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仙界师尊 > 第二十九章 喝醉之后的奥利给
    不喝茶的芋头提示您:阅读《仙界师尊》更多精彩内容。
    叶正文看着巨神兵上的陈晓。

    右手化指,点在了虚空之中。

    这一指,穿越时间和空间,掠过一切距离。

    带着无比的威势,以不可阻挡之势,点在了巨神兵的身体之上。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

    那不可一世的巨神兵,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崩离破碎。

    “这……”

    陈晓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不仅陈晓不敢相信,连比试空间外面的那些观众都一脸的震惊。

    “巨神兵……这就没了?”

    “这个阵法也太霸道了吧?!”

    “五子棋阵,这又是个什么阵法?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没听过的棋阵多了去了!”

    看见这一幕的方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卧槽……”

    五子棋?!

    我尼玛?

    我尼玛!

    我尼玛?!

    方白连在心底狂吼了三个我尼玛。

    “小孩子玩的五子棋有这么变态?!”

    方白不禁喃喃道。

    “小孩子……玩的……五子棋?”

    一旁的老头将这话听进去之后,顿时震惊了,旋即又立即恢复了平静,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小友也知道这是五子棋?”

    老头明知故问的开口问道。

    “当然啊……我弄出来……的啊!”

    一口酒气冲了上来,让方白脑袋有点晕,不假思索的就说了出来。

    老头拿筷子夹鱼的手抖了抖。

    “小……小友,那这五子棋的棋子是不是还有什么深意在里面?老夫总觉得……”

    老头忍住心中的激动,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额……有吧,这棋子是……是拿来下围棋的……五子棋是给小孩子玩的。”方白醉意朦胧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酒后劲好大,大到他都有点醉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老头小声惊呼,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

    “喝酒……喝酒!”

    方白举起了自己的杯子。

    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

    方白醒了,准确的说是饿醒的,喝酒喝多了,那酒的后劲有点大,毕竟是修仙者酿的酒。

    喝着感觉还行,但是喝完之后,后劲上来之后,方白就扛不住了。

    不过醒了之后并没有醉酒的后遗症,也就是头昏脑胀,这也可能是因为酒的品质好的缘故。

    方白从床上醒来,发现小丫头和白虎都不在身边。

    看着窗外的太阳……嗯……没有太阳,看样子是晚上了。

    这酒的后劲还可以,竟然可以让自己睡半天。

    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方白站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又倒在了床上,但在抗议的肚子,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该进食了。

    方白一个鲤鱼打挺……好吧,打不起来。

    他默默的爬到了床边,穿好自己的鞋。

    然后走出了白虎宫……

    再然后,他竟然发现了好几个人。

    两个跪着的人,还有一个在和小丫头下棋的老头,一旁的白虎在观战……

    “哇呜!哥哥醒啦!”

    眼尖的小丫头立马扔下了棋局,欢快的朝着方白跑了过来。

    “唉哟,小丫头片子,也不怕摔着!”

    方白一把抱住了奔跑过来的小丫头,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

    “不怕,嘻嘻!”

    小丫头丝毫不在意的揽住了方白的脖子。

    “哥哥!”

    “嗯?!”

    “我饿啦!”

    小丫头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道。

    “嗯,等下哥哥就给你做!”

    方白点了点头道,随后抱着小丫头就来到了跪着的两个人面前。

    这跪着的两个人是……叶辰两兄弟。

    “你们跪在这里干什么?”

    方白好奇的问道。

    听见前辈的问话,叶辰赶紧回道:“弟子来向您赔罪!”

    “赔罪?”

    方白皱着眉头,有点愣。

    “舍弟前日冲撞了前辈您,弟子得知,惶恐不已,特带着舍弟来向前辈赔罪。”

    叶辰解释道。

    “前日?”

    方白又愣了,他懵了懵:“这么说,我睡了一天多?”

    “嗯啊,哥哥睡了好久,我也饿了好久……”

    小丫头有些无奈道。

    “那你们怎么不叫醒我?”

    方白道。

    “那个老家伙不让啊,他说哥哥的身体在吸收酒的灵力,吸收的时间越长,对哥哥的身体越好……”

    小丫头嘟囔道。

    方白:“……”

    他捏了捏小丫头的脸:“小孩子家家的,不许那么没礼貌!”

    “哼哼!”

    小丫头皱了皱小鼻子。

    “行了,你们起来吧,我没生气!”

    方白对着叶辰两兄弟抬了抬手道。

    “不可,前辈可以不生气,但这确实是弟子的错,弟子管教无方,还请前辈莫管,让弟子二人跪在此处反省。”

    叶辰态度坚决的说道。

    方白:“……”

    “你们开心就好。”

    方白无奈的摇了摇头。

    “道友,你醒了?”

    看见方白走了过来,在和白虎下五子棋的老者拱了拱手道。

    “你……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天给我酒喝的那位!”

    方白看到这老者,忽然间就有了印象。

    “没错,老夫夏棋!”

    “下棋?”

    “夏日的夏,棋子的棋,夏棋!”

    看见方白疑惑的样子,老者就知道他误会了,又解释了一翻。

    “咳咳,你好你好,我叫方白。”

    方白有些悻悻的摸了摸鼻子道。

    “哥哥,我叫安静哦,就是安静的安静哦!”

    小丫头忽然用小手指戳了戳哥哥道。

    “额……”

    方白此时才想起来,自己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小丫头的名字。

    “嗯,好的,小安静!”

    方白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那个……道友,你前日所说的那什么围棋、象棋、跳棋、军棋、飞行棋、斗兽棋什么的,不知你什么时候来我棋峰做客,我必定扫榻相迎!”夏棋还是忍不住想要催一催。

    “额?啊?”

    方白又懵了。

    “道友不记得了吗?前日你我把酒言欢,道友说自己会什么围棋、象棋、跳棋、军棋什么的,还说有时间来我棋峰交流……”

    夏棋想要帮助方白‘回忆一下’,实际上是难敌那些棋法的诱惑。

    棋法对于他们这些棋修而言,不亚于手办对宅男的诱惑。

    “我说过吗?”

    方白真的有点不记得了。

    “说过,哥哥还说什么加油奥利给,还说自己是个宝藏男孩,会的姿势可多啦,什么观音推车,老汉坐莲,还说用什么十八厘米怼死……”

    小丫头口不择言的将方白当时所说的话都复述了出来。

    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方白一把捂住了嘴。

    “唔唔唔……”

    “嗯咳,嗯咳咳咳,嗯咳咳咳咳咳咳……”

    方某人泪奔了,只能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亚子。

    所幸的是,这里的修仙土著听不懂那些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