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我真没想盗墓啊 > 第226章:铁三角重聚(下)
  直接去找鬼姑神,这是最快捷的方式!

  因为目标位置十分准确。

  至于鬼姑神的位置。

  赵太丞的墓志写的非常清楚,南汝河凤岭下的一处水洞中发现了鬼卵。

  而在《古代神话传说》的记载中,鬼姑神居住于水底,这两者之间刚好相吻合。

  所以这个鬼姑神应该就在南汝河的河底!具体位置在凤岭一带。

  南汝河,就是洛阳城汝河的旧称,是洛阳附近最大的河流,也是淮河的重要支流之一,全长两百多公里。

  其实在汝河的当下坐标地名中,并没有‘凤岭’这个地方。

  许天川也是翻阅了大量的古籍和关于汝河的文献,才稍微的寻找到了一点点关于‘凤岭’的记载,并且还是从一处记载着洪水的古籍中看到的这两个字眼。

  众所周知,淮河这条水域是几乎历代所有皇帝心中的痛。

  因为淮河几乎是年年水灾,洪水频发,并且很难治理,而淮河两岸又紧挨着大量的农田。

  汝河作为淮河的一条支流,洪水的问题自然也是年年都有。

  其中有一年发生了特大洪水,几乎造成了山川决堤的灾难,冲垮了良山、凤岭……

  没错,在翻阅的大量文献资料中,许天川就看到了这么一处关于凤岭的记载。

  这说明赵太丞墓志中记载的凤岭,确实存在,只不过后来被一场特大洪水给冲垮了。

  但这并不会成为寻找凤岭的障碍。

  这凤岭一听名字就是山,整条汝河,只有一处水域是贯穿山岭之间的,这就更加精确了寻找的目标和方向。

  在前面的这三天里,许天川不仅查阅了大量关于凤岭的资料,还做了充分的准备。

  现在洛阳的大局已定,大仇得报,就就可以毫无顾虑和后顾之忧的‘上路’了。

  “三儿,这一趟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如果三五个月不见我回来,你就金盆洗手,舒舒服服的在洛阳做你的保安司令,后半辈子吃喝肯定是不愁了,但是做兄弟的我还是要给你提个醒儿,这世道太乱,真正的乱还在后面,想要善终,切不可太过于高调,而且这**军也并不是最终的依靠,最关键还是要爱国……”

  许天川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焦三的肩膀,随后又扭头看着旁边的刑常笑道:“小常子,咱们叔侄一场也算是莫大的缘分,我也顺便送你一句良言,跟着姓蒋的,不如跟着姓毛的……”

  作为后来人,这可是绝对的良言忠告呐。

  但是这话听起来,更像是临终遗言……

  “许掌柜,你一个人去怎么能行,我要跟你一起去,不管是赴汤还是蹈火,我都跟你!”

  “小叔,我也想好了,咱们一起去!”

  焦三和刑常语气认真,表情笃定的看着许天川,毅然决然道。

  但是许天川却毫不犹豫的严厉拒绝:“不行,这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反正我去不去都是死,而你们就不一样了,所以完全没必要跟着我一起去作死!”

  “许……”

  “行了!”

  焦三正要说话,直接被许天川再次严肃的打断:“这一回我说不带你们玩儿,就不带你们玩儿!别他娘的婆婆妈妈,磨磨唧唧!我要去死你们也跟着?活着他不香吗?”

  “走了!跟二位相似一场也是我许某人的福运,如果我真能有命回来,请你们喝酒啊!”

  许天川豪迈的话音还为全落,背影已经潇洒的消失在了二人的眼前。

  许天川之所以不带他们一起玩儿,那是因为许天川内心有种很强烈的预感,此趟之行,必定凶多吉少。

  鬼姑神!

  出现在神话传说记载中的物种,岂能是善类?

  反正许天川现在是‘烂命一条’,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随便怎么折腾都行。

  但是焦三和刑常跟自己就不一样了,所以完全没必要拉上他们陪自己一起去折腾。

  如果自己真的回不来,留他们俩在洛阳城,每逢初一十五还能有人给自己烧个纸钱祭奠一下什么的……

  事先已经做好所有准备的许天川身上背着一个牛皮包,坐着一匹小毛驴,嘴里悠哉的哼着小曲儿,从洛阳城南门出城,直奔汝河而去。

  汝河距离洛阳城最近的河段大概有一百里路,

  如果坐着小毛驴代步,可能要走上两天。以

  不过这也无妨,因为许天川感觉到自身并没有受到红斑诅咒的太大影响,所以耽误两天的路程也没有太大关系。

  至于水珠儿能不能扛得住,这可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第二天的下午,许天川就骑着小毛驴,来到了汝河。

  汝河全长两百多公里,贯穿洛阳城的五个县,发源地为五峰山,其中贯穿山岭之间的水域,也正好就在五峰山下,其余的水域两边都是广袤的平原,所以凤岭的位置肯定也在五峰山附近,也就是汝河的源头。

  而这里是的汝河的中段。

  接下来许天川选择用十块大洋的高价,以游山玩水的名义雇了一个船家走水路载自己去五峰山,虽然走水路比较较慢,但是可以提前仔细领略一下这条汝河。

  船夫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平日也就是靠着载人过河为生,船是一艘小型的楼船,但只有一层,也就是在木船上同样用木头盖了两间可以供人休息的房间,换做后代,就是‘度假游轮’级别的。

  汝河泛舟,西天的晚霞通红似火,霞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河面,清澈的河水随着船桨的摆弄而泛起涟漪,一圈圈的向外荡漾出去。

  最近两年因为多雨季的缘故,所以汝河的水也明显上涨了很多,这一带两岸基本上都是平原,再加上一些茂密的芦苇荡,真的是别有一番风景。

  晚上,许天川和船家二人在船内吃了顿便饭,基本上都是以水产鱼类的食材为主,还喝了几口小酒。

  但船还在继续行进,为了能尽快的到达五峰山,船家手下还有一个稍微年轻点儿的伙计,二人轮番划桨,预计明天早上就能到五峰山。

  看船家如此健谈,许天川以游玩观赏的名义,顺便套话打听一下关于汝河和凤岭的一些事儿。

  摸金的四门学问,望闻问切,每门学问都很大,甚至比中医都要深凹很多。

  中医的‘问’,就是简单直白问病患哪里不舒服,吃了什么或者干了什么等等……

  而摸金的这个‘问’,则是一门极其深奥的话术,要想办法套话,不仅不暴露自己摸金的身份,从而引起对方的怀疑,还要很自然的把对方的话给套出来,你说这里面的学问大不大?

  要是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的话,三句话没把事儿给问出来,反倒是把自己的盗墓贼身份给暴露了,问题就很严重了。

  但可惜,和船家酒足饭饱,闲聊之际许天川并没有问到太多跟凤岭有关的事情,那就更别提鬼姑神了。

  所以许天川索性连这方面的事儿提都没提。

  并不是许天川的这个‘问’学术不深,而是这船家脑子里确实没货,毕竟他也就四十来岁,祖籍是湖南的,还不是洛阳本地人,所以关于地方的旧事,知道的肯定很少。

  但是扯东扯西的,也一直聊到了深夜。

  之后船家就出去顶替手下的伙计,继续划着桨前行,两班替换,日夜兼行。

  夜晚漫天的星光闪烁,皎洁的月光倒映在微光粼粼的河面上,四周一片黑暗,只有船上两盏高挂的烛火映照着周围的水面,用来当做前行的引路灯。

  因为刚开春,小动物都还在冬眠中,所以四周显得格外的寂静,只有船桨划动水面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

  许天川抽了根烟,打算躺床上小睡一会儿,按照现在的航速,天明之前应该就能到达五峰山。

  不知过了多久,许天川静静睡下,也不知睡了多久……

  “强盗……强盗……”

  正在熟睡中的许天川突然被外面船家的一阵大吼声给惊醒。

  强盗?

  这走水路也能遇到强盗?

  看来这乱世,真的是海陆空三地都不安全啊!

  不过这也正常,因为现在交通并不是很方便,汽车也比较稀少,运输一些大型货物,走水路是很方便的,所以这汝河也经常被当做运河,因此一些强盗就专门盯着这条‘路线’。

  许天川带着几分困意不爽的下床,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气,而又转瞬即逝。

  从房间出去后,正看到船家一副紧张的站在船头,手里还紧握着一把猎枪,但是却不敢先开枪。

  只见侧面一艘木船正在向这边靠近,这还是一艘装载着柴油发动机的船只。

  跑肯定是跑不掉的。

  如果对方只是为了求财,船家这一枪下去,那性质可就变了。

  从侧面靠近的那艘船的船头架着一个明亮的探照灯,许天川眯了眯眼睛,迎着探照灯的强光,看到对方的船头上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的身高差距很大,就像是一个大人带着一个小孩儿。

  “船家,先别开枪!”

  许天川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开口冲着旁边双手紧握猎枪的船家说了一句。

  两只船越靠越近。

  直到彻底的挨在一起。

  对面的这艘船上,出了开船的船夫,就只有一高一矮两个人。

  和许天川刚才心里预料的一样,这一高一矮俩人,正是刑常和焦三!

  “许掌柜,咱都是爷们儿,借一句您的话,别磨叽交情,反正上天堂和下地狱,我焦三都跟定你了,就是想甩都甩不掉!”

  “小叔,我呢,真的不是想帮你,主要就是想在我们邢家的族谱上多记载一些关于我的生平事迹!”

  刑常和焦三同时踏上许天川的这艘船,然后立刻摆手示意原先的船只掉头原路返回。

  特意回头路都不给自己留了,也不给许天川任何拒绝的余地。

  看来他俩人是真的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

  许天川看着刑常和焦三,虽然脸上的表情严肃,但是内心却是感激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