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某美漫的医生 > 第七百章 美艳梅姨的OL诱惑
    

  内华达州。

  黑岩沙漠。

  天空晴朗、一年四季艳阳高照及高纬度,让天空格外的纯净,以至于在太阳的照射下,可以看到,沙漠之中金色的泥沙遍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炫目异常。

  一片荒芜之地。

  在连绵起伏的山丘之上,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壁虎响尾蛇都几乎绕着这片沙漠走。

  通常来说,动物比之寻常人类,更能察觉到暗藏的杀机。

  某个范围内的沙漠,没有丝毫生命的迹象,这看似平常的黄沙,似乎有点不寻常……

  蓦然!

  一处沙堆上,沙子莫名其妙的动了动,仿佛沙的下面有了什么东西。

  而事实上,黄沙下面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任何生物的存在,但是沙子却真的动弹了一下。

  诡异,无比的诡异!

  好在沙子只是动了一下,接下来就没什么动作了。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在沙堆之上诡异的沙子再次波动起来,并且随后波动得越来越频繁。

  就好像一个生命垂危的重病人,一次次拼了命的准备再站起来。

  不得不说,这股意志,似乎十分坚毅,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以沙堆某一处黄沙中心,四处沙子汇聚而来。

  一条条游动的金黄色沙子仿佛蛇一般,蜿蜒前行。

  一个类人型的,由黄沙构成的躯体缓缓成形。

  这个不知道是人类,还是其他什么类人的生物,透过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在思考自己目前的状态。

  良久。

  还趴在地上的他,试图举起沙子组成的手。

  可是他的意志力似乎还不够强大。

  刚刚汇聚而来黄沙组成的手臂,整个的散落在了沙堆之上。

  他这个时候显得有点恼怒,即使是黄沙组成的面容,也可以看出他的情绪。

  只是下一刻,他有平静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就在不远处,有一个磨砂面圆形相框吊坠项链。

  他的意志力瞬间又增强了许多,显得虚幻的身体凝实了不少,他甚至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声音:

  “潘妮!”

  在之后,他干劲充足起来,反复试验了几次,他终于能够控制自己举起双手而不至于将其弄得散落落下。

  在他能初步控制自己躯体的时候,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往磨砂面圆形相框吊坠项链所在处走去。

  黄沙组成的腿,似乎被手臂更不好控制,随意迈出一步,一整条腿就又散落成为了黄沙,让他失去平衡感,都不得不摔倒在地。

  好在荒芜之地,没有什么时间概念。

  他终于来到了磨砂面圆形相框吊坠项链旁边。

  他控制自己的手,拿起外表已经变形了的项链,轻轻打开,一个可爱迷人的小女孩的图片出现在相框之中。

  那是他得了白血病的女儿——潘妮!

  “mydaughter!”沙状男人轻轻呼喊道,他将项链紧紧拽在自己手中。

  握住项链的瞬间,他好像找到了依靠一般,意志力更坚强几分。

  模糊的沙状身躯缓缓站了起来,黄沙簌簌而落,不过又随着他意志力的控制再度汇聚而来,这一次他没有再倒下,他终究站直了。

  或许,拥有一个生命危在旦夕的女儿的父亲,其意志力是难以估量的。

  随着他脚步的前进,黄沙愈发凝聚,从而渐渐变成了真正的人类模样,他的面容也渐渐浮现,一个面容普通而剽悍的中年白人。

  他的名字叫做弗林特·马尔科,又或者是……沙人!

  原本他是一个纽约街头混混,为了给得了白血病的女儿弄钱治疗,所以他不择手段的找钱,于是最终被警察抓住,关入了监狱。

  可是弗林特·马尔科知道,他可以被关进监狱,接受惩罚,但是他女儿的状况可不容许他这么浪费时间,如果找不到足够的钱,在他出狱之前,他的女儿就会死。

  所以弗林特·马尔科选择了越狱。

  为了逃离警方的追捕,他躲到了沙漠之中,无意间来到一处荒芜的沙地,但是,他作梦都没想到,这里曾是核弹的小型试爆区,黄沙早就被辐射线给严重污染了,在他跟沙地待了没多久之后,他整个人身躯分子化了,散落进入了沙漠之中。

  强大的辐射能彻底的改变了他身体的分子结构。

  沙跟他的身体结合在一起并将他变成一种似沙似土的物质,马尔科能随心所欲的控制沙来改变自己的外貌特征。

  如今的弗林特·马尔科,或者说沙人,可以通过意念控制沙子,可以把他身体的一部分或者全部转换成沙状物质,可以改变他身体成分和密度,变成沙粒或坚硬的砂岩,使他免疫于所有物理攻击。

  沙人变成沙状的最高时限未知,但他可以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假设他在变成沙状的情况下昏迷,他也会继续保持沙状。变成沙状后也可以吸取他周围的沙粒来增大尺寸、体积或恢复受创部分。

  他也可以把他的双手变成高密度的简单武器,通常是沙锤,还可以转换成沙尘暴进行快速移动或攻击。

  水可以一定程度上滞缓他的速度,能承受高温,但通常不会超过3400摄氏度。

  “潘妮,等着我,爸爸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不惜一切代价!”

  沙人的面色严肃而沉重,蓦然间,他整个人沙化,变身成为风中的一缕黄沙,飘飘摇摇的朝着纽约飞去。

  他最挚爱的女儿,就在纽约!

  ……

  “邦邦邦!”

  “进来。”

  梅姨头也不抬的说道,此时她正戴着眼睛,手绘草图。

  “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来看看你。”

  梅姨听着这近乎调戏似的话语,眉头顿时蹙起。

  老实讲,以梅姨的魅力,肯定不乏追求者,可是胆子大到追来她办公室的男人,还真没有。

  只是下一刻,梅姨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抬起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死鬼!

  “你这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梅姨明明很高兴,却装出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说道:“几个月都不见你的人影了,你跑哪儿去了?是不是又去泡妞了?”

  ……半个小时候修改

  内华达州。

  黑岩沙漠。

  天空晴朗、一年四季艳阳高照及高纬度,让天空格外的纯净,以至于在太阳的照射下,可以看到,沙漠之中金色的泥沙遍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炫目异常。

  一片荒芜之地。

  在连绵起伏的山丘之上,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壁虎响尾蛇都几乎绕着这片沙漠走。

  通常来说,动物比之寻常人类,更能察觉到暗藏的杀机。

  某个范围内的沙漠,没有丝毫生命的迹象,这看似平常的黄沙,似乎有点不寻常……

  蓦然!

  一处沙堆上,沙子莫名其妙的动了动,仿佛沙的下面有了什么东西。

  而事实上,黄沙下面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任何生物的存在,但是沙子却真的动弹了一下。

  诡异,无比的诡异!

  好在沙子只是动了一下,接下来就没什么动作了。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在沙堆之上诡异的沙子再次波动起来,并且随后波动得越来越频繁。

  就好像一个生命垂危的重病人,一次次拼了命的准备再站起来。

  不得不说,这股意志,似乎十分坚毅,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以沙堆某一处黄沙中心,四处沙子汇聚而来。

  一条条游动的金黄色沙子仿佛蛇一般,蜿蜒前行。

  一个类人型的,由黄沙构成的躯体缓缓成形。

  这个不知道是人类,还是其他什么类人的生物,透过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在思考自己目前的状态。

  良久。

  还趴在地上的他,试图举起沙子组成的手。

  可是他的意志力似乎还不够强大。

  刚刚汇聚而来黄沙组成的手臂,整个的散落在了沙堆之上。

  他这个时候显得有点恼怒,即使是黄沙组成的面容,也可以看出他的情绪。

  只是下一刻,他有平静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就在不远处,有一个磨砂面圆形相框吊坠项链。

  他的意志力瞬间又增强了许多,显得虚幻的身体凝实了不少,他甚至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声音:

  “潘妮!”

  在之后,他干劲充足起来,反复试验了几次,他终于能够控制自己举起双手而不至于将其弄得散落落下。

  在他能初步控制自己躯体的时候,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往磨砂面圆形相框吊坠项链所在处走去。

  黄沙组成的腿,似乎被手臂更不好控制,随意迈出一步,一整条腿就又散落成为了黄沙,让他失去平衡感,都不得不摔倒在地。

  好在荒芜之地,没有什么时间概念。

  他终于来到了磨砂面圆形相框吊坠项链旁边。

  他控制自己的手,拿起外表已经变形了的项链,轻轻打开,一个可爱迷人的小女孩的图片出现在相框之中。

  那是他得了白血病的女儿——潘妮!

  “mydaughter!”沙状男人轻轻呼喊道,他将项链紧紧拽在自己手中。

  握住项链的瞬间,他好像找到了依靠一般,意志力更坚强几分。

  模糊的沙状身躯缓缓站了起来,黄沙簌簌而落,不过又随着他意志力的控制再度汇聚而来,这一次他没有再倒下,他终究站直了。

  或许,拥有一个生命危在旦夕的女儿的父亲,其意志力是难以估量的。

  随着他脚步的前进,黄沙愈发凝聚,从而渐渐变成了真正的人类模样,他的面容也渐渐浮现,一个面容普通而剽悍的中年白人。

  他的名字叫做弗林特·马尔科,又或者是……沙人!

  原本他是一个纽约街头混混,为了给得了白血病的女儿弄钱治疗,所以他不择手段的找钱,于是最终被警察抓住,关入了监狱。

  可是弗林特·马尔科知道,他可以被关进监狱,接受惩罚,但是他女儿的状况可不容许他这么浪费时间,如果找不到足够的钱,在他出狱之前,他的女儿就会死。

  所以弗林特·马尔科选择了越狱。

  为了逃离警方的追捕,他躲到了沙漠之中,无意间来到一处荒芜的沙地,但是,他作梦都没想到,这里曾是核弹的小型试爆区,黄沙早就被辐射线给严重污染了,在他跟沙地待了没多久之后,他整个人身躯分子化了,散落进入了沙漠之中。

  强大的辐射能彻底的改变了他身体的分子结构。

  沙跟他的身体结合在一起并将他变成一种似沙似土的物质,马尔科能随心所欲的控制沙来改变自己的外貌特征。

  如今的弗林特·马尔科,或者说沙人,可以通过意念控制沙子,可以把他身体的一部分或者全部转换成沙状物质,可以改变他身体成分和密度,变成沙粒或坚硬的砂岩,使他免疫于所有物理攻击。

  沙人变成沙状的最高时限未知,但他可以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假设他在变成沙状的情况下昏迷,他也会继续保持沙状。变成沙状后也可以吸取他周围的沙粒来增大尺寸、体积或恢复受创部分。

  他也可以把他的双手变成高密度的简单武器,通常是沙锤,还可以转换成沙尘暴进行快速移动或攻击。

  水可以一定程度上滞缓他的速度,能承受高温,但通常不会超过3400摄氏度。

  “潘妮,等着我,爸爸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不惜一切代价!”

  沙人的面色严肃而沉重,蓦然间,他整个人沙化,变身成为风中的一缕黄沙,飘飘摇摇的朝着纽约飞去。

  他最挚爱的女儿,就在纽约!

  ……

  “邦邦邦!”

  “进来。”

  梅姨头也不抬的说道,此时她正戴着眼睛,手绘草图。

  “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来看看你。”

  梅姨听着这近乎调戏似的话语,眉头顿时蹙起。

  老实讲,以梅姨的魅力,肯定不乏追求者,可是胆子大到追来她办公室的男人,还真没有。

  只是下一刻,梅姨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抬起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死鬼!

  “你这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梅姨明明很高兴,却装出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说道:“几个月都不见你的人影了,你跑哪儿去了?是不是又去泡妞了?”
    李行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y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