不是绝对的,要真有什么危险,叶宝珠也能有个逃生的空间。

    “啊~啊~哎呀,哥,我好疼啊,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腿是不是要断了。”走了几分钟,宋玉安听到断断续续的呻.吟,就见前面一个小坡脚上有两个孩子。一个抱着脚满地滚,另一个还在坚持不懈的吹着口哨。

    “这是怎么了?”

    没有野物,宋玉安松了一口气,放下篮子就过去看那两个孩子。

    “我弟弟腿摔了。”

    这话不用说,宋玉安也看出来了,这孩子不仅摔了,还被锋利的石头划出一大条伤痕,那石头尖锐,约莫是划到了动脉,哪怕腿上沾满了淤泥还是红艳艳的,周围全身血,丝毫不见停。

    “这得赶紧送医院!”宋玉安一边说,一边赶紧把篮子里的□□拿出来,从衣服上割了一条布,把那伤口草草包扎。

    “宝珠啊,咱不管篮子了,先把人送回去,你在前头带路。”

    “好好好。”

    叶宝珠见了那么多血,小脸都吓白了,丢下篮子就朝前跑。

    “我跑得快,回去叫人。”

    少年的哥哥一溜烟的就跑了,跑得快还真不是瞎说。

    “宋知青,我好疼啊,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还藏了块红糖没吃完呢?可惜我死了就吃不到了,你帮我告诉我哥哥,叫他找出来吃了。”

    “别胡说,你就是受伤了,哪有那么容易死,这世上比红糖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你只要好好活着,总能吃到的 。”

    “真的吗?我想吃大白.兔.奶.糖,去年我爸给了我三颗,真好吃啊。”

    “你乖乖的,等你好了哥哥送你一把大白.兔.奶.糖。”

    “那我还是不要死了,哥哥说话算数。”

    这会儿回村吃饭的人不少,宋玉安没走多久就遇到了村里人,少年是刘家的,有几个本家兄弟见了以后也抛下篮子过来和宋玉安换着背,大家一路小跑,终于把少年送到了卫生站。

    “快快快,放到这边床上来。”

    医生这边几分钟前得了信息,这会儿准备好了工具。

    “这伤口太深,得缝针啊!”

    “那快缝啊,李医生,拜托你了,救救我娃。”刘大海的婆娘哭着喊道,受伤的是她最小的儿子,这会儿一张脸都没血色了。

    “没有麻药,孩子不一定撑得住,而且你们也看到了,他这腿受伤以后又裹上了林子里的淤泥潭水,这情况得打破伤风才行,实话和你们说,我前天去的县医院申请药品,听说隔壁市有个水库决堤了,伤亡不小,药全紧着那边。县里的医院别说破伤风了,青霉素都没多少,根本分不到下面来。”

    李寒梅皱着眉头给一边一边的给孩子消毒止血,淤泥渐渐洗干净了,但卫生站的止血药效果只能算一般,伤口太大,根本止不住。这样大的伤口,没有麻药缝合,成年人都不一定受得住。

    “那该咋办,我可怜的宝柱啊!谁救救我的宝柱啊!”

    刘大海婆娘快哭晕过去了。刘家本家的堂兄堂妹也忍不住哭泣。

    宋玉安皱着眉头,李医生说的药,他都有,毕竟末世小说里这些都是常用药。

    家人没了以后,他有时间会找些新出的小说,对着妹妹的遗像给她念,末世小说念了不少,发现大部分都有空间,他那时候不知道是哪根筋轴了,把主角准备的东西都准备了够。麻.醉.药还是托了好几道关系才弄来的黑货。

    只是,要拿出来吗?怎么解释出处?万一被人传出去,会不会被当间.谍抓起来?虽然原主的母亲是医院食堂的临时工,但也没有本事弄到这样的药,根本经不起明白人推敲。

    袖手旁观吗?毕竟这孩子的生死与他无关,比起前世那些欺辱他的恶人来说,他好歹还把人背回来了,只是不愿意搭上自己罢了,谁也不能说他是个坏人。

    宋玉安逃避的往家走,心里却越来越乱,满脑子都是那孩子趴在他背上奄奄一息的画面。那孩子才七八岁啊,回来的路上还问过宋玉安他是不是要死了,宋玉安还安慰孩子,不会有事。

    最终,宋玉安还是提了个布包去了刘家。

    这会儿大家都挤在卫生院看热闹,刘家静悄悄的,只剩下刘老太爷,那个当年引开鬼子救了全村人的英雄,他的右腿被鬼子打折了,这会儿躺在摇椅上,脸上带着些焦急。听说,那两个小孙子,是他一手带大的。

    宋玉安一句话说了先前发生的事情。

    “这是麻.醉.药、破伤风针、盘尼西林。”

    “后生,你想要什么?如果是对国家不利的事情,老头子就算和娃一起走了,也万万不敢做。”

    老爷子人老了,心可不糊涂,宋玉安能想明白的事情,他怎么会不明白。可他说不出拒绝的话来,那是他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娃,山上得了只小.雀.儿都要巴巴的烧来给他吃,他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不能眼睁睁看着娃走在他前头去。但他更忘不了鬼子没打出去的时候,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老爷子想多了,这药虽然来历有些不正,但也是和家国大事无关。我只有一个要求,今天我没来过这里,老爷子这药,我不知道。”

    刘老太爷抬起枯瘦嶙峋的手,颤抖的摸摸.光.溜.溜的药瓶子。这话他听明白了,不能声张,但他同样知道,刘家人却不能不记着这个恩情。

    村里人不知道那天他们走后发生了什么,反正刘宝柱是活下来了,不过农村人命硬,这也没啥好奇怪的。倒是刘家知恩图报的名声倒是更响了,宋知青把他家娃背回来,李医生给看了病,这两人都得到了刘家大笔谢礼。

    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人会深想。

    宋玉安松了一口气,他这一次实在是运气好,赌的就是刘家的人品。

    他赌对了!虽然冒险,但也不是全无好处的,书里叶家的结局一直让他不能心安,牛爱党就是一颗□□。而且就算没有牛爱党,这村里眼红叶家的也不少,平日里不敢怎样,可叶家真要有个什么事情,落井下石他们熟悉得很。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