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绝品女婿 > 第1140章 你这个贱人
    君夜无眠提示您:阅读《绝品女婿》更多精彩内容。
    城主府占地极广,在东北角,建有一座别院。

    这个别院是田元的私宅,任何人不得入内,就连田守都不能随便进去,需要实现通报一声。

    由此可见,田守是相当宠这个儿子的。

    此时,别院内房。

    如烟平坦在床头,一名男子站在旁边,正是田元。

    不多时,如烟缓缓醒来,身动弹不得,身上也只剩下一件肚兜,雪白的肌肤,看上去相当的诱人。

    田元见如烟醒转,哈哈大笑。

    “如烟姑娘,你总算醒了,我等你很久了,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来帮你检查一下。”

    田元舔了一下嘴角,眼中满是贪婪的神色。

    如此美人,马上就是自己的了。

    如烟眉头紧锁,厉声道:“狗贼,你放开我,你不会得逞的,把我逼急了,我会和你同归于尽的。”

    田元一听,啧了啧嘴。

    “哎呦,同归于尽,我好怕啊,你身的灵气已经被无情封闭,你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你拿什么和我同归于尽,我劝你老实一点,好好的配合我,或许,我还能娶你为妾。”

    “放屁,你想娶我,做梦去吧,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当人,不信,你就试试!”

    如烟言辞犀利,相当霸气。

    田元却是不屑一顾,拉住如烟的手。

    “我还就动你了,怎么着,你倒是还手啊!”

    说完,他的贼手开始滑动,相当的猥琐。

    如烟又羞又急,咬了咬牙,开始念动咒法。

    这是师门的绝招之一,也是和敌人拼命的手段之一,一旦使用了这一招,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如烟没有退路,只能拼死一搏。

    很快,一股寒气涌出体外。

    田元瞬间冻的瑟瑟发抖,表情相当难看。

    “贱人,你在搞什么鬼,怎么这么冷!”

    他想把手抽回来,却怎么也挪不动,仿佛被牢牢吸住一般。

    不单单如此,如烟身上很快结了一层冰霜,逐渐包裹住她的身体,很快就蔓延到了田元的手臂。

    田元大惊失色,吓的魂飞魄散。

    “贱人,你给我停手,贱人!”

    任凭田元如何喊叫,如烟不为所动,嘴角挂着淡淡笑意。

    “田元,你不是想要我嘛,我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拿去,哈哈哈,我说过,你一定会后悔的!”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一名头戴斗笠的男子进屋,眼中满是诧异的神色,只见他上前一步,右手抓住田元的手,掌心燃起一道烈焰,寒冰明显松动。

    没有任何迟疑,男子顺势一抽,就把田元拉了出来,不过田元早已经被冻伤,皮肤撕裂,献血模糊。

    “贱人,我的手!!”

    刚骂了两句,如烟彻底冰封了自己,变成了一座冰雕。

    男子看在眼里,眼中满是愧疚之色。

    还没等他开口,田元已经一巴掌打过来。

    “狗东西,进来的这么晚,你是想看我死还是怎么的,还有,谁让你进来的,我让你进来了嘛。”

    无情面无表情,似乎早已经习惯。

    “少爷,丁管家来了,他说老爷有重要的事找你,让你马上过去,好像是家里来了客人。”

    田元眉头一皱,厚道:“妈的,事情真多,这个贱人你给我用火烤,把她给我拖出来,老子今晚要弄死她。”

    无情看了一眼如烟,暗自咬了咬牙。

    “少爷,恐怕不行,这种冰封的手法闻所未闻,如果强行用火,可能连人都会一起被融化,我得另外像个办法。”

    田元呸了一声,看向无情。

    “废物,要你何用,赶紧给我想办法,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上春园那群奴隶,我看可以丢到边境充军去了。”

    无情一听,当场吓的跪倒在地。

    “少爷,我会想办法的,他们还是孩子,请你高抬贵手。”

    “没用的东西,就会下跪!”

    田元一脚踢开无情,自顾自的走到门口。

    丁管家看到田元,明显吓了一跳。

    “少爷,你这手怎么了,赶紧,我们先去找李大夫给你看看。”

    两人说走就走,去找府里的大夫。

    另一边。

    蓝凤带着紫萱,两人坐在书房。

    田守让人沏了两壶茶,笑眯眯的看向蓝凤。

    “蓝侄女端庄大方,蓝兄真是教女有方,不知道蓝侄女可有婚配,田叔叔我有一个儿子,和你年龄相仿,正好认识一下。”

    蓝凤一听,心里咯噔一下。

    田守的儿子就是田元,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贼眉鼠眼,没事乱勾搭姑娘,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家。

    “田叔叔,承蒙您的厚爱,不过我爹已经把我许配人了,方丞相的儿子,到时候还请叔叔过来喝一杯喜酒。”

    田守点点头,看向蓝凤。

    “既然如此,叔叔就恭喜你了,到时候已经来参加你的喜宴。”

    两人正在说话,田元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他一进门就看到蓝凤,隐约感觉不妥。

    田守看到他,见他裹着纱布,明显不悦。

    “元儿,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受伤了。”

    田守对自己这个儿子,早有耳闻,知道他花样多,但是没想到竟然把自己给弄伤了,也不知道伤的重不重。

    “爹,没事,皮外伤,蓝小姐,你怎么来了。”

    田元假装不值钱,一脸诧异的看着蓝凤。

    “田公子,你来的正好,我朋友你也见过的额,我们去市场看戏的时候,她跟我们走散了,找了好久都找不到。”

    田元点点头,看向蓝凤。

    “你们说的那个市场,鱼龙混杂,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真是乱跑,如烟姑娘那么漂亮,很容易出事,不过你放心,我马上就派人去查,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如烟找出来!”

    蓝凤看了言田元一眼,连声道谢。

    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目前看来还算靠谱,并没有恩将仇报,还愿意出手帮自己找人。

    不过也能理解,像他这种公子哥,自然是多情了一些。

    “那就谢谢田少爷了。”

    田守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道:“既然如此,元儿,这件事就由你来安排,老丁,准备韭菜,我要好好的招呼蓝侄女。”

    与此同时,官道上空。

    宋离和方尚骑着快马,一路穿过楚国边境,只要在穿过前面的关卡,就能顺利的进入齐国境内。

    按照之前的约定,如烟和蓝凤,已经早已经住下。

    两人快马加鞭,很快到达关卡。

    不远处,数辆囚车停在一旁,里面除了关着众多犯人,还有两名七八岁的孩童,面黄肌瘦,看上去相当的凄惨。

    宋离停下车,主动走向士兵。

    “你好,这是我们的通过文件,我们要去齐都,参加修行者大赛。”

    士兵看到文件,顿时行礼。

    “原来是楚国的修行者,欢迎,你们稍等片刻,我去找守备大人盖印,你们就可以过去了。”

    不论在那个国家,修行者的地位都颇高。

    宋离主动表明身份,省却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就在士兵忙碌之际,宋离看了一眼囚车。

    方尚站在一旁,轻声道:“离哥,我见过这人,齐国的御史,张斐张大人,他曾经拜访我过父亲,他怎么成了阶下囚了。”

    宋离微微皱眉,看了看旁边的犯人。

    “方尚,你说这么多人,就因为张大人一人受罪,会不会太残忍了一些,都是一人做事一人当,祸不及妻儿。”

    宋离是现代思想,见不得祸及他人。

    方尚却是颇为诧异,连连点头。

    “离哥,你这想法我很认同,但是纵观三国,没有先例,都是一人犯错,家诛连,只怕张大人一家,是要押去斩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