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妇产科男神:来做个检查吧 > 208:为爱设局(尾声)
    即墨忙顺声而看,很巧,这个人是阿K,他是李景程在C市最好的朋友,李景程很多事情都是靠他来帮忙,是个有能力、很靠谱的警官。r

    “里面危险,”阿K说道,“人质身上有炸弹,遥控器就攥在卫少安手里,万一他情绪失控,人质就没命了。”r

    “我知道,但那个人质是我朋友,我不能见死不救,”即墨不敢把握卫少安,她连卫少安的一丝丝心思都摸不透,杨楠所面临的处境让她窒息,“队长,让我进去试试吧,没准我能说动卫少安,或者,我能找到机会抢走遥控器,你们不要跟他再耗着了,他精神失常,不会按常理出牌。”r

    “我不能让你去涉险。”阿K拒不放行,“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跟李景程交代?再说我没有一点自信,可以让你来缓解卫少安,我已联系了相关科室医生,这里也有谈判专家,让他们去撬卫少安就行。”r

    “队长……”r

    “队长!”一名警察跑过来报告情况,“卫少安让我们把即墨小姐送上去,不然他就炸楼。”r

    “他……”r

    不等阿K说话,即墨扬起声音喊道:“我就是即墨,送我上去!”r

    她这么一喊,阿K即便想拦也找不到好的理由。r

    警察给即墨送了防爆服,即墨当场就拒绝了,卫少安是个疯子,她穿成那样上去见他一准会把他激怒,到时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谁都控制不了。r

    在两名警察的护送下,即墨趁电梯到达顶楼,卫少安的办公室。r

    她上楼的事,全程都在卫少安的监控之下,并且和办公室里的情景一样,被卫氏旗下的传媒平台直播了出去。r

    这是一场很大的局,卫少安的局。r

    即墨站在办公室门前,目送两名警察往后退了十步,然后深吸一口气,推开办公室的门。r

    “我来了,放了杨楠。”r

    卫少安点了一根雪茄,麻木地抽着,“进来吧。”r

    “杨楠只是我在学业上的一个替身,不要为难她。”从即墨这个角度,能看到卫少安整张阴郁的脸,他的眼盲了,使得他的双睛更令人感到恐怖,像个无底的深渊。r

    即墨说道:“你卫氏的事是我托李景程捅开的,这笔账你应该找我算,杨楠不是道上的人,请不要用这种方式对她,这种行为,会令人不耻。”r

    “是啊,”卫少安抽着烟,被烟雾熏得眯起眼睛:“她有什么错。”r

    卫少安本就是个阴晴莫定的人,自从他三个人格错乱后,即墨更是对他无法理解,“我们的恩怨自己来算,先放了她,我不会走。”r

    “如果我不绑了她,你会来么?”卫少安像在哭,嘴角像过电那般轻微而快速地抽搐,“你会看我最后一眼么?”r

    卫少安走投无路,他被捕后肯定难逃一死,他是个骄傲的人,所以他从没想过让自己活着落进警方手里。r

    即墨心里沉如千斤,她和卫少安认识十多年了,是一个贯彻了她过去一半人生的人,他很重要,不管是当初的爱,还是后来的恨,卫少安从没离开过她的心。r

    她是他的心魔,而他是她的怨念,就算她如今有了心爱的李景程,也不可否认。r

    “我会的。”她肯定地说,“在你死的时候,不管我在做什么,什么身份,都会去见你最后一面。”r

    “很好,我就知道你不是无情无义的女人。”卫少安仰着头,像在极力控制着眼里的泪水,失去光明的人,流起泪来更让人动容。r

    他把一直拿在手里的炸弹遥控器放在桌角。r

    轻轻的响动,却震得即墨心里一惊。r

    “我一走,你就能好好生活了,不然,你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r

    他本有一双天生深情的眼睛,和一副令人痴醉的音色。r

    是,他说的没错,如果卫氏不倒,即墨永远也过不了自已的坎,她会耿介一生。r

    她曾有过很多次,想要亲手把卫少安送下地狱,也曾有更多次,想给他一个活着的机会。r

    她以为他的病康复,以前的卫少安还能回来,所以她在天鹅湖折返,去救了卫少安一回。r

    再次想他死,是在他串通李东北,在她的房间里放毒的那时,并且这种恨意,一直燃烧到此刻。r

    “卫少安,你理解你的身不由己。”但她并不原谅。r

    “好在,在我死之前,你的所有麻烦,所有危机,都过去了。”卫少安颓废地靠在椅背上,“没有卫氏给你们使绊子,添堵,你以后也再不用介意我对孙萌萌的做的事,你也可以给她一个交代,以及,给顾雪女士交代。你们东林社,不用再抬不起头,也没人跟你们抢小勒的抚养权,多好。”r

    “在卫氏建立秘密加工厂的第一天,你们就该知道会有今天的结果。”r

    “是啊,只不过早、晚的分别。”卫少安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蒂按灭在大理石桌上,“我不想自已的命运被别人判定,更不想你陷在与我们卫家的仇恨里不得解脱,因此,我为自己设了这个局。”r

    即墨听不懂,“什么叫你为自己设局?”r

    一直沉默的杨楠默默地流着眼泪,她的视线定定地放在卫少安身上,哀哀的目光中充满了不舍和怜悯。r

    即墨看看卫少安,再看向杨楠,满面质疑:“把话说清楚。”r

    卫少安的话哽在嗓口,朝天花板吐口气:“你能过来我很欣慰,尽管你是为了杨楠而来。”r

    “你刚才说的那个局,是什么意思?”即墨再看他的神情,他平淡,坦然,疏离,脸上没有一分浮躁和戾气,她似乎从他的神色里看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那些异样,让她的不安又加重了一层。r

    难道卫少安的人格分裂症真的好了?r

    “即墨姐,”杨楠流着泪说,“都是他做的,你们中天集团三位股东突然退出,是他做的,他要为您把面前的路铺平。”r

    “卫少安……”即墨的眼光忽然陌生,傻傻地看向卫少安,“这是真的?”r

    卫少安闭上眼睛,像疲惫到极点,不想再开口说半句,这一天总会到来,他为即墨做那些事,只是想在自已走之前,把即墨的路打算好,让她以后好走一些罢了。r

    他是个恐怖分子,不知道哪一天可怕的第三人格会侵蚀他的理智,他浑身肮脏,即墨是他最后的一方净土,在他日日痛苦自己的失足,因为跟她缘尽而受尽煎熬时,即墨是他唯一的勇气。r

    他对她的怜惜,超过任何人的预算。r

    “卫少安,请把话说清楚。”即墨眼眶发热,正要向卫少安走过去,卫少安察觉出她的动作,一把抓起手边的遥控器:“给她解绑,带她走。”r

    即墨不敢再动,退回到杨楠身旁,解开她手上缠了一层又一层的透明胶带,把她手中的炸弹取出。r

    “放在桌子上,你们可以下去了。”卫少安的话与刚才相比弱下几分,说完这句话,他信手扔了遥控器。与此同时,一声“砰!”的巨响,接着“哗啦啦”的碎玻璃声闯入耳膜!r

    就在卫少安扔开遥控器的下一秒,埋伏在落地窗外的特警破窗而入,快速上前,把枪口对准卫少安的脑门。r

    警方配合默契,特警破窗后,办公室的门也被暴力闯开,一群警察相继逼入,把卫少安围得水泄不通。r

    卫少安淡淡地举起双手,一脸的心满意足:只要那个女人从此能把心结放下,能无忧无虑的过日子,哪怕前路是死路,又有什么可怕的?r

    即墨和杨楠被警察们拦出办公室,彼此,她再也看不见卫少安的脸。r

    杨楠脱险后,警察们开始对整座帝皇会所进行疯狂扫荡,这些过程,也和她那天的婚礼一样,全程在各家网络与卫视上直播,短短时间,先是即墨,又是卫少安,两个在全国都有着极高影响力的社团先后中招,今天卫氏的黑幕被捅开,更是引起了爆炸性的反响,上层高度重视,这里面有多少利益链,又有多少贪污份子面临落马和牢狱,谁都不敢确定。r

    在警察们的督促下,即墨神不守舍地和杨楠走出帝皇会所。r

    站在会所下,举头望着落地窗破碎的十三层,她眼角徐徐滑过一道晶莹的泪颗。r

    “都是为了我……”她失神地喃喃着,苦笑,“光头他们三个人,一夜之间出让全部股权,要求退出东林社,他把信息放给你,就是为了通过你的手,把他和李东北勾结的事传给我,然后,把李东北和他自己一起,一网打尽。r

    他为了激怒我,让我不再念他的旧情,于是对无忧下手,逼我放弃寻找小勒,然后我就对卫氏主动出击,他也就能顺理成章地,和李东北一起演一出栽赃我的戏码,把李东北彻底地拖进这趟浑水。”r

    阳光很大,刺得她眼睛生疼,她讷讷地和杨楠说,“我就说啊,卫少安就算是个瞎子,也不会让你轻易得到他犯罪的证据,他本是那么精明,精打细算的人,除非他故意放水,不然你怎么会得到。我太笨了,居然没看出他的‘用心’,还把他逼进了死路。”r

    “即墨姐,他是自愿的。”杨楠抱着她,含泪宽慰:“我跟他认识时间不长,这些天,我看到他对您又爱又恨的纠结,只能说,你们两个可惜了。”话出口杨楠才意识到失言,忙解释:“您和李先生已办了婚礼,我并没有拆您台的意思。”r

    “可惜”两个字,用在此情此景里,真是讽刺。r

    即墨笑着笑着流出了眼泪:“又爱又恨……他为了我,亲手毁了卫氏和他自己,可我却救不了他。”r

    “他今天绑我只为了引您过来,您没来之前他跟我说,他这辈子最追悔莫及的事,就是他欺负了孙萌萌,他说,如果他没有这个污点,一定会把您从李先生手上抢回来,他说,这个世界,再不会有男人,像他一样地爱您。”r

    孙萌萌的事是在卫少安失控的第三人格里发生,这违背了卫少安的本意,他自己没办法控制,即墨对卫少安一向的看法都是:可以理解,却不原谅。r

    不管他是生病的还是正常的,这具身体做下的恶,就该由这具身体来偿还。r

    可惜真相来得太晚,他回头太迟,一切已无可挽回。r

    但卫少安,他还是用自己的方式,再次把自已放进了即墨的心头,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刻骨铭心。r

    满城风雨后是极致的安静,卫氏倒下了,卫琛逃亡在外,听说他乘坐的轮船在海上遇到风暴,船沉水底,截止即墨走进机场打算离开C市时,那艘船正在各方的援助下进行打捞。r

    那艘轮船有个好听又吉利的名字,叫做“希望之星”。r

    她等在侯机大厅,一遍遍地刷着新闻。r

    卫少安在被捕当天,走出帝皇会所没多久,就死在了警车里,他死得很安详,那么骄傲的男人,命也在控制在自己手里的。得到他的死讯时即墨的心里并没有多大起伏,在卫氏倒台的那一刻,死亡注定是卫少安唯一的结局。r

    即墨安静地看着手机屏,一棵眼泪落在了屏上,这时机场广播响起,催促去往明城的乘客登机。r

    大厅里的乘客们一窝蜂起身,即墨刚刚走进人流,忽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先生您不能进去!”r

    “即墨!”r

    是李景程的喊声。r

    即墨离开C市的事并没告诉别人,尤其瞒着李景程。这些天,她没办法从卫少安的事情中走出来,她知道这样对李景程很不好,所以就避开他,自已慢慢消化那些震撼和难过。r

    卫少安犯过错,很多是即墨终其一生都难以原谅的,但她又无法回避卫少安给她的爱,她想找个地方静静,不然,她也不知自己要用什么心情去面对李景程,那样也是对李景程的亵渎和不公平。r

    即墨回头,一眼从人群的间隙里看见了他。r

    他一身偏爱的纯白西装,高挑的身形与俊雅的五官,在人群里非常显眼,他正在冲开保安的阻拦,执意往候机大厅里挤。r

    即墨下意识收紧了包袋。r

    她本想一声不响地离开,这样她可以少些牵念,可是李景程的出现,让她的心动摇了。r

    李景程一连闯开四名保安,向她跑来。r

    她咬咬牙,迎上了他。r

    “啊啊……我是不是要生了啊!”一个刺耳的慌叫声引起乘客和保安的注意,一名孕妇从座位上滑坐下来,身下流了一滩水,触目惊心。r

    “是羊水破了!”有乘客尖叫。r

    “有没有会学过医的来看看啊,这名孕妇恐怕是早产!”不知是谁在高喊,然后乘客们都开始七嘴八舌地呼喊“赶紧叫救护车”,“有没有医生护士”之类的话,虽然一团乱麻,但都是为了孕妇母婴的安全着想,现场暖人。r

    人流把即墨淹没,透过人群,她看见李景程正蹲在孕妇身边,快速给她查看情况,他一边顾着即将意外早产的孕妇,一边匆忙地往人群里寻找,r

    他的目光又急又切,从急迫到失望,他想起身去追她,却又被那名无助惊慌的孕妇抓住衣服,泪流满面地求着:“医生,帮帮我的孩子,求您救救我们……”r

    “别怕,”李景程安慰着孕妇情绪,给她把了脉,“别担心,指征还好,你要相信自己,救护车马上到了,不要紧张,你们都会没事的。”r

    等他安顿好孕妇,再起身时再也找不到即墨的身影,他慌忙冲向登机口,这时他感觉到手臂被人拉住。r

    保安抱歉地提醒他:“先生,请您出去吧,不要让我们难做。”r

    这一次李景程没再反抗。他落寞地转身,在保安的目送下往回走去。r

    经过那名还躺在地上等救护车的孕妇,见她和他的新手老公都在失措,他停下脚步。r

    手机提示音响起,他拿出一看,是即墨发来的短信。r

    “给我一点时间,不会离开太久,只是心里有些东西总放不下。有个人犯过错,但他为了我亲手毁掉自己,我不原谅,却也一辈子难忘,对不起,我需要找个地方静下来。”r

    这条短信过后一分钟,她又发来一来:“他人都不在了,守着赌约做什么。做回医生吧。”r

    他木讷地看着这两条短信,这里面的每个字都仿佛带着她的温度,深深烙在他的眼中。r

    之后他关闭手机,快速向那名孕妇走去……r

    明城是国内的一线城市之一,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沙滩上阳光明媚,风景怡人,是个不错的度假圣地,r

    即墨来这儿已经三个月。r

    三个月里发生了许多事,卫琛被宣布死在了太平洋里,尸骨无存,李东北因为受到卫少安的连累停职调查,至于最终是什么定论,官方暂时密而不宣,据小道消息,大致是开除党籍,永不录用。r

    一转眼,即墨的肚子也大了起来。r

    四个月的胎儿开始有了胎动,生命的迹象传递地越来越鲜活、明显。r

    即墨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尽管在冬季,明城的风也格外温和,她在阳光下微眯着眼,感觉到面前似乎有东西过来遮住她的阳光,她眉头一皱。r

    睁开眼,只见一个男人背光而立,阳光洒满他的肩头,将他的轮廓渡上一层虚拟的金色。r

    看不清他的眼神,但她知道,他的视线正在她身上浮动,并最终停在她微隆的小腹上。r

    然后听得他慢慢开腔,话中掩不住几丝欣喜愉悦:r

    “墨墨,我来找你了,这么久,你的心安宁了么?我还欠你一场完美的婚礼,欠你在民政局里写下的誓言。”r

    即墨一动不动地看着他。r

    “可以抽个空,我们把手续办一下么?”r

    即墨懒洋洋地抻了一下腰,屈膝坐起。r

    “唉,我早想回去了,不为别的,我这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检查起来不方便,”她老太后似的搭上李景程的手,“我跑了几家医院,什么破玩意检查居然问我要结婚证,问我要老公,监护人(黑人问号脸)?我说我没证,他们非要让我先结婚,或者把男人带过去,不然连检查都没得做。”r

    李景程笑笑不语,他当医生好几年,真没听说哪家医院有这种强制操作。r

    “好,我们先去领个证,然后带你去产检。”李景程拉着她,小心翼翼地扶她走在沙滩上。r

    前面是他们的温馨的笑语,后面是一排紧紧挨在一起的脚印,和他们相依相偎的背影……
    
    言晓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y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