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第86章 番外:记一次和柳巨巨打魅妖的经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myzw.net
    

    第86章番外记一次和柳巨巨打魅妖的经历

    沈清秋道:“我还觉得你不要跟过来比较好。真的。”

    柳清歌听若未闻,兀自前行。

    昂首阔步,傲视前方,乘鸾的剑穗在身后甩动,仿佛走的不是花枝参差、葛藤垂连的山间小道,而是百战峰烈日炎炎下的演武场。

    沈清秋衷心地说:“师弟,不要勉强自己。”

    柳清歌打断他:“你回不回去?”

    沈清秋说:“干完这一票……处理了这里的魅妖,我便回去了。”

    柳清歌:“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沈清秋:“嗯。”

    柳清歌:“然后一个月不见踪影!”

    沈清秋道:“师兄不会死在外面的。无可解将发作的时候,我哪次没回苍穹山找你?不必劳烦师弟特地追出来……”

    柳清歌强调道:“我没追。掌门师兄吩咐的。”

    是是是。沈清秋忧伤地道:“掌门师兄,真是个好人……”

    顿了顿,他说:“其实师兄是为你好。山下城中传言,这魅妖最喜爱相貌俊美、血气方刚的男子,柳师弟非要跟过来,恐怕会受觊觎啊。”

    柳清歌哼哧一声,正要答话,忽然一阵妙曼旖旎的歌声悠悠在山谷之间回荡开来。

    这歌声一唱三转,尽是语犹未尽的撩拨之意,转得人如羽搔在心。两人转过小道,来到一处山洞口。

    四周的花花草草中,忽然蹿出七八个小鬟,个个水灵灵的,梳着双髻,瞧着稚嫩,也的确稚嫩,身上的妖气都不知道该收敛一下,脆声喝问:“来者何人?”

    沈清秋和颜悦色道:“这里是……”

    他还没打完招呼,柳清歌反手伸到背后,将乘鸾拔出两寸,剑气横扫。

    只这一下,山洞门口的土石塌了小半,七八个小鬟立刻齐刷刷尖叫着缩回了花草中。

    魅妖这生物,因为种族优势,相貌很容易讨人喜欢,一生之中很难有这样被粗暴对待的机会,这几只又是年纪小没见过世面的,当即哭了出来。

    四面八方都是小女孩儿抽抽噎噎、哭哭啼啼之声。沈清秋揉了揉耳朵,道:“师弟,你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柳清歌不耐烦道:“妖魔鬼怪,何须怜惜。要打快打,打完回去!”四字一句,铿锵有力,朗朗上口!

    忽然,洞中有人道:“两位仙师好生粗鲁,奴家这些小丫头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仙师,竟要将她们吓成这样?”

    闻言软语中,有个一身碧绿的袅娜女子,腰臀款摆走了出来。洞口阳光一照,只见她肤色腻白,容姿妖冶,举手投足之中,自有一股蚀骨*的媚态。

    被柳清歌吓哭的小魅妖们哭诉道:“魅音夫人,这修士好生吓人!欺负我们!”

    这位魅音夫人,既然是魅妖一族,而且国色天香,那么,按照种马文的尿性,必须要和洛冰河有一腿。

    通常情况下,对洛冰河沾过的女人,沈清秋很有自觉,避之不及,更别提主动去找她们的麻烦了。这次之所以硬着头皮来凑热闹,其一,是因为山下那对儿子被勾去了魂儿的老夫妻哭的太凄惨,又的确膝下只有一子;其二,则是因为,魅音夫人浪荡成性,除了洛冰河以外,还有无数个正夫和姘头!她跟洛冰河那一腿,腿完了就没了,露水姻缘而已,并没被收入后宫。读者们享受的就是那种一次性ntr了一堆人的奇特快感。

    所以严格地来说,魅音夫人不算洛冰河的老婆!

    柳清歌明显不打算和异性搭话,轰塌了人家洞门,毫无愧疚之意,扭过头去。沈清秋道:“咳,我师弟,不习惯外人靠近。”

    魅音夫人幽幽地看着沈清秋:“奴家手下的小鬟还年轻,不懂事,冲撞了仙师,这厢赔礼。可这片地方还是新修的呢,两位仙师才大驾光临,便塌成了这样。”

    不要看我啊,看旁边那个去!是他震塌的!

    那个是苍穹山派拆迁办的!学拆迁,到百战峰!

    沈清秋向来秉持先礼后兵的准则,摇扇客客气气道:“损毁夫人洞府,并非本意。只是受山下黄氏夫妇所托,还望夫人能将黄公子放回去。”

    魅音夫人道:“哦?黄公子?奴家这里见过的黄姓公子,没有十位,也有八位,不知仙师,指的是哪一位黄公子?”

    柳清歌冷笑道:“通通放出来不就行了!”

    魅音夫人故作为难,道:“不是奴家不放他走,可若是他自己非要留下来、不肯回家,奴家这厢也没办法呀。”

    柳清歌啧了一声。

    沈清秋也不想继续打太极,道:“无论如何,请夫人把人带出来就是了。剩下的我们自有安排。”

    魅音夫人柔声道:“既然如此,那请两位仙师随奴家来。”

    她转身朝山洞里走去,在前面款款而行,沈清秋隔了几步才跟上,把声音压到只有两人能听清:“她既不打算交人,也不打算放你我出去。”

    柳清歌道:“怕她不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过早撕破脸皮,不如走一步是一步,随机应变。

    两人随着引导,走进一处铺满香草织锦的宽敞山洞内。十二名窈窕丰满的侍女分列洞府两旁,手执团扇,言笑晏晏。

    魅音夫人引着他们在石桌旁坐下,道:“已经派下小婢去请黄公子了,在等待期间,不若奴家与两位仙师小酌一杯?”

    沈清秋知道她想玩什么花样,并不忌惮,微笑道:“费心了。”

    魅音夫人殷勤地为二人斟酒献盏,一片秋波脉脉,一直在往苦大仇深皱着眉头的柳清歌那边飘。越飘挑逗的味道越是露骨,柳清歌直接当她是死的在翻白眼,沈清秋心内却乐不可支。

    魅音夫人喜欢的就是洛冰河这一挂的精致相貌啊!柳清歌被她看入了眼,还能逃出魔爪吗?

    看到这样的男人,她可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缠死缠活也要黏上去,非把人扑倒爽个够(……)不可。

    待会儿柳清歌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精彩。

    怎么办居然有点期待!

    果然,没坐一会儿,魅音夫人便以袖掩口,怯生生望着柳清歌问道:“不知这位仙师,可有双修对象?”

    好直接。

    从来没有任何人、或者妖,敢问柳清歌这种问题,仿佛被一个闷雷劈到头顶,一时之间,他像是怀疑自己听错了,眉尖和嘴角都抽了抽,目光略显茫然,下意识转去看沈清秋。

    沈清秋第一次看到这种近乎匪夷所思的表情出现在柳清歌那张脸上,千年冰山一朝崩塌,心里的狂笑掀起惊涛骇浪,面上仍波澜不惊,忍得摇扇的手都在发抖,勉强挡住下半张脸痉挛的嘴角,一本正经道:“……没有。他没有。”

    魅音夫人不解:“为什么没有呢?如此风貌人品,怎么会没有女修恋慕?这话奴家可不信。”

    沈清秋表示赞同:“嗯。我也很好奇。”

    苍穹山派十大不思议谜团之柳巨巨到底是不是冷淡!?说不定今天就要揭晓谜底!

    柳清歌闷不做声吸了口气,冷冰冰地道:“人怎么还没来。”

    魅音夫人道:“仙师稍安勿躁。许是黄公子不愿意来。若是烦闷,不如让奴家耍个小玩意,给两位解闷?”

    沈清秋欣然应允。又听她道:“奴家别的不会,但一直以来,小卜小算一些风月之事,都还准确。哪位仙师愿意让我算上一算?”

    沈清秋侧首:“师弟,有兴趣吗?”

    柳清歌硬邦邦地道:“没兴趣!”

    沈清秋摊手:“他没兴趣,只好我来了。”

    按照原作设定,魅音夫人算风流债姻缘情这类东西,那可是十成十的准。

    她说洛冰河会有六百一十三个老婆,那就绝对不会有六百一十二个。她说洛冰河下个妞喜欢乘【哔——】骑,那就绝对不会擅长后【哔——】背!

    如何不让沈清秋这条前途未卜的光棍狗心痒难耐。

    魅音夫人嫣然一笑,皓腕一翻,翻出一朵娇艳的花蕾,送到沈清秋面前:“请仙师赐息。”

    沈清秋知道这个流程,微微低头,在花蕾上轻吹了一口气。

    魅音夫人再收回手时,刚才还是一团花苞的花朵,已然缓缓开放。她拈着花茎,举到眼前,口角噙笑,看了一眼花瓣中心,忽然僵住了。

    柳清歌本是正襟危坐,这时身子偏过来了一点,似乎想听。沈清秋扇子顶住他的肩,提醒道:“师弟,‘没兴趣’啊。”

    柳清歌立刻又坐直了。

    魅音夫人看了一会儿,越看神色越是凝重。

    她苦恼道:“仙师,您这过往的红线,奴家学艺不精,有些……看不准。初看时,像是孤身之势,可再细看,似乎又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红线。”

    她惋惜道:“这红线断得……当真是十分可惜。”

    沈九是有过未婚妻的人,但沈垣可是条单身狗!两条线混杂交错,看不准也正常。沈清秋表示理解:“过往之事,不必理会。夫人不妨算算今后的。”

    他真的很想知道能不能在这边把到个妹子。不要绝色美女,不是个人妖就行!

    谁知道,魅音夫人脸色更怪了,仿佛难以启齿。

    这表情让沈清秋心里咯噔一声。

    妈个鸡的,难道结果是——注生孤?!

    终于,魅音夫人开口了。

    她支支吾吾地道:“唔……对方,年纪比您要小。辈分,或说资历……也不如您。”

    年纪和资历比他都要高的女子,到目前沈清秋也就见过几个天一观的老道姑,实在不合他的胃口。估计放眼望去,整个修真界也没多少,所以魅音夫人给出的这两点十分合理,合理得差不多是废话。

    魅音夫人继续道:“初见面时,不甚愉快,或许还有嫌恶之心。可因为某个十分重要的契机,这才开始彻底转变。”

    这一条似乎有点靠谱,沈清秋忍不住心里一动。柳清歌不知不觉又凑了过来,这次沈清秋顾不上戏弄他了,专心听解。

    魅音夫人秀眉蹙起,又道:“此人常伴随您身边左右。你们都曾经救过彼此的性命。”

    听到这里,沈清秋又糊涂了。

    怎么感觉身边符合这些条件的妹子一个都没有?

    宁婴婴?柳溟烟?

    不用想,洛冰河的后宫,叉出去!

    齐清萋?

    的确,资历比自己略差一点点,初见面……初见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形早就忘了。“常伴身边左右”,这个又不太符合,沈清秋倒是想去仙姝峰“常伴左右”,可有贼心没贼胆,也做不出窥伺的猥琐之事。

    说到底,沈清秋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和齐清萋谈恋爱的画面!

    柳清歌冷不防开口道:“还有吗?”

    沈清秋怔了一下,这才发现,刚才柳清歌还只是暗搓搓地在一旁偷听,现在却已经完全坐过来了。

    柳巨巨什么时候对八卦这么感兴趣的?

    魅音夫人道:“仙师的命定之人,对旁人极少在意。可一旦在意了一个人,便会全心全意。”

    柳清歌想了想,竟然神色凝重,问道:“相貌如何?”

    沈清秋无语地看着他。

    我都没问,你问个啥?

    而且直击重点!

    魅音夫人肯定地道:“一等一的美貌。”

    柳清歌一反常态,穷追不舍:“灵力?天赋?”

    “天资过人,灵力高强,身份显赫。”

    柳清歌似是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道:“你方才说,这个人,和他,常在一起?”

    魅音夫人点头道:“或许会经历短暂分离,不过,很快便能重新聚首。而且,每次都是对方主动追上来的。”

    柳清歌眼角跳动不止,他狠狠按住,似是受到了极大的触动。或者用个更贴切的说法:被狠狠雷到了!

    魅音夫人又加了一句,给他致命一击。她对沈清秋叹道:“此人对您,真是一往情深啊。”

    柳清歌僵着脖子,转向沈清秋,流露出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复杂表情。明明无喜无怒,却仿佛备受煎熬。沈清秋奇怪道:“师弟你怎么了?”

    柳清歌艰难地道:“……不准。”

    沈清秋:“嗯?”

    柳清歌猛地抬头,坚定地道:“她算的不准!”

    魅音夫人不服气:“为何能如此笃定奴家所算不准?”

    说实话吧,沈清秋也觉得不准。

    什么常伴他左右,年纪又小又美又尊贵,还倒贴他……一股浓浓的终点男*丝yy感,yy都不至于这样好吗!他身边压根就没有符合这些条件的白富美。呵呵!

    柳清歌果断道:“胡说八道。什么一往情深!没有的事!”

    拿手绝活受到质疑,魅音夫人也怒了:“你又不是他的姻缘,凭什么说不准?”

    等一等,黄公子还没上来呢,你们能不能别为这种微不足道的事冲突?而且这一卦的当事人不是我吗?

    柳清歌早就不耐烦了,对方一翻脸,当即发作,猛地一掌劈下,石桌整整齐齐裂为两半,乘鸾应声出鞘,剑气如刀割。魅音夫人勃然大怒,拍手道:“都出来!”

    等一下……为什么就这样打起来了……究竟导火索是什么!我还没搞清楚转折点在哪里……

    沈清秋的尔康手自然无人理会。眼见魅音夫人和数十名魅妖侍女团团把他们围住,调整了一下表情,迅速进入战斗状态。灵力乱击中乘鸾穿梭,魅音夫人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

    擦!不要这么快!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一听见主人那哨令,所有的魅妖侍女身上的衣物都爆开了!

    白花花的、白花花的、满目所望,皆是一片白花花*的汪洋大海……

    虽然沈清秋知道,这魅妖最喜欢放集体爆衣群魔乱舞的杀手锏,可是不代表,这种震撼的画面出现在眼前时,他能承受得住视觉冲击!

    他下意识闭上眼睛,倒退两步,后背撞到了柳清歌。魅妖们娇声浪语不断,在整个山洞中回荡。若是正常的男人,早就被迷得心智尽失,弃剑投降,乖乖投入温柔乡去了。可沈清秋悚然地发觉,柳清歌居然浑如不见,仍是面无表情,一剑横扫一大片,刃光血影,杀得好不痛快!

    赤身*的魅妖们显出原形,四肢着地,尖锐的指甲扣紧泥土沙石之中,嘶溜溜吸着口水,朝包围圈中两人前赴后继扑来,又被灵力反弹出去。

    沈清秋真的也想认真打架的。真的。可无法直视!

    像他这种阅片无数的资深前辈,见到如此鲜活的*群,也很艰难才把持得住,柳清歌究竟是怎么做到丝毫不为所动的?!

    魅音夫人花容失色,她没料到所有的属下一起上也没能迷了这两人的神魂,提起裙子拔腿就跑。沈清秋本下意识要追,可一想,此行目的是救黄氏夫妇的儿子,还有其他被魅妖关起来当宠物养的男子,便对柳清歌道:“剩下的不用打了,料她们也兴不起风浪。救人要紧。”

    柳清歌突然道:“你不要信。”

    沈清秋莫名其妙:“啥?”

    柳清歌道:“刚才那个!她乱算的!”

    沈清秋道:“不要激动。我本来就没信。”

    柳巨巨言行太过反常,沈清秋忍不住拿眼睛瞟他。没瞟两下,被柳清歌逮到目光,后者立刻严厉地呵斥:“别看我!”

    他越是这么说,沈清秋越是要看他。一看才发现,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怎么的,柳清歌从眼角到脸颊,都晕着一层轻薄的浅红。以往平静近乎漠然的目光,仿佛冰湖碎裂成千万片,在眼中来回激荡。

    沈清秋盯着他,忽然伸手去捉他脉门。

    一握住柳清歌的腕,便觉他皮肤温度偏高。把脉把了一阵,沈清秋严肃地说:“嗯,柳师弟,你老实告诉师兄,你和人双修过吗?”

    柳清歌:“……你问这个干什么。”

    沈清秋道:“就是问问。知道怎么双修吗?”

    柳清歌喘了口气,咬牙切齿道:“沈,清,秋。”

    沈清秋道:“好。我换个问题,柳师弟你现在……感觉如何。”能忍到下山吗……

    柳清歌道:“不好。”

    当然不好了。

    就算是柳巨巨,中了魅妖的yin毒,那也是非常之……糟糕!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墨香铜臭,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