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千古江山 > 578 大结局
    

    A ,最快更新千古江山最新章节!

    陈柏寒执掌中书省,朝廷颁布的众多诏书、圣旨大都有陈柏寒书写,因此,楚昊渊想要篡位正需要陈柏寒的支持。望着英王楚昊渊,陈柏寒笑问道:“英王爷,你认为老夫会写吗?”

    轻摇摇头,楚昊渊露出惋惜神态,张口说道:“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看来诸位大人都不愿做俊杰了。如此也好,改朝换代,总要见见血。大哥,你说本王先拿谁开刀好呢?”

    盯着楚昊渊,楚昊然张口说道:“老五,你虽控制了禁军和禁卫,也只是控制皇城罢了,想名正言顺登上大位,终需要朕的传召和镇国玉坠。所以,朕也不是一无所有,为何不好好说话?”

    楚昊渊点点头,张口说道:“诚如大哥所言,臣弟只是控制了皇城,担心迟则生变,也只能以雷霆之力将一切掌控手中,等木已成舟,众大臣也就只能默认此局。所以,大哥你也不必妄想着拖延时间,立即写下诏书,不然,休怪臣弟无情,来人。”

    在楚昊渊的大喝声中,两名黑甲侍卫大步走了进来,且直直走到太子楚元博身侧将他拿了,看得众人脸色大变。此刻,侯知白似要有所动作,奈何数十支弩箭举起直直对着众人,让侯知白不敢有任何异动。

    见此,楚昊渊张口说道:“这才对嘛,[侯大人曾是神机尉主将武功高强,可并非所有人都有侯大人的武功,这弩箭的锐利,想来侯大人深有感触。”

    狠狠瞪了楚昊渊一眼,侯知白终不曾开口,一声冷哼后转过头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望着圣上楚昊然,楚昊渊张口说道:“大哥,你还是下令传位晟郡王吧,不然……”在楚昊渊拉长的声音中,一黑甲侍卫抬手拔出横刀架在了楚元博肩头。

    楚昊然盯了楚昊渊片刻,张口说道:“传位元晟也不是不可,只是老五,你真只甘心做个摄政王?”话到最后,楚昊然更是意味深长的撇了三皇子楚元晟一眼。

    看到父皇的目光,即便父皇身受重伤命不久矣,然而多年的威势还是让楚元晟感到一阵寒意,不敢与他对视,只是很快便回过神来,先口答道:“儿臣相信五叔,父皇,你还是早立诏书,省得养心殿见血惊扰父皇静养。”

    “没想到你元晟还有心思关心父皇的伤势啊?”不无讽刺的叫喊声中,圣上楚昊然再次咳嗽起来,夹杂着血快看得众人心惊不已。

    “父皇。”忍不住的惊呼声中,楚元博似想要扶住搀扶圣上楚昊然,奈何他刚抬起脚步,侍卫冰冷的横刀已抵在他的喉咙上,让他不敢妄动。

    圣上楚昊然的咳嗽声越演越烈,以致消瘦的身躯颤抖不定,看的小永子噗通一声跪倒在英王楚昊渊身前,磕头拜道:“英王爷,圣上病重,小的求你传太医先给圣上诊治。”

    望着圣上楚昊然的凄惨模样,楚昊渊也是唏嘘不已,可终究忍住了所有情绪,道:“永公公,你跟随大哥一辈子,劝劝圣上,早些传位晟郡王,本王也好早些传太医进来为圣上诊治。”说到这里,楚昊渊盯着圣上楚昊然说道:“大哥,你千万莫怪老五心狠,最是无情帝王家,何况今日种种,皆因你而起。”

    好半天过去,楚昊然才忍住了咳嗽,只是气息越来越弱,不无感慨的叹道:“最是无情帝王家,果真如此!”叹息声中,楚昊然张口说道:“小永子,扶朕起来,侯卿、沈卿,让开。”

    听到圣上楚昊然的话,小永子急忙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扶圣上坐起身来。即便病重,可端坐在龙塔上,楚昊然依旧带着帝王威严,压得三皇子楚元晟一步步后退不敢与他对视,唯独楚昊渊神情不变的盯着圣上。

    对视片刻,楚昊然张口问道:“你把小七怎么了?”

    楚昊渊明白圣上楚昊然的意图,还是张口说道:“一点化功散,不然以小七的性子,怎会如此安生?而且,若非心底责怪大哥,小七怎么会不说话,小七,你说呢?对了,大哥你不是想传位小七,要是元博不能改变大哥的心意,下个就是小七了。大哥,给你一炷香时间,你好生考虑。”

    瞬间,众人都将目光放在了楚昊宇,看的楚昊宇一脸苦笑。收起所有情绪,只是在起身的一刻,楚昊宇两腿不停使唤颤抖起来,最后扶住椅子才站稳身躯。望着五哥楚昊渊,楚昊宇轻笑道:“五哥,你究竟给小七喝的什么,我怎么觉得手脚都不听使唤?”说话间,楚昊宇努力抬起了脚步,然而生硬的动作仿佛牙牙学步的小孩,差点跌倒在地,看的小永子赶忙上前将他扶住。

    挥手示意小永子无碍,楚昊宇再次迈出了一步,最后踉踉跄跄走到圣上楚昊然的软榻前,一屁股坐了上去,张口说道:“大哥,小七从没发现走路也是这么困难,借我坐会儿。”说到这里深吸一口气,楚昊宇似平复下胸中的激荡,对圣上楚昊然说道:“大哥,小七知道错了,那天不该使小孩脾气。”

    楚昊然知道楚昊宇在说什么,摇头说道:“长兄如父,大哥从没有怪过你,倒是你小子能原谅大哥,大哥也就知足了,这些年,大哥亏欠你甚多。”

    楚昊宇摇了摇头,笑道:“亲兄弟,何必说那么多,何况大哥身为帝王,就当为天下着想。”说到这里,楚昊宇转身望向了五哥楚昊渊,笑问道:“五哥,咱们两个的约定还有效吗?”

    楚昊渊不明白楚昊宇为何如此问,却在突然间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只是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沉声说道:“五哥答应你的,自然会办到。”

    轻点点头,楚昊宇的神色逐渐平静下来,张口说道:“今日此局,大哥想要逼影子出来,五哥想要执掌大权,至于小七,也有所求,小七想看看诸位哥哥的心意。”说到这里稍顿,楚昊宇盯着五哥说道:“五哥,你若执掌大权,在座众人,是不是都要死?”

    楚昊宇的话听得楚昊渊神色一变,张口想要反驳可终没有出声。见此,楚昊如何不知答案,点点头再次望向大哥楚昊然,问道:“大哥,小七知道你还留有后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为何还藏着掖着?”看大哥楚昊然神色微变,楚昊宇接着又道:“是小博,方三哥?”

    顿时,圣上楚昊然脸色大变,想来是被楚昊宇猜中了心思,而同时变色的还有太子楚元博和英王楚昊渊,尤其楚昊渊,眼中更是爆射出两道寒光,大喝道:“小七,你究竟何意?”

    楚昊宇轻摇摇头,道:“五哥,你怎么还不明白,小博的伤并无大碍。”

    听到楚昊宇的话,楚昊渊沉稳的身躯竟是颤抖了下,满脸不敢相信,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直直盯着大哥楚然说道:“大哥,原来你早就挖好了坑等臣弟跳啊,还真是好算计。不过,小博现在在我手中,你欲如何?”说话间,楚昊渊一个闪身便出现在楚元博身侧,抬手一柄软剑架在他的肩头,冰冷的长剑,散发出欲择人而噬的光芒。

    楚昊然并没有回答楚昊渊,而是望着楚昊宇问道:“小七,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望着大哥楚昊然,楚昊宇突然笑了起来,淡淡说道:“猜的。”

    “猜的?”自语声中,楚昊然先是一愣,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只是笑到最后引动伤势又咳嗽起来,看的楚昊宇赶忙拍着大哥的后背说道:“大哥,莫笑、莫笑,你又不是不知道,小七打小就调皮。”

    好容易止住笑,楚昊然张口说道:“你小子啊,还跟小时候一样调皮,不过现在,大哥倒想看你如何解决此局。”话到最后,楚昊然脸上露出奇异笑容。

    点了点头,楚昊宇张口说道:“小七答应过五哥,允许他一家老小离开京城前往漠北,至于小七,我也会离开京城,地方小七早想好了,岭南,带着一家老小,再不回京城。”

    盯着楚昊宇,楚昊然张口说道:“事到如今,小七你都没有提及影子,能够让你苦苦维护的,在座只有一位,陈大人?”

    在圣上楚昊然拉长的话语中,众人神色立变,似不敢相信中书令陈柏寒竟然是天刺首领。

    面对众人各异的目光,陈柏寒神色平静,也不否认反而张口说道:“自赵王朝灭亡,世上再没有影子,只是各取所需,不过老夫倒是好奇的很,七王爷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嘿嘿,千万莫再说猜的。”

    楚昊宇点点头,张口说道:“这次真不是猜的。母后下葬那晚,本王便看透大哥和影子下步棋要怎么走,心中苦闷却无人倾诉,猛然想到一事去了莲花山庄。三兔谢东麟曾见过小凡一面,留了些东西。”

    愣了片刻,陈柏寒随即又笑了起来,张口说道:“百密一疏,看来三兔也想着后辈登上大统。”说到这里稍顿,陈柏寒张口说道:“七王爷,老臣早就拟好圣旨,由王爷你登基,立芳菲为皇后,弘瑞为太子。”说话间,陈柏寒从衣袖中取出一封明黄色的圣旨,拿到圣上楚昊然身前拜道:“圣上!”

    看到陈柏寒恭敬的神色,楚昊然突然笑了起来,张口说道:“陈大人,咱们君臣两人博弈十年,你如何认为朕会答应?”

    轻哦了声,陈柏寒神色不变的说道:“除了七王爷,圣上还能传位给谁?”当陈柏寒的话落下,押解太子楚元博的一名侍卫,挥刀划过楚元博的咽喉,带起一抹血花,如此鲜艳。

    面对这突变,所有人都愣住了,便是楚昊渊,脸上也露出震惊神情,惊呼道:“你……”

    在众人的注视下,陈柏寒神情平淡的说道:“莫忘生一代宗师尚在老夫的控制之中,何况刘信?真不知圣上早知圣教在老夫的掌控中,为何还选中英王爷做踏脚石。”说到这里稍顿,陈柏寒望着圣上楚昊然说道:“圣上,你先被莫忘生所伤,输了一子,英王殿下又输一子,这局,你输了。”

    亲眼目睹太子楚元博的死亡,楚昊然的所有希望在一瞬间破灭,本就疲惫的脸庞再没有一丝颜色,意志阑珊的说道:“是啊,朕输了,输了江山啊,不过,”拉长的声音中,楚昊然似笑非笑的盯着陈柏寒说道:“陈大人,输赢又如何,莫非你真能掌控小七?”

    望着圣上楚昊然,陈柏寒的神色也有些复杂,沉默片刻张口说道:“圣上,你我数十年君臣,臣岂敢说赢你?不过是黄泉路有个伴罢了。”

    听陈柏寒如此说来,楚昊然先是一愣,随即便哈哈笑道:“如此甚好,黄泉路也不孤单了。”话到最后,楚昊然神色逐渐平静下来,望着楚昊宇说道:“小七,大哥最喜欢你那句,我楚家的江山自有我楚家男儿担当,莫叫大哥父皇失望。”话到最后,楚昊然抓起御笔似用尽所有力气,在陈柏寒早拟好的圣旨上写下大名。

    看到大哥一笔一划的写下那个楚字,楚昊宇不由想起父皇教自己写字时候的情景。“这个楚,是父皇的楚,是大哥的楚,是我大楚的楚……”不觉间,眼泪已模糊了视线。
    淡墨青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y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