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顾篱落薄瑾修 > 第462章 怒火滔天
    

  见薄文疆不肯吃药,跃管家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拿出杀手锏来。

  “老爷子,您不吃药,到时候最难过的还不是修少爷?他那么孝顺的一个人,若是知道您因为这事生了病,肯定又会怪自己没处理好的,还有顾小姐那边,岂不是也会内疚在心?万一他们俩再生了嫌隙……”

  薄文疆愣了愣,终是一叹道:“罢了,水给我。”

  他是不想吃药,气糊涂的时候也想着反正这么大年纪了,真死了这辈子也不亏。

  可是老跃说得没错,他要是在今天病下了,岂不还是给薄瑾修和顾篱落添堵么?

  见他乖乖吃药,老跃心里松了口气,微笑道:“这就对了,多大的事都能慢慢解决,但前提是您老得保重身体啊,这么大的家可还需要您呢,修少爷也需要您啊。”

  “唉……”薄文疆挥了挥手无力道:“老跃,你也不必劝,我心里头清楚着呢。”

  “今天这件事委屈了那俩孩子,我若是再给他们添堵,那我这老头子还算个什么长辈?”想到顾篱落让司觉带的那几句话,再想到薄瑾修,薄文疆就觉得心里头无比的内疚。

  跃管家张了张口,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没想到顾篱落会做出这样的妥协和退步。

  今天这样的事情,其实顾篱落就算怎么教训薄书远都不过分,甚至薄瑾修想要把薄书远的公司连锅端了,薄文疆都不会说什么。

  可那俩人却偏偏将薄书远完好无损的送了回来。

  他们越是客气,薄文疆心里就只会越不舒服。

  “老爷子,现在……怎么办?”跃管家问道。

  薄文疆没答,冷冽的眼神让人猜不透他心理在想些什么。

  “书远,我的儿子……”

  没过一会儿,一道哭喊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是李芬。

  她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了。

  听见李芬的声音,薄文疆冷哼一声,眼中闪过的神色分明是不喜。

  跪在地上的薄书远却是激动地扭过望了过去,那表情,那声音眼瞅着都快哭了:“妈~”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母子感情多好呢。

  薄书远怕是也忘记了就在不久前,他还十分嫌弃他这个妈呢。

  李芬急匆匆跑进来,薄立山竟也来了,跟在她身后走进来。

  “书远,你怎么成这样了?这是谁打的?”

  李芬一进门就看见了跪在地上的薄书远,他此刻实在是太过狼狈了。

  身上又是绳子又是伤痕,头发凌乱成了鸡窝头,跟从屠宰场被人拉出来的似的,哪里还有点豪门贵公子的清俊模样?

  “妈,我好疼……”见着李芬,薄书远委屈地撇起嘴道,“妈,您快帮我求求爷爷,我真的知道错了……”

  李芬却一皱眉,没有立即求情,而是先厉声问道:“错什么错?妈问你,你身上这些是怎么回事?是哪个贱人打的?是不是顾篱落……”

  “是我打的。”

  她话还没问完,薄文疆就冷冷地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冷哼道:“怎么,你有意见?”

  李芬剩下的那些针对顾篱落的“脏话”全都被迫噎了回去。

  她看看薄文疆,又转头看看薄书远,到底还是心疼自己儿子:“爸,不管书远做错了什么,您都用不着下这样的狠手啊,他可是您的亲孙子啊。”

  “你知道他做了什么?”薄文疆冷声问,眼中带着审视。

  李芬又是一愣,她是接到保姆的电话来的,哪里知道那么清楚?

  只是听说这事跟顾篱落有关,别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保姆也不会跟她说那么清楚,她没那么义务。

  之所以给李芬打电话,保姆也并不是为了通风报信,而是想要有人赶紧来拦着点,别闹出大事了,到时候刺激到薄文疆病发就不好了。

  所以李芬直到此刻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瞪了眼薄书远,低声问道:“你又做什么了?”

  “我……”薄书远哪里敢说,吞吞吐吐地说不出来。

  “孽种,你是不是在外面又不学好了?”

  见他答不出来,一直沉默的薄立山突然走过来,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怒斥道。

  “哎哟疼啊!”薄书远哀嚎一声倒在地上。

  “哎你干什么啊?他是你亲儿子!”李芬急忙扶起儿子,转头瞪着薄立山吼道,“你疯啦?话都没问清楚你动什么手?你今天敢再碰我儿子一下试试。”

  薄立山脸色发黑,指着李芬骂道:“无知妇人,你才疯了,这孽障绝对是在外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否则能被人扒成这样?”

  李芬一噎,看着只剩下一条裤衩的薄书远,也问道:“儿子,你衣服呢?”

  薄书远没脸说,只能低头沉默。

  见他这副样子,李芬和薄立山都很着急。

  眼见薄文疆这态度,薄书远又什么都不说,那就说明这事大条了,那他们家怎么办?

  “臭小子,我问你话呢,你还不快说!”薄立山又是一脚过去,还好李芬拦着,才没让踹到薄书远身上。

  李芬也急得低声道:“书远,你总得告诉妈什么事,妈才能帮你想办法啊。”

  “哼,我看他压根就没脸说。”薄文疆冷哼着斥道,“说,把你做了什么事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薄书远一僵,薄文疆都发话了,他肯定不能再拖,于是红着脸硬着头皮道:“我……我今天……跟顾篱落之间有点误会……”

  “误会?”李芬皱眉,“你跟那个贱……”

  她本想骂人,但看着薄文疆的脸色,话到嘴边又改了口:“你跟她有什么误会的?你见着她了?对了,你今天给我打那个电话是因为顾篱落?”

  薄书远一听李芬提起电话的事情,心里一咯噔,急忙就想拦住她的话。

  可李芬嘴多快啊,尤其是跟顾篱落有关的事,更是不过脑子就往外倒,哪里是薄书远能拦得住的?

  “是不是她逼你的?我说呢你为何平白无故问我五年前那个男人是谁,原来是顾篱落那个贱人逼你说的。”李芬冷哼道,“可惜了我们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她这辈子注定只能让她女儿当个爹不详的野种了。”
    洛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y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