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在万人迷文里当团宠是种怎样的体验 > 第23章 第23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zw.net
    

  傅书言心里一阵emmm刷屏,他太激动了,把军用电脑不可外用这茬给忘了,而且他带手机了。

  他抱歉的看着季泽野,“额,我忘记这个了,抱歉,没事,我用我自己的手机就行了,一时激动,忘记我带手机了。”

  说完后,傅书言拽了拽傅廷琛的衣服,让他赶紧出声。

  傅廷琛收到指示后很配合,对季泽野抬抬一巴,示意季泽野可以收回电脑了。

  季泽野这才松口气,收回了电脑,他可不想他们老大因为这种事受处分。

  不过几个人对他们老大对傅书言这个弟弟的疼爱程度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华国最拥护部队规定,常常因为他们违反一些小规定而魔鬼训练他们的魔鬼少帅却为了弟弟直接无视规定。

  弟弟也不是这么溺爱的吧。

  他们想什么傅书言自然不知道,他拿出手机,开始定位那搜游轮。

  游轮的结构图很快就出现在傅书言的手机上。

  几十个红点分布在游轮的各个部位。

  其中一个绿色小点呆在了游轮的地下室,是阮清。

  没事的几个人都关注着傅书言,自然也能看到他手机上的动静,被他的“骚”操作给惊到了。

  心说这小孩儿也太魔鬼了吧,一手机就能搞定定位,还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

  因为只是普通的出行,季泽野也比较闲,傅书言说他用手机找信息是他就一直关注着傅书言。

  手机上能够运行的编程是有限的,季泽野并不认为傅书言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可是现在他被惨痛打脸。

  之前他是不能用手机搞定定位图的,心说这小孩儿的手机配置那么高吗?

  忍了又忍,季泽野终于抵不住对知识的渴望,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自然不是季泽野想的那样,傅书言的手机配置肯定是最好的,但也是没办法运行复杂的编程的,而是傅书言用了一种简单的编程需要让一些复杂的编程能够在手机上运行而已。

  这个解释让季泽野很震惊,作为一个走在计算机前沿的“弄潮儿”,他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编程语言。

  不过跟人家不太熟,他也不好意思问出口。

  傅书言正侵入其中一个绑匪的手机时,白长宴给他发了朋友号,

  “书言,睡了吗?”

  编程的手顿了顿,停了下来。

  他不知道怎么回复白长宴,是直接不回复装作睡了的样子,还是告诉他事实。

  如果白长宴知道他去就阮清,一定会会赶过来的,那样就太麻烦他了。

  没等傅书言想明白,白长宴又传来了信息。

  “我刚才跟王威打了电话,他说你不在房间里,到处找不到人,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他就盯着信息发呆。

  紧接着白长宴又一条信息过来。

  “书言,还好吗?我很担心你。”

  算了,瞒着他也没什么意思,还是告诉他吧。

  傅书言叹口气,把事情经过语音给了白长宴。

  白长宴只回了两个字。

  “等我。”

  傅书言看着这两个字心情复杂,这个狗男人怎么这么。。。

  不想了不想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救出阿清。

  他狠命摇了摇头,开始进一步的进攻绑匪的手机。

  “哥,你看。”

  傅书言紧紧皱着自己的眉头,给傅廷琛看手机上的内容。

  几个没事的男人也凑过来看。

  杨勋一个“卧槽”骂出了口,“这他妈还是个惯犯啊。”

  手机上是二十来张少男少女的照片,他们都被绑住了手脚,塞住了嘴巴。

  很明显能看出来这些少年都是美人。

  周振宇握紧了腰上的配上,咬牙切齿道“这帮蛆虫,是想把这些孩子卖到海上不夜城。”

  这并不难猜测,毕竟这些少年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海上不夜城更是唯一能够光明正大人□□易的地方。

  傅书言又转换了手机界面,给他们看另一个发现。

  是另一个绑匪手机里的一张照片。

  “这是他们的路线,他们想趁夜通过幕府海滨转往夏城交易,那里离海上不夜城很近。”

  傅书言解释道。

  “那怎么办,没等我们到海滨呢他们就进入夏城了,那儿是N国领地,我们的直升机不能进入对方领空。”

  季泽寒分析道,他的分析让在场的人有些心里发沉。

  飞行员位置上一直没出声的男人此时也说了一句,“幕府海滨关卡很松,等同没有。”

  当地警方估计也没法在他们进入夏城之前逮捕他们了。

  不能轻举妄动啊,万一他们杀了那些少年扔进海域推脱就完蛋了。

  傅书言把这些东西都发给了白长宴。

  不知道这个老狐狸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白长宴很快就回了信息。

  “我会让幕府海滨的关卡以戒严的理由暂时扣下通过海滨的游轮船只,你们尽快感到。”

  傅书言疑惑,“不是说那里关卡很松吗?”

  白“负责关卡的是郑家的海兵,他们为了从出口贸易中获利才放的那么松,我手里有他们的把柄,没事。”

  行吧,白长宴在政界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他说能行就能行。

  不过。。。

  傅书言向大家说明了一下白长宴的解决方法后,看向了他的大哥。

  “大哥,你的职位没办法做到让他们收紧关卡吗?”

  他觉得怎么说傅廷琛也是少帅吧,没道理管不了海兵吧。

  傅廷琛难得笑了一下,他在小弟心里这么无所不能吗?

  他解释道“郑家是政界的,但手里有海兵的权利,严格说起来并不输白家。”

  “就像咱们家是军界,但政界也有人,咱们家是牵制不住郑家,就像郑家没法牵制咱家。”

  傅书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应该是两界虽然有关联,但两界龙头大佬谁也动不了互不相掺的意思吧。

  就像最了解自己的永远是自己人一样。

  事情有了解决方案,他也就放心了,又把这些传了一份给沈域。

  也不知道沈域是怎回事,手机一直打不通,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夜晚出入海滨的船只游轮很少,他们到达海滨关卡的时候,只有五艘游轮被关卡拦住,其中一辆就是绑匪所在的游轮。

  “警方在其中一艘游轮里待命,阵雨,熏鱼和叶子跟我潜进去解决绑匪,小弟,你就在直升机里等我们。”

  傅廷琛冷静而严谨的发布了命令。

  这就是军人啊。

  傅书言热忱的看着面前四个面沉如水的迷彩服男人,心想,大概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保家卫国的军人梦吧。

  现在有四个要去拯救人民的军人活生生现在他面前,他很难不激动,很难不心潮澎湃啊。

  “是。”

  为了不让游轮里的绑匪有所察觉,直升机停在了距离游轮两百米距离的高空,掩藏在黑夜里。

  傅廷琛他们会利用梯子下海,游到绑匪所在的游轮并潜进去。

  四个人很快就下去了。

  傅书言只能心焦的等在直升机里,能做的他都做了。

  这时,手机响了,是白长宴发来的信息。

  “书言,他们已经行动了吧,别紧张,会没事的。”

  或许是因为有人安慰,傅书言心里的紧张还真的减缓了一点。

  傅“你怎么知道他们行动了。”

  白“我在警察待命的这艘游轮里。”

  行吧,大哥他们行动确实会和游轮里的警察通气。

  傅“你来得怎么比我们还快。”

  白“我在附近办事,所以来得快点。”

  等了不知道多久,底下终于有了动静,警察待命的游轮靠向了绑匪所在的游轮。

  无数黑衣警察登上了绑匪所在的游轮。

  傅书言想,营救应该成功了吧。

  他正想跟阮清打电话确定平安时,沈域的电话打了进来。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沈域两个字他就来气。

  这个沈域,都快结束了他才知道阮清出事了吗?

  接通电话后,傅书言一通臭骂。

  “沈域,你怎么回事?电话打不通,你知不知道阮清出事了?”

  “我知道,我知道,阿清他还好吗?我马上就赶过去了。抱歉,我在开会,手机一直是静音状态,只有阿清发来才会响,所以我。。。”

  沈域的声音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自持,充满了是焦躁不安,甚至带着点气喘。

  让傅书言恢复了冷静。

  其实他没机场生沈域的气,说起来沈域是阮清的伴侣,对阮清的爱是他不能比拟的。

  阮清出了事,最着急的除了阮家人就是沈域了。

  “阿清估计没事了,营救成功了,你别担心,我会去看阿清的。”

  “好好,你去阿清也安心点,那我挂了,我马上就到了。”

  沈域说完就挂了电话。

  傅书言看着黑了屏的手机,忽然短促的笑了一下。

  或许是看小说太入迷,对沈域是阮清最亲近的人印象太深刻了,他当时脑子里都是通知沈域,完全忽视了阮家人。

  这算什么,真糟心。

  这是个真实的世界啊!

  飞行员位置上的男人打断了傅书言的沉思。

  “傅小弟,我把你放到警察的游轮上,一会儿我们直接就回部队了,不方便带着你。”

  傅书言摇摇头。

  阿西吧,傅书言,你打起精神来啊,战斗可还没完全结束呢。

  “好。”

  他应了一声,站在直升机舱门待命。

  等到直升机到达合适位置后,飞行员打开舱门。

  傅书言说着阶梯往下。

  没有安全措施,高空冰冷的海风让他的头脑无比清醒,清醒的都有点发蒙了。

  在快要落地时,一双有力的臂膀把傅书言从阶梯上抱了下来。

  是白长宴。

  海风吹的傅书言的身体还有点发凉发僵。

  他都没反应过来,钝钝的问“你怎么出来了?”

  傅书言冰冷的身体让白长宴皱紧了眉头。

  他把傅书言整个塞进自己的怀里,用体温暖和傅书言。

  听到傅书言的疑问,他才温和了脸色。

  回答道,“自然是看到我们书言厉害的从阶梯上下来了。”

  虽然白长宴是笑着的,但傅书言还是从他的话里听出了点杀气。

  “嘿嘿嘿。”

  白长宴没好气儿的哼了一声,说“一个不小心从阶梯上掉下来你有命在胳膊腿都不定在,傻笑什么。”

  “嘿嘿嘿。”

  傅书言笑的更傻了,头埋进了白长宴的胸膛。

  白长宴的身体可真暖和啊。

  白长宴看傅书言的脸色有点苍白,神情也不大好,有些担心。

  心说,他跟书言计较什么啊,他还小,不知道轻重,肯定也被吓到了。

  缓和了脸上的神色,白长宴掂了掂傅书言,温柔道。

  “怎么了,是不适应吓到了,没事啊,没事,这不是安全下来了吗,没事。”

  傅书言只是楞楞的附在白长宴的胸膛上,感受他的温暖。

  等白长宴抱着傅书言回到游轮内的房间时,傅书言才又说了一句话。

  “白长宴,我好想回家啊。”

  这句话让白长宴的心跟纠在了一起一样,生疼。

  他坐到床上,拍了拍傅书言的背。

  “我们马上就回家了。”

  傅书言知道白长宴说的是傅家老宅,可他想回的是他真正的家,是他现实世界的家。

  初到这个世界,他觉得很好玩很刺激,从来没想过自己能不能回到现实世界,只想着如何在小说世界里玩。

  他对世界里的人也不那么认真。

  所以无论是白长宴,戚闻冰还是陈坤,他们就算再多么大佬,他都不怎么害怕。

  因为在他眼里,他们就是纸片人。

  可是现在。。。

  他真的好想回家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