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最强仙医奶爸 > 第460章 通缉令,冲突
    

  原来,楚氏一族,就是因为这处上古遗迹,被紫烟派全族囚禁,说是弟子,实则如同囚犯。

  而金易安,则是紫烟派插在楚萧萧身边的钉子,并且控制着她三魂之一。

  所以,楚萧萧才要借着这机会,杀死金易安,从而得到自由。

  并且,她若得到了任何宝物,都是要上交的。

  现在,她便可自由支配了。

  叶云霄听完,并没有发表什么感想。

  这个女人的话,真真假假,听听就行。

  再说了,他只要保证自己的利益,其余与他无关。

  楚萧萧看了神情淡然的叶云霄一眼,心中暗叹一声,这个家伙,真是针扎不进,水泼不进,铁板一块啊。

  不过,她也没再打算去算计他。

  因为,这个家伙给她的感觉十分危险,纵观他一路过来的种种行径,不仅胆大,而且心思缜密,手段也狠辣。

  现在既然到这地步了,她也没必要再去招惹他。

  就在这时,楚萧萧目光转移到那道魂影之上。

  她抬手,洒出百余颗珠子。

  这些珠子,全都是楚氏族人坐化后的骨珠,蕴含着楚氏一脉的祖力。

  随即,她打出了十余道法诀。

  这些骨珠瞬间破碎,化为一股滔天的力量,被那魂影吸收。

  “古祖在上,楚氏萧萧,以血脉为引,以祖念为祭,求古祖开棺。”楚萧萧说罢,一口鲜血喷出。

  就在这时,那魂影变得凝实了一些,抬起了手,恐怖的能量开始震荡。

  随即,它朝那紫金棺椁一按。

  “轰”

  这紫金棺椁猛烈震动,那棺盖缓缓移开了一条缝隙。

  刹那间,有两道光芒从中穿出。

  一道是玉简,另一道却是一颗魂珠。

  楚萧萧射向了魂珠,而叶云霄则扑向了玉简。

  瞬间,叶云霄握住了玉简。

  那就在这时,这天地炉中的紫色火焰开始暴动。

  叶云霄大惊,根本没有多想,立刻引动了传送玉。

  在那恐怖的紫焰要将他吞没之时,他的身形消失在其中。

  下一秒,叶云霄再度出现在这遗迹之中。

  不过他一出现,神情就为之一变。

  这遗迹之中,到处充斥着阴森的气息,正在不断地朝着一个方向汇聚。

  叶云霄身形猛然升腾而起,扭头就朝阴气汇聚的方向望去。

  这一望,他的瞳孔就骤然一阵收缩。

  只见远处,有一座无数阴魂聚成的塔直刺天际,阴风呼号,万魂啼哭。

  它如同成了一个阴气聚集的中心,从它之上,传来一阵阵恐怖的吸摄之力。

  四面八方,有一道道新鲜的阴魂被吸摄而出,成为这万魂塔的一部份。

  叶云霄见状,嘴角抽搐了一下。

  看样子,这遗迹中被骗进来的散修,几乎要死绝了吧。

  算了,这也不是他能管的事。

  这时,叶云霄拿出那自刘治身上取得的破空符,催动离开。

  不过他立刻发现,空间比起之前,却是变得粘稠了许多。

  应该是这一整片空间都被下了禁制,但因为禁制的范围太大,所以空间感觉起来并不是铜墙铁壁,而像是陷入泥沼的感觉。

  这种情况,一般的破空法宝,怕是无法起作用了。

  不过他手中这破空符,应该能有作用,只是需要的时间延长了。

  既然这样,那就等着吧。

  叶云霄一边等着破空符启动,一边打量着那万魂塔,猜测着紫烟派这么大阵仗,这么大手笔,究竟是想干什么。

  这时,破空符上的破空法阵已经启动了三分之二。

  突然,在这遗迹的上空,有一张巨大的狰狞鬼脸出现。

  这鬼脸之上,有一对紫色的双眸,正垂涎欲滴地盯着这万魂塔。

  那万魂塔下,紫烟派掌教赫然起身,神情激动无比,他吼道:“所有人,催动万魂塔,把这绝世凶物引下来。”

  顿时,四周百名强者开始拼命催动这万魂塔。

  与此同时,紫烟派弟子聚集地的数千弟子,全都站在一个法阵之中,在命令中,用灵力撑起了这法阵。

  就在这时,这狰狞的鬼脸朝着万魂塔冲了过来,它张开了巨大的嘴,一口下去,就吞了这万魂塔大半。

  “启动万紫千红锁阴网。”紫烟派吼道。

  顿时,这万魂塔突然炸开,万道紫色灵线猛然朝着鬼脸激射而去。

  刹那间,这鬼脸之上,被这万道紫色灵线给网了起来。

  它嘶吼着,浑身阴焰爆发,这万道紫色灵线顿时一根根崩碎。

  不过就在这时,那数千紫烟派弟子催动的大阵中,又有千根红色灵线网了过来。

  两种颜色的灵线一接触,刹那就融合了起来,不断地勒紧。

  这鬼脸不断挣扎着,但竟然无法再挣脱。

  “好,好啊,我们紫烟派花费数百年功夫,总算抓住了这传说之物。”紫烟掌教大喜道。

  老祖说了,这东西事关紫烟派万年大计。

  只要抓住了它,就算是鬼宗,也无法再压制紫烟派。

  百年后,紫烟派甚至能取而代之。

  到时,这开阳界,都无法再限制紫烟派了。

  正激动间,那鬼脸突然一声狂吼,它的身形刹那间收缩。

  而锁住它的万紫千红网,竟然随着它的收缩,开始崩碎。

  这就像一个天体坍塌时形成的黑洞,那一瞬间的引力,足以毁灭一切。

  就在万紫千红网崩碎时,这鬼脸已成拳头大小,化为一道黑光遁走。

  刹那间,紫烟派百名强者在掌教的带领下,追了过去。

  这时,叶云霄的传送玉符只剩下最后一点就能开启了。

  “这样都能让它逃走,紫烟派是真倒霉了。”叶云霄幸灾乐祸。

  但就在这时,那道黑光似乎听到了他说的话一样,竟然在半空折道,朝着他射了过来。

  叶云霄顿时心惊肉跳,不要过来啊。

  不过显然,这东西并没有听他的。

  瞬间,这道黑光就撞在了他的身上。

  “混帐,敢抢我紫烟派的东西,拿命来!”紫烟掌教暴怒,手中一把紫灵剑,带着毁灭之威,斩向了叶云霄。

  剑光未及,叶云霄已被剑势震得五脏痉挛。

  “噗”

  他一口鲜血吐出。

  就在这时,破空符启动。

  刹那间,他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时,那斩来的剑光,已经将周围万米都化为一片废墟。

  “破空符!这是刘家的破空符,为何那小子会有刘家的破空符?”紫烟掌教厉声吼道。

  “我紫烟派数百年心血,怎可就这么算了,下发紫烟通缉令,无论那小子在天涯海角,一定要将他挖出来。”

  ……

  开阳界,鬼宗之下五派三族之一的玄阴派地盘。

  一座大山的山脚下,有着一排一排的木制建筑。

  外围,还有法阵加持。

  正是清晨时分,晨雾缭绕。

  有不少人坐在一座大阵上,汲取大阵传导出来的浓郁灵力进行修炼。

  此时,一幢木屋里。

  一个穿着一袭青色长裙,素面朝天的少女走进了一间房。

  “小姐。”一个侍婢行礼叫道。

  “他醒了吗?”少女问。

  “还没,不过,应该快了。”侍婢回答。

  “你继续看着,他醒了就叫我。”少女说完,便又走了出去。

  一出去,一个老者神情不愉地望着她。

  “思雅,现在都什么关头了,我商家都危在旦夕,你还有心思去救一些阿猫阿狗的。”老者斥道。

  “爷爷,我都遇上了,总不能装没看到吧。”商思雅道。

  “唉,现在林家已经失去了耐心,只怕很快会动手,你还是赶紧出去避一避。”老者道。

  “我不走,爷爷你也知道,我只是林家动手的一个由头,他们觊觎的是我们整个商家,以及我们商家的灵脉。”商思雅道。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几声惨叫,随即是狂暴的灵力波动。

  两人大惊,顿时冲了出去。

  木屋里,一张简易的木床上,叶云霄睁开了眼睛。

  他从床上坐起,之前那老者和少女的对放,他都听在了耳朵里。

  叶云霄回忆了一下,他从遗迹里传送时,被紫烟派掌教那一剑的剑意给伤了。

  传送出来后,他就昏了过去。

  结果,被那少女给救了回来。

  此时,这商家家族外。

  商家族长商长原脸色灰白,口鼻带血。

  而商思雅俏脸带着惊惧,紧咬着下唇。

  商家的上一任家主,本是玄阴宗一个内门弟子,后来因为受了重伤,修为再无寸进,便从玄阴宗退出,在宗门地盘上创立了家族。

  如此,其子孙后代若有天赋出众者,便能重新进入玄阴宗。

  这样的小家族,多不胜数。

  正因为如此,这些家族之间,虽然同出玄阴一派,但斗起来,你死我活的情况并不少见。

  而且,这种事玄阴宗根本不会去管。

  优胜劣汰,永远是修行界的规矩。

  此时,与商家相邻的张家家主张力阴笑道:“商家主,感觉怎么样啊,现在你被我的宝符所伤,你们商家拿什么抵抗我们张家?”

  商长原心中愤怒,但又无可奈何。

  他没有想到,张力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张堪比元婴的宝符,猝不及防下,他受到了重创。

  “所以,你最好乖乖答应我们的要求,把商思雅这丫头嫁到我们张家,我们两家成了亲家,可不就能共享灵脉吗?而且,我们张家已经找到了路子,重回玄阴派,也是指日可待,到时,自也不少了你们张家。”张力哈哈大笑,咄咄逼人。

  商长原猛烈咳嗽了两声,又吐出两口瘀血。

  “爷爷,要不,我……”商思雅泪珠滚滚。

  商长原却是拍了拍她的手,止住了她的话,然后对张力道:“张家主的手段我领教了,也认了,我商家的灵脉可以让给你们,但是,思雅不可能嫁到你们张家。”

  “哈哈哈,商家主,你认为这由得你吗?今天,你家丫头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张力嚣张无比。

  “张力,你非要赶尽杀绝吗?”商长原厉声道。

  “就算是,你待如何?”张力狂笑道。

  他一招手,身后数十张家修士散发出气势,威逼着向前走来。

  “老夫跟你们拼了。”商长原厉吼道,朝前冲了过去。

  “轰”

  张力一脚踹在了商长原的小腹上,直接将他踹得吐血倒地。

  “你没受伤前,我打不过你,不过你现在仙基都开裂了,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你。”张力冷笑道,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脚,就踩在了商长原的老脸上。

  “放开我爷爷,我……答……”商思雅看着受辱的爷爷,泣不成声,就要咬牙答应。

  “放开商老爷子。”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就看见叶云霄从商家院子里走出来。

  “你是何人?”张力见不少商家人都露出疑惑,不由喝问。

  “本尊是你祖宗。”叶云霄冷声道。

  “放肆,敢插手我们张商两家之事,我看你是活腻了,待我将拿下,定要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张力愤怒大喝道。

  他此时,察觉到叶云霄散发出来的气息,只是筑基期而已,自不放在眼里。

  这时,张力抬手,一根漆黑如墨的棍子出身在手中。

  蓦然,棍身带着凄厉的啸声与浓郁的黑气,朝着叶云霄头顶砸去。

  一出手,就是金丹后期的恐怖手段。

  但就在这时,叶云霄抬手,虚空一按。

  “轰”

  张力的棍子顿时定住。

  而就在这时,突然有数十道暗红根须朝他抽了过去。

  不好!

  张力大惊失色,蓦然全身灵力炸裂,勉强挣脱。

  但却被那些根须的余波扫中,“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商家人,以及张家修士都是惊呆了。

  “走!”张力惊声喝道,带着族中修士,就快速退去。

  这时,商长原从地上爬起,恭敬无比地走到叶云霄面前,躬身道:“商长原多谢前辈相救。”

  虽然两人实际看起来,是差着辈的。

  但是在修行界,看的从来不是外表,而是实力。

  “不必,你家孙女救我一次,我救你们一次,很公平。”叶云霄淡淡道。

  商长原欲言又止,望向了孙女商思雅。

  “前辈,那张家图谋我们商家多时,您一走,他们肯定会卷土重来的,求前辈救救我们商家。”商思雅一咬银牙,开口道,她从头到尾都没提她救过叶云霄的事。

  叶云霄却是挑了挑眉,没有去管商思雅的话,而是问道:“这是何地?”

  “回前辈,这里是玄阴派地盘的外围。”商思雅回答。

  玄阴派?

  竟然是从紫烟派的地盘,传送到玄阴派这边来了。

  “前辈,我们商家愿将灵脉赠于前辈,只求前辈护我商家周全。”商长原开口道。

  这时,所有商家修士,都紧张地看着叶云霄。

  他的态度,决定着商家的生死存亡。

  叶云霄沉吟着,心念百转。

  在那处遗迹内,那紫烟派花了数百年心血要得到的那张鬼脸般的东西,却是窜入了自己的体内。

  他刚刚全身查看了一遍,竟然没找到那玩意儿到底在哪里。

  但无论如何,紫烟派肯定会认为是自己抢了他们的东西。

  说不定,他们已撒下了天罗地网,在通缉自己。

  以自己现在这套修炼系统的筑基境,要跟紫烟派斗,那是鸡蛋碰石头。

  但是解封第一丹田到渡劫境,那就将前功尽弃。

  不如先呆在这里,研究一下如何才能修炼到金丹圆满无缺。

  “行吧,那本尊便在你们商家待上一段时间,你们把你们的资源都给我送过来,我看看有什么能用得着的吗?”叶云霄淡淡道。

  商长原心中苦笑着点头,比起商家灭族,他自是知道该怎么选。

  就在这时,张力带着族人撤到了百里之外,然后停了下来。

  “族长,难道就这么算了?”一个张家修士恨恨道。

  “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商家能请人,我张家就不能吗?”张力咬牙切齿。

  这时,张力想了想,道:“商家请来的那个修士,气息绝对只是筑基境,他最厉害的,是他控制的诡异根须,如果我没猜错,那是一种灵物,若是能毁去他的灵物,要杀他易如反掌。”

  “家主,那我们去请谁?”那张家修士问。

  “请谁你们就不用管了,你们先回族里,我亲自去请人,商家和那个小子,必死无疑。”张力冷笑道。

  那些张家修士遵令,纷纷离去。

  张力拿出一张神行符,贴在身上,速度顿时加快了一倍。

  疾行一日之后,张力来到了一处山谷。

  山谷之外,竟然用人的头骨,搭了十几座人头山。

  而除此之外,还有数十颗新割的脑袋摆在一个符文上。

  浓郁的死气,正浸透这符文。

  张力心中寒气直冒,但却只能压下心中的惊惧,对着山谷一拜,开口道:“张家张力,求白骨真人一见。”

  “张家人?本真人倒与你们张家有几分香火情,何事?快快道来。”谷中,一个沙哑刺耳的声音响起。

  “请白骨真人助我张家除一仇敌。”张力道。

  “杀人是吧,哈哈,本真人虽说喜欢杀人,但也不是随便出手的,你懂本真人的意思吗?”白骨真人如同金属摩擦的笑声在山谷回荡。

  “懂,我懂,这须弥戒的东西,是我孝敬您的。”张力点头哈腰,拿出了一枚须弥戒。

  就在这时,一道阴风卷来,将那须弥戒卷入了谷中。

  “不错,挺懂事,这事本真人应下了,不过得过两天,待本真人炼完这一枚骨煞符印,便如你所愿。”白骨真人道,显然十分满意张力的孝敬。

  “多谢真人。”张力大喜。

  他眼中杀机涌动,得意地自言:“商长原,还有那个小瘪三,你们就等死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