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代天下封神
    戴天澜一来到这个地方便觉着有些奇怪,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涌向自己,原本有些虚无缥缈,浑浑噩噩的魂体,居然在飞快地变硬,凝实。

    不多时,他已经能感觉到脚下的地面了,和之前虚浮离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老将军,请坐。”

    云苏手一招,便取来了一个陶罐水壶,挥袖摆了一些茶具,提着空空的水水壶一倒,就倒出了汩汩的热水,正好泡了茶。

    戴天澜伸出双手,微微颤抖,慢慢地碰到了茶碗,居然能将它端起来了。

    “仙长,老夫不是已经死了吗?”

    “活一生,死一世。你是新死之魂,受了这道场中的太阴之水影响,如今鬼体凝实,除了不再是活人,和一个活人的区别也不太大。”

    云苏伸手一请,戴天澜便端起茶碗,小心喝了一口,果然茶入腹中和活着时并没有太大区别,反而对茶味感受更加明显了。

    “老夫何德何能让仙长如此待我,细细想来真是无以为报。也不知这新鬼之体,是否能为先生做些事情,但有吩咐必尽全力。”

    戴天澜长叹一声,这一生除了觉得愧对元灵帝对戴家的皇恩以外,还是第一次欠人如此的大的情,心中颇为不安,又无计可施。

    “老将军,苏某之所以出手助你,一开始确实是因为那救命锦囊的原因。不过后来见到长寿宫种种,联想到老将军一腔热血却又报国无门,一心满怀大成百姓,却又束手无策,才将你请了回来。”

    “唉,人有所长,也有所短,老夫只知道行军打仗,排兵布阵,却是孔武有余,智谋不足,才落得这个下场。”

    云苏却是摇摇头,不说这一方仙魔大世界,就算是在古中国时期代,能征善战的将军也为数不少,但大多数下场凄惨,战场上面对数十万敌军也未曾畏惧过半分,一声令下便是所向披靡,令敌人肝胆俱裂。

    结果呢,多少人不是被奸佞小人轻而易举害死,便是被君王猜忌,连诛九族。

    有的人说,在官场生存上,武夫大体不如文臣。

    其实,也不是所有的名将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他们之所以往往难以善终,却是因为这,往往决定最终胜负结果的不是你有理,或者你有功,而是看谁更狠,比谁更恶一些,谁更没有下限,谁更心狠手辣。

    这,便是人们常说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事已至此,老将军就不要再自责了。这天下之事有时候复杂得很,有时候却又幼稚的可怕。比如你心里想着大成,想着百姓,想着战场取胜,但别人或许想的很简单,就是如何杀了你,整倒你,在皇位面前,你们都是绊脚石罢了。”

    戴天澜点点头。

    云苏却是想起那一位被十几道金牌催命回朝,蒙冤被杀的岳武穆。

    岳武穆傻吗?虽然人无完人,但显然大概率不可能是傻的,相反大概率是人中之龙,将中之杰。

    如果去找十个宋朝以后的人,让他回到南宋去当皇帝,估计这十人中没有人会说自己要选择杀掉岳飞将军。

    但是,那南宋丢了北方,丢了汴京,风雨飘摇之际,依然把人杀了,岳将军冤枉不冤枉,你气不气人?

    你认为皇帝就一定是英明神武,但可能偏偏就是个智障。你认为你一心为公,忠君爱国,但偏偏可能有无数人暗中想要你死。

    “将军若是想去阴司安享阴寿,在下可以相送一程。若是还想看看这锦绣山河,想要为这大成百姓做些事情,苏某也有一个法子。”

    “请仙长赐教。”

    人死了,心态也不一样了,戴天澜倒是起了兴趣。

    下一刻,他只觉得眼前一花,便站在了清风小筑外,面前是两扇院门,贴着两幅图。普通人家的院门上,往往也就装上铜环铁扣,讲究些的以兽头装饰,这种布局,他还是第一次见。

    左边图上,是一位金甲神将。右边图上,是一条披甲猛兽,细看却是一条大狗。

    这两张图,似有一股神秘,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鬼目中隐隐刺痛,无法直视。

    此时,一道神光闪过,那图上的金甲神将却是带着那条神犬,化为真人真兽,一起走了下来。

    张一凡带着神犬走了下来,躬身道:“拜见先生。”

    “老将军,这位张神君乃是我府上门神,负责看守此处道场。”

    “老夫戴天澜,见过神君。”

    张一凡也拱手回礼见过。

    云苏开门见山,直接说道:“许久之前,贫道偶然起了一个念头,想敕封两位门神,让百姓们能够将其请回家中,贴于门上。

    如此一来,无论贫穷富贵,上到王公大臣,下到贩夫走卒,只要请了门神,便能看家护宅,震慑邪祟,镇压风水,阻挡一些寻常的灾厄。

    至不济,就算是不信鬼神者,也能贴上门神来装饰门楣,令家宅焕然一新。”

    他这一说,戴天澜眼睛便亮了起来,不错,眼前的清风小筑,明明没有高墙大院,也不是什么富丽堂皇,就是平凡人家的宅院,但此时却显出种种不平凡。

    “足下起祥云,离去多生几分仙气;院中无俗障,归来可生一点道心。说得好啊,和仙长的道场倒是极为搭配。”

    左右贴着文字联,门上还有画风稍显浮夸,张神君头顶太阳星,那神犬背后也拱了一轮弯月,画上亦有祥云朵朵,瑞气千条,神犬凶猛,神君眼中却有降妖伏魔金光一般,随时会喷洒出来。

    这两幅看着道意盎然的门神图,便将这清风小筑的气象变得和普通民宅不一样了。普通凡人若是见了,会觉得画风激昂,神人无敌。

    但鬼魂见了,即便心中无愧,依然心生忌惮,屏气敛息。

    戴天澜生前为天下人征战,死后却是没有了红尘烦恼,听了云苏的话后,越想越觉得动心,但又抹不开面子,直接开口说老夫想做那为万民看家护宅的门神。

    他虽然对鬼神之说了解不多,但心中还是有数的,知道鬼和神不是一回事,自己生前为将,如今却不过是生魂一个,想要做这为天下人看家护院的门神,似乎有些异想天开了。

    不过,他心中也隐隐猜到,这位仙长如此说,怕是有了主意,不由有些激动。

    “实不相瞒,在初见老将军时,便觉着你合适人选之一,只是不知时到今日,老将军意下如何。”

    云苏第一次心生感应,是在何不语出城送出锦囊时,隐隐有察觉到许多蛛丝马迹,所以在敕封张一凡时,专门留下了一个缺额,而是让小奶狗替代。

    原本,他也可以等戴天澜死了,直接将其画成门神,然后想办法传播开去便是,不过他却从不想强人所难,即便是到了这一步,依然想问戴天澜自己的意思。

    做鬼还是当神,自己选。

    “老夫虽然不知这鬼魂之躯,愚笨品性是否够那门神资格,但一切愿听仙长安排。”

    “好。”

    云苏暗道,这门神一职,还真不需要你多么算无遗策,智计无双,反而像戴天澜这样心系百姓安危,愿意为黎民百姓去死的‘傻子’,最适合不过。

    戴天澜这样的门神候选人,乃是生前为将者,本来就自带了几分威严,还有很多神武不凡一类的传闻,在民间原本就有很高的威望,可以说大成百姓人尽皆知,活着能与何濡明相提并论,死了更是令人唏嘘三分。既方便快速传播,也容易让人信任。

    云苏朗声对张一凡说道:“如今这天下门神尚缺一位,便由你暂代。此事与看守道场并不冲突,你依然是我道场镇门神君。”

    “领先生法旨。”

    张一凡应道。

    云苏心念一动,便带着二人来到了清风前院,只见月光之下,两扇红桐木大门虽然喜气得很,却有些空旷。

    “以吾之名,敕封张一凡,戴天澜为天下门神。”

    云苏念动真言,沟通识海,一身匪夷所思的道行顿时发挥到了极致。

    只见一股肉眼可见的紫芒道意,瞬间冲天而起,引动苍穹,须臾,那苍穹深处便有一道雷光在天空中凝聚,只是现而不落,凝而不降。

    “降!”

    云苏将全身修为运转到了极致,以返虚地仙的神降之术为基础,又融入了许多大道真意,具体的思路和之前敕封张一凡的时候类似。

    不过,那时候,张一凡是清风小筑的神君,是云苏敕封的。他成神的基础是清风道场,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云苏这样强大地仙的附庸之神。

    这一次,他却是想摘掉自身,为大成王朝敕封两个真正不归属于任何势力的门神。

    随着他念动神降真咒,一股更强的道意冲霄而去,最终引得那一道神光自天地间凝聚,最终降了下来,落在了张一凡和戴天澜身上。

    神性附体,张一凡的变化还好,戴天澜却瞬间由鬼成神,变化巨大。

    “借天地之力,代天下封神,果然和道场封神有极大的区别。”

    云苏惊讶地发现,这方天地的至高规则中,居然好似缺了许多东西,方才以地仙的绝高道行和修为为基础,居然引不下来雷霆神光,明明这个办法,他是反复推衍过的。最后还是以自身的无上道意来沟通天地,甚至最终依靠道意冲霄,等于是强行引下了雷霆神光,才将戴天澜由鬼化神,也将张一凡再次强化了一番。

    那劈下神光的雷霆,虽然不是其他大世界的神话传说中,能把人劈高境界,也能把人从凡人劈成仙人的雷劫。

    但隐藏在其中的雷霆神光,如果有云苏这样的绝世高人帮助,护法,引下来打人,别说帮二人成就神人之体,就是把一块石头劈出灵智都有可能做到。

    雷霆之中,藏有某些难以言喻的规则神光,这一点上,眼前的大世界倒是和其他大世界一样。

    但是,云苏此时却不得不承认,自身的修为道行还是不够高。

    他发现这二人如今确实是成神了,就连张一凡也被辟出了两种神性之体。但却很不稳定,两人身上得自雷霆神光的神性可能随时都会消散,更别说让二人走上门去,成为门神,然后再传神天下,更是天方夜谭,绝不可能。

    “上一次,敕封张一凡和神兽化身为道场神君,几乎是一念之间便成了,连雷霆神光都未曾动用。”

    云苏细细思索,沉吟起来,但在张一凡和戴天澜眼中却是连一瞬间的功夫都没有,他便已经推衍了数万种可能性。

    仙是自己修炼成功的,神是他人敕封的,这个认知,感谢神话传说,还有赵无极送的那一本讲述山水城隍的神祇之道秘册,他从一开始便有了足够的认知。

    神有神性,但这神性却不是自己产生的,也不是修炼出来的。

    一种是被无数人信仰,祭拜,依靠香火功德之力来成神。比如某个人死了,他身前因为种种原因被许多人夸赞,有无数人为他歌功颂德,等到他死的时候,这些香火功德之力便会追随而去,由于无数人祭奠他,提到他,缅怀他,不知不觉,越来越多的香火功德之里就会把鬼体塑为神体。

    肉身成神的人,如果不算那些走神道却不将自己献祭的神道修士,云苏在这一方大世界的无数典籍中,直到目前还没有听说过,但死后成神的却比比皆是。

    另外一种,是被化神真仙以上的有道高人,分出一些附着规则感悟的神念,以秘法化为神性,赋予某种生灵。这种生命最好足够弱,或者足够空白,比如说鬼或者剑灵,花妖,山精这几类的存在就很容易被赋予神性。

    这种被无上法力敕封的神,最大的因果或者说成神的契机都是来自于这位有道高人。

    仙死神灭,这个敕封之人如果不存在了,成神的基础也就不存在了。

    这样的神能活多久,能走多远,完全是看这位仙人能走多远,能活多久。

    云苏本想摸索第三种办法,代天封神,以自身极高的道行为基本,以道意冲霄,引天地神光落下,如此代天下人封神要名正言顺得多,也要强大很多。

    但是,结果是残酷和无情的,这个美好的想法在无数次失败后,刚才已经被证明是不可能的了,至少在目前的境界,他完全看不到代天地封神,或者为天下人封神的成功可能。

    “退而求其次,还是以清风道场为基础,以我为仙,封二人为神吧。”

    云苏无奈之下,果断转变了思路,从清风道场中引了一丝契机,又从身上分了一缕神识,最后吐出一口仙气儿。

    “以吾之名,门神归位!”

    言出法随,仙气封神,只见张一凡身上走出了一个分身,而戴天澜则直接紧随其后,飞上了桐木大门,最终化为左右二位门神。

    灵纸为画,张一凡的模样比起清风小筑那一张门神图,看起来样貌改变了许多,一身金光神甲也不一样,而是和右门神戴天澜保持了一致。

    二人都穿了金甲神袍,张一凡右手侧提长枪,左手抓了一条妖蛇,脚下踩了烈焰,头顶太阳星。

    戴天澜则长须垂胸,一身金甲神袍比他生前所穿的铠甲还要威武数倍,头顶一轮弯月,双手捉了斩月长刀,脚下却匍匐了一个散发着黑气的魔头。

    画上还点缀了许多祥云,瑞气,整个画面非常有细节感,就连神甲上甲片的纹路都清晰可见,那双目中更是隐有降妖伏魔的雷霆神光。

    一个是玉面神将,一个是百战天官,都是威严无比,二人的扮相也不都是云苏的喜好,而是参考了很多大成百姓的习俗,偏好,以及古书中对于仙神的一些幻想,比起古中国的门神图,略有浮夸,但整体还是威严无比,贴在门上,胆小之人和心怀鬼胎者看了,哪怕没有神人加持,只是最普通的画纸,也能令人心生忌惮。

    “戴神君,日后这清风前院的门神真图,便是你和张神君分身的本命神位所在,日后神传天下四方时,二位还须秉公执法,莫要让贫道和天下百姓失望。”

    云苏极为认真地说道,与此同时,一枚长生仙令的虚影也在识海中的长生云台上方凝聚出来,却是两位踏风踩云的神将,正在和邪祟厮杀。

    “谨遵先生法旨!”

    二人在门神图上躬身行了大礼,这才恢复正常,已经是左右两尊门神了。

    封神完毕,云苏带着张一凡回到了清风小筑,张一凡的真身还是要与神兽分身一起看守道场的,这是两件事,不冲突。

    而对于张一凡和戴天澜这两个门神人选,云苏也是反复考虑过,他们二人虽然年龄不同,生前的经历也大不相同,但在性格上还是有许多相似之处。

    与其让戴天澜去当了山水野神,不如加以引导,敕封为可以为天下人安家镇宅的天下门神。

    至于多了一枚长生仙令的虚影,却是完全误打误撞了。之前救了戴天澜,解决了长寿宫惨案,阻止了虞长夫当皇帝的野心,总的来说为天下人出了一口恶气,把一桩原本会被无数势力尽一切可能掩盖的夺位血案公布于天下来开化民智,结果也没有凝出一枚长生仙令。反而是这封神之举,歪打正着。

    不多时,王玄机终于带着四个小家伙,还有小奶狗回来了,好家伙,阵仗好大。

    “你们可真能啊……”

    云苏见状,却是忍不住哈哈笑道。

    =======

    章节上午就写好了,却没有精修上传,是因为今天被人气疯了,本来就他么的成绩不好,心里一团火没地儿发,刚好被几个人点炸了。

    这几章按照大纲和剧情的正常推进,写了一点点凡间朝堂的事情,原本是一带而过。结果有人就不爽了,骂我“你写朝堂太幼稚了,你写朝堂是抄X”,真是神特么的,我写朝堂怎么了,我挖你家龙脉抢你家皇位了吗,好像他当过皇帝一样。我写朝堂就是抄?那古代宫廷戏是不是都得被他骂死?

    还有一个,更厉害了,因为不理解‘万年灵药那段写法’,就在章节说里骂了好几条,一大堆,骂完了又去书评区骂,不够,又去回复评论里挨个骂,有不同意见就说别人是托,真是神他么的托,我连码字时间睡觉的功夫都不够,忙得连书评区都放任自you一样,现在都没有读者群,我他么连打赏推荐票都不求了,我还找托?这样看着盗版,骂的我跟他孙子一样的人,我错了也就算了,问题他不理解的,我就是错的?我写详细一点,骂我灌水我可以理解尽量改正,我不解释吧又骂我脑子有问题,他看不懂就全都是我的错?恨不得挖我祖坟,毁我一本书才甘心,这都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

    四个人吧,三个连个昵称都没有,带着一串数字就开骂。

    不说了,这一段话是后修改不计费的,抱怨完了还是得好好码字,我欢迎大家提意见,也一定重视,但请不要太过分,作者也是人,有些话真的是太伤人了。像抄手这样二三十岁的中年人,真的是一个不小心就崩溃了。

    真不是为了哭穷拉数据,新书月最后一天,啥都不求了,拉球倒,天塌了也下个月再说了。
    神龙抄手提示您:阅读《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更多精彩内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