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一生风月且随缘 > 第一百八十章 结局
    

    “什么离婚协议书?你是说我撕毁的那张废纸?”颜子回很会装糊涂。

    “没看见尸体,不表示屠杀就不存在,撕毁了那张纸,不表示事情就没有发生。令堂已经为你另聘新妇,颜总统当听从母命,忘了我这个旧人,欢欢喜喜再做新郎。”易欢只要想到颜夫人趁颜子回不在家,逼迫她离婚的那副丑陋嘴脸,就恨意难消,她绝不会原谅颜夫人。

    “母亲老糊涂了,她说的话不必理会,我已有贤良娇妻,再没想过要别的女人。你在国外数年,我想了你数年,我身边没有别的女人,我一直在等你回来。”颜子回标榜自己洁身自好。

    “我并没拦着你,你想要多少女人都可以。”易欢冷淡地道,有妇之夫洁身自好不是应该的吗?

    “此生有你一人足矣。”颜子回嘴甜甜地道。

    “可是我已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易欢说着绝情的话,“我这次回国,不是为了你,我是回来看望父母,也让孩子们见见他们的父亲,稍后,我就会出国,那里还有生意要我打理,日后颜总统娶妻,就不必发请柬,千里迢迢的,我不愿奔波劳累。”

    颜子回看着她不停张合的粉唇,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没能护着她,让她受了委屈,她是该恼,是该生气,可是若让他放手,让她从他生命中离开,他办不到,不管不顾地抱住了她,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易欢一个没提防,就被人吻了个正着,“唔……你……讨……唔……松……”这个男人真是的,两个孩子还在身边呢,他怎么能当着孩子的面,就做这种事?做父母的尊严,还要不要了?

    “妈妈,我带妹妹出去玩了,等会再回来找你!”颜珎奶声奶气地道。

    “爸爸拜拜,妈妈拜拜。”颜玥很有礼貌地道。

    易欢无地自容,猛地将颜子回推开,就看到两个小孩子手牵手走到了门口,回头朝她挥了挥手。

    “你别以为这样,我……我就会原谅你。”易欢眸中波光潋滟,脸颊微红,也不是气的还是羞的。

    “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都没办法原谅自己。”颜子回强行将易欢搂入怀里,将她的头按在胸口上,“回来没有看到你,却看到了那张离婚协议书,我的心都碎了。求了岳父岳母许久,才知道你离开华夏去了花旗国。欢儿,谢谢你,为我生了两个孩子。”

    “你既然知道我去了那儿,为何不去找我?可见你并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在意我。”易欢闷声问道。

    “我若是真抛下军政大事,不顾一切地出国去找你,你就更不会原谅我了。”颜子回浅笑道。易欢不是那种格局小的旧式妇人,她明事理,知大义,不会为了儿女私情,就弃国家大事于不顾。

    “别装着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易欢再次推开他,傲矫地道。

    “我们心意相通,知你如我。”颜子回柔声道。

    “颜总统日理万机,赶紧去忙吧,不要在这里消磨时光。”易欢可没打算这么快就松口原谅他,就算不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好歹也要三顾茅庐。

    逐客令下得那叫一个干脆,颜子回不以为忤,“我明天再来看你。”

    易欢把头偏开不看他,“小玥喜欢吃飘香楼的卤肉饼,小珎爱吃稻香馆的杏仁饼。”

    “我记住了。”颜子回离开之前,去跟儿女说了几句,“要听妈妈的话,好好照顾妈妈。”

    “爸爸,忙完事情,就赶紧回家。”颜珎嘱咐道。

    “好。”颜子回笑,原来欢儿是这样解释他不在身边的。

    “爸爸,玥玥要亲亲。”颜玥就知道撒娇。

    颜子回亲了下闺女的小脸蛋,摸摸她的脑袋,“小玥要乖乖的。”

    次日下午,颜子回带着卤肉饼、杏仁饼和易欢爱吃的雪花酥来了易公馆;易欢接过雪花酥,“颜总统有心,谢谢,我约了人打牌,麻烦颜总统留在这里陪陪小珎和小玥。”

    易欢故意出门,留空间让颜子回和儿女培养感情,易家人也都躲开,没有过来打扰他们。有了父亲的陪伴,颜玥越发的娇气了,“爸爸,玥玥要吃肉肉。”

    “爸爸,玥玥口渴,要喝水水。”

    “爸爸,嘴上有油,擦嘴嘴擦嘴嘴。”

    “爸爸,玥玥好爱你哟。”

    颜珎也变得比较活泼,在被颜子回举高高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易母轻轻推掇了易欢一下,小声道:“看到没有,孩子是需要父亲的,你不要任性。”

    “娘,前儿你还支持我的,要不要这么快就心软啊?”易欢噘嘴道。

    “拿乔也不要拿太久,免得伤了玄龄的心。”易母劝道。

    “我知道,我心里有数。”易欢笑道。

    接下来三天,颜子回都来易公馆看妻儿,只是他有耐心,颜夫人却着急,可是她找不到颜子回,抓颜子思,“玄龄是怎么一回事?他都回来好几天了,怎么还不去我的金孙接回来?”

    “这个我怎么知道?你要问七弟。”颜子思这几天都没见着颜子回,他又不是颜子回的副官,他也有事要忙。

    “我怎么问他?我要找得到他才行啊!我不管,你去告诉他,明天他要是不把我的金孙抱回来,我后天就亲自去找那个女人,她凭什么霸占我颜家的孙子。”颜夫人气呼呼地道。

    “行行行,你别吵,我这就去找七弟。”颜子思不耐烦地转身又出去了。

    两个小时后,颜家兄弟回来了,颜夫人开口道:“玄龄,我知道你政务繁忙,可是你要得体谅一下我这个做祖母的吧,我想孙子了,想得夜不能眠,吃饭都吃不下。”其实颜子回不去找易欢,她是暗暗高兴的,这说明颜子回不重视易欢。

    “你想见孙子?”颜子回明知故问。

    “是呀,你去把阿珎接回来吧。”颜夫人恳求地看着他。

    “就接他回来?”颜子回试探地问道。

    颜夫人翻了翻眼皮,阴不阴,阳不阳地道:“我也没说过不让她回来,是她自己不愿回来的,她要想回来,就回来好了。”

    “母亲如果一直是这个态度的话,我是不会接小珎回来的。”颜子回冷冷地道。

    “为什么不接回来?阿珎是颜家的血脉,她凭什么霸占?”颜夫人厉声道。

    “凭她是小珎的母亲。”颜子回答道。

    “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人,居然拦着不让祖母见孙子的,太过份了,不孝的东西,易家是怎么教女儿的?”颜夫人气得脸红脖子粗。

    颜子回眼中满是失望,“她没有拦着,只是我不想给母亲机会,不想让她们母子分离。”

    “我那有让她们母子分离了。”颜夫人嘴上否认,可目光躲闪,不敢与颜子回对视。她的确打算等颜子回把颜珎带过来后,就抱来自己养。

    “母亲,知子莫若母,知母莫若子,你想见阿珎,就好好想想该怎么做?”颜子回站起身,“母亲,不要去打扰易家人的生活,否则不仅会见不着孙子,你还会失去儿子。”

    颜夫人一震,“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颜子回在颜夫人的注视下,上楼去了。

    颜子思抬腿要走,想了想,回头道:“母亲,你要想阖家团圆,早日抱到金孙,就改改对七弟妹的态度。”

    颜子回收拾好行李,次日,带着行李出现在易欢面前。易欢一脸愕然地看着他,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搬过来和你们一起住,岳父岳母都已经同意了。”颜子回理所当然地道。

    “好,我让人给收拾客房。”易欢挑挑眉。

    颜子回摇头,“我不住客房,我要和我的妻子住一起。”

    易欢唇边露出一丝笑意,心里欢喜,却仍然嘴硬,“谁是你妻子啊?”

    “还能是谁?不就是你。”颜子回笑道。

    易欢傲矫地轻哼了一声,让人把颜子回的行李搬进了她的院子里,傍晚,唐双韵就把颜珎和颜玥哄去跟哥哥姐姐们去睡了,把空间留给夫妻俩。

    久别重逢的夫妻,躺在一个床上,能做的事只有一件,被饿了这么久的颜子回,能吃上肉了,当然要拼命的吃,第二天,易欢被儿女们堵在房里了。

    “妈妈,你不乖,玥玥都起来了,你还不起来,睡懒觉觉,不是好孩子。”颜玥噘着小嘴道。

    颜珎拧着小眉头,“妈妈,你是不是生病了?”

    “是,妈妈生病了,你们快出去吧,别过了病气给你们。”易欢缩在被子里,暗骂吃完就跑的臭男人。

    颜珎到底还小,对母亲的话自然也不会怀疑,牵着妹妹就出去了,“少霞姨,请你好好照顾我妈妈。”

    “小少爷,你放心。”少霞笑应了。

    颜子回就这样在易家住下了,夫妻俩本就没有什么矛盾,易欢也没有真的生他气,如是顺势就和好了。

    一月二十日,易欢吃过早餐后,坐沙发上翻看报纸,就看到一条也不知道算是好消息,还是算坏消息的头条,“沪东军陈大帅,于三日前病逝,享年六十二岁。”

    “这陈大帅死了,这南边怕是又要乱了。”易父在一旁道。

    易母叹气道:“唉,希望北边不受影响。”

    从这天起,颜子回留在家里的时间就比较少了,早出晚归的,这天颜子回从外面回来时,已快十点了,进门见易欢还在看书,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孩子们都睡了?”

    “早睡了。”易欢搂着他的脖子,“你累了吧?我帮你按摩。”

    说着,易欢爬到他身后,帮他按摩,“有没有舒服一点?”

    颜子回笑:“重一点。”

    “好的!”易欢加大力气。

    少霞走了进来,“姑……”见易欢在为颜子回按摩,转身又出去了。易欢见她出去了,拍拍颜子回的肩,“我拿精油帮你推背吧,会很舒服,还能消除疲劳。”

    “不用了,我不想弄得一身怪味。”颜子回拒绝。

    “不识好人心,这是我自己用来保养的,给你用已经是便宜你了,你竟然还嫌弃。”易欢怒道。

    颜子回见状,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浪费她的好意,笑道:“我不嫌弃,我是怕你辛苦。你不怕辛苦,那我就试试,是不是只要脱衣裳就够了?”

    “你先去洗澡,我不想一按一手灰。”易欢推掇他道。

    “颜太太,不能这么嫌弃你的男人。”颜子回捏着她的脸颊道。

    易欢拍开他的手,“快去洗澡。”

    颜子回凑过去,在她嘴角啄了一下,笑呵呵地去了浴室,等他出来,看易欢支着下巴在沉思,问道:“怎么了?”

    易欢轻咬了下唇角,道:“快过年了,我是出嫁的女儿,不好在家里过年,可是我又不想回督军府,怎么办?”

    “这有什么难办的,先前我们住的房子早就收拾好了,我们过两天搬过去就行了。”颜子回轻松地道。

    易欢眨眨眼睛,“我这么任性,你不生气吗?”

    “我太太是最懂事的小姑娘了,哪里任性了?”颜子回笑道。

    “初一我和孩子陪你回家拜年。”易欢还是决定退一步,谁让她是晚辈,颜子回能这么顺着她,容忍她,她也不能让他太为难,那个人毕竟是他的母亲。

    “好。”颜子回点头,他就知道他喜欢的姑娘就是嘴硬心软。

    “躺下吧,让你试试我的精油,这个是柠檬的,可以消除疲劳、安定情绪、治疗失眠。”易欢往里面挪了挪,示意他躺下。

    颜子回趴在榻上,易欢将精油倒在手上,给他推背按摩,边按边道:“你闭上眼睛。”

    看着颜子回眼下的青影,易欢轻叹了口气,这几天夜里,易欢一直能感觉得他在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似乎有些什么心事。政事,他不说,她不会多问,只能在生活上更体贴一些。

    “欢儿。”颜子回轻声唤道。

    “嗯,在呢。”易欢应道。

    颜子回又不说话了,易欢柔声道:“可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可以和我说的,即便我不一定有解决的法子,但你说出来,就不会觉得压抑了,再者你说的过程,也能将事情做个梳理,或许说完了,我没有什么想法,你或许就想到了解决的方法了呢。”

    颜子回唇角上扬,因易欢的安抚,浮躁的心情瞬间就平复了下来,沉思片刻,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最近在考虑华夏新军的未来。小珎……”颜子回叹了口气,“我不想他上战场,可是没有政绩,没有军功,他坐不稳督军和总统之位。”

    “玄龄,且不说小珎现在还小,就算他长大了,儿大不由娘,他是否愿意从军从政,还说不定呢。即便小珎愿意从军从政,有政绩,有军功,可其他人也未必就愿意推举他做督军和总统。还有,你正值盛年,那里需要这么早就考虑继承人的事。”易欢认真地道。

    “你说的,我不是没想过,可是华夏新军,是从颜军发展而来,父亲、大哥、二哥、我都为它的壮大付出过心血,你还捐赠了那么多的武器、弹药和物资,如果就这样拱手让给他人,我不甘心,日后也无颜下去见父亲。”颜子回虽在国外的军校里上过学,但内心仍有着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想法。

    易欢抿了抿唇,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应该知道,统一华夏后,你可以当任不让的做第一任总统,还可以弄个终身制,但是第二任以后,就没有名望可以这么做了。即使十年一届,还可以连任一届,也只有二十年。”

    “可你刚才也说了,那些人未必会选小珎。”颜子回皱眉道。

    易欢伸出一根手指,道:“那就只有一个法子,能保住颜家的荣光。”

    “什么法子?”颜子回问道。

    “君主立宪制。”易欢笑道。

    颜子回愣了一下,“你想让我称帝?”

    “这个皇帝和前朝的皇帝是不同的,君主立宪是在保留君主制的前提下,通过立宪,树立人民主权、限制君主权力、实现事务上的共和主义理想但不采共和政体。”易欢解释道。

    颜子回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易欢继续道:“君主是终身制的,君主的地位从定义上就已经高于国家的其他公民;你可以支持成立两个政党,由他们竞选,让人民投票,由谁担任首相一职,不由皇帝直接任命。内阁首相向皇帝负责,但皇帝无权干涉内阁的具体事务,颜家的子孙可以一直担任帝国的皇帝,却不用担心因为出了不肖子孙而导致国家灭亡,然后整个皇室被人斩尽杀绝。颜家后辈可以永享荣光,但没有实权。”

    颜子回凑上去,亲了下她的唇,“欢儿,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没有烦恼了,那我们睡觉吧。”易欢拉着他上床。

    有了解决法子,颜子回这一晚睡得很安稳,次日陪着两个孩子吃了早餐,才出门去政府大楼办公。易欢则和易母说搬出去的事,易母舍不得,“做甚要搬?家里又不是住不下。”

    “娘,我是出嫁女,虽然三个哥哥、三个嫂嫂都没意见,但久住娘家,脸皮太厚了。再说了,玄龄可不是上门女婿。”易欢抱着易母的胳膊道。

    “是搬回督军府吗?”易母问道。

    “搬到外面的洋房里去,我和他母亲相处不来,还是不要相看两生厌。”易欢淡淡地道。

    “远香近臭,她是你婆婆,你对上她,总是吃亏的,远着她好。”易母放心了。

    收拾了两天的东西,一家四口就搬了出去。离大年夜,也就十天的时间了,街上已有了过年的气氛,商家门都挂上了红灯笼,喜气洋洋的。

    “妈妈,这个就是我们的家吗?”颜玥站在客厅中间,左顾右盼地问道。房间早就修缮一新,那些弹孔都已看不到了。

    “是的,这就是爸爸妈妈和小珎小玥的家,小玥喜欢吗?”易欢笑问道。

    “喜欢,非常喜欢。”颜玥肯定地用力点头。

    颜子回和易欢的房间在了三楼,两个孩子的房间在二楼。易欢摸摸颜玥的脑袋,“小珎,带妹妹去看你们各自的房间,要添置什么东西?告诉妈妈,妈妈给你们买。”

    “谢谢妈妈。”颜珎礼貌地道。

    颜玥嘟起小嘴,易欢蹲下来,让她亲了一口。

    北方这边太太平平地准备过年了,南边闹得一团糟,陈大帅和颜督军一样死的突然,都没安排好继承人的事,但颜家这边,颜子回有大哥颜子思帮衬,再加上颜督军生前,就嫡庶分明,一直在扶持颜子回上位,和颜子回争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

    “少帅,他们商量要推举朱大年做下一任的总统。”朱大年是陈大帅的结义兄弟,在沪东军也很有声望,手中还掌握着沪东军第六步兵师、第七步兵师和第十六步兵师。

    陈泽杭脸色异常的难看,如果陈大帅再多活一两年,他就能将朱大年手上的兵力给夺过来了,可惜陈大帅在这个时候死了,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毕竟华夏新军还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可不想,这边跟朱大年打得不可开交,华夏新军南下,将他们一窝端。陈泽杭屈指在桌面上叩了几下,道:“我去找他谈谈。”

    陈泽杭和朱大年怎么谈的,无人知晓,最后的结果就是朱大年支持陈泽接管沪东军,做南方新政府的总统;朱大年成为了副督军和副总统,并且兼任豫省和秦省的巡阅使和经略使,总领两省的军政事务。

    “朱大人,竖子心狠,他这是想让你做屏障。”幕僚对朱大年道。

    朱大年摸着胡子笑道:“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离了沪城,我才更好施为。”

    “就怕他会让人在路上动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让大伙收拾好,等过了年,咱们就走。”朱大年是不甘于在人下的,现在机会难得啊。

    颜子回一直关注着南边的动静,知道陈泽杭此举,笑道:“看来不用我们帮他们分裂,他们自己就四分五裂了。”

    “可惜,没能打起来。”颜子思叹道,又有好几年没战打,颜子思手痒痒了。

    “早晚会有那么一战的,大哥莫急。”颜子回笑道。

    “你明天回不回督军府过年?”颜子思问道。

    “初一回去拜年,我们会带孩子们一起去。”颜子回答道。

    “好,那我回去告诉母亲。”颜子思笑道。

    “大哥,谢谢。”颜子回诚恳地道。

    “我们是兄弟,用不着跟我讲这客套。”颜子思起身离开。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政府部门都放假了,颜子回带着儿女们玩,易欢又清点了一遍明天带去督军府的年礼,到了下午四点多钟,就让厨房里动手做年夜饭了。

    六点钟,十碗菜上了桌,有鸡有鱼有鸭有肉,易欢笑道:“十全十美。”

    “都坐下。”颜子回笑道。在国外数年,宋瀚和少霞都陪着一起吃饭,今天过年,自然也一起坐着吃年夜饭。

    “你们俩小家伙就不能喝酒,就喝果汁吧。想喝苹果汁还是橙汁?”易欢问道。

    “玥玥要喝苹果汁,橙汁酸酸的,不好喝。”颜玥是个挑嘴的。

    “我和妹妹一样喝苹果汁。”颜珎都随着颜玥的意思的。

    少霞给两人倒上果汁,给自己也倒上果汁,易欢眸中闪过一抹诧异,却也没说什么,倒了杯葡萄酒给自己,颜子回和宋瀚喝白酒。才吃了几口,少霞突然捂住了嘴,跑开了。等她再回到桌上来时,易欢问道:“想吐啊?是不是有喜了?”

    少霞脸红红地点头,“快两个月了。”

    “广友,恭喜恭喜。”颜子回冲宋瀚拱手道。

    宋瀚笑得见牙不见眼,他比颜子回也就小两三岁,结婚也是结得很晚了。

    吃过年夜饭,放了烟花,就在暖厅里守岁,颜珎和颜玥年纪还小,守到九点钟就呵欠连天,易欢领他们回房,让他们睡下了,她和颜子回到是守过了子时,才洗漱上床睡觉。

    易欢在床上辗转反侧,颜子回搂住她,“怎么了?是不是我今晚没弄你,所以睡不着?”

    “去你的。”易欢在他腰间轻拧了一把。

    “那为什么睡不着?”颜子回问道。

    “没什么,睡吧。”易欢闭上了眼睛,有些话不能和他说的。

    颜子回亲了亲她的额头,“放心,没有人能分开你们母子的。”

    易欢睁开眼,看了看他,唇角微扬,“我信你。”

    沉沉入睡,一夜好梦。

    第二天,正月初一,易欢给两孩子换上新衣,戴上新帽,跟着颜子回去督军府给颜夫人等人拜年。

    颜夫人盼了一个多月,总盼来了金孙,一把搂过颜珎,心肝宝贝的一阵乱喊,亲颜珎的脸颊和额头,把严谨的颜珎亲得满脸通红;颜珎不习惯她这种热情,小手不停地推掇,扭着头,向父母投去求救的眼神。

    “母亲,你吓着小珎了。”颜子回上前解救儿子。

    颜夫人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我是他祖母,我疼他还疼不过来,怎么会吓着他?”

    颜珎已跑到易欢身边去了,他毕竟年纪还小,看向颜夫人的眼神都透着害怕,要不是素来懂事,他都要直接说,他不想留在这里,他要回家的话了。

    大过年的,颜子回忍住脾气,道:“母亲,儿子给你拜年,新年万事如意,儿子祝你身体康健。”

    “新年好。”颜夫人冲着颜珎招手,“阿珎快过来,祖母特意找人给你打了块长命金锁,戴上戴上。”

    颜珎根本不敢过去,易欢只得拉着他的小手,带他过去,“小珎,快谢谢祖母。”

    “谢谢祖母。”颜珎飞快地道。

    颜夫人对颜珎那是打心眼里疼爱,等吃午饭时,非要颜珎坐她身边,还亲自为他布菜,至于颜玥,她连余光都没给过她。如此的偏待,颜子回心里是不高兴的,只是没表露出来,但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

    易欢一直担心娇气的颜玥会难过,谁知道颜玥笑嘻嘻的,丝毫没在意自己的祖母不待见自己。等吃过午饭,颜子回就找了个借口,带妻子儿女离开了,回家的路上,易欢搂着颜玥,“宝贝,爸爸妈妈疼你啊。”

    “玥玥这么乖,爸爸妈妈就应该疼我呀,我中午吃了小青菜。”颜玥笑着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易欢亲了亲她的脸,“真是爸爸妈妈的好宝贝。”

    正月初二,出嫁女回娘家,易父和易母对颜珎和颜玥是一视同仁,兄妹俩一人一个大红包。

    初三初四,易欢就带着两个孩子去蓝家、苏家去拜年。

    等到初六,假期结束,颜子回去工作了,易欢走访了一下城里的几家蒙学院,挑了一个外国传教士开的,私密性和安全性都不错的蒙学院,把两个孩子送了过去。

    “你俩个要乖乖的,下午妈妈在来接你们,要相互照顾,不要欺负人,也不要被人欺负。”易欢交待清楚后,就离开蒙学院,去清婉。

    每天早上,易欢亲自送两人去蒙学院,下午四点多去接回来,家常的日子过得平静,军政上的事,易欢并不太关心,不过颜子回偶尔会跟她说上那么一两句,易欢知道,他有安排人去那位豫省和秦省的巡阅使和经略使朱大年身边。

    “总得让他先闹起来,我才能师出有名。”颜子回靠在摇椅上道,他并不愿做一个挑起战争的人。

    “要是能和平解决就好了。”易欢还是不怎么想打战的。

    “我尽力而为。”颜子回也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

    六月中旬,花旗国那边汇来了两笔款,一笔是一千万的,一笔是三百万。颜子回拿着一千万的汇票回来了,“现在不打战,财政上已不吃紧,你不用让国外汇款过来了。”

    “现在是不打战了,可以后还是要打的呀,钱多总比钱少好,你尽管拿着用吧,等日后华夏统一了,这些都可以归为皇家的私产。”易欢回国之前就安排好了的,每半年汇一次款,给政府那边的是一千万,给自己的是三百万。

    “好,听你的。”颜子回拿这笔钱,自己好生安排打算。

    七月初,朱大年被人撺掇着,对晋省晋城的煤厂动了手,颜子思得知后,立刻跟颜子回说:“这一战,我去打,这一战,你要不派我去,那我就……就……”

    “就怎么样?”颜子回好笑地看着他。

    “我就,我就吃不饭,我饿死我自己。”颜子思在自家弟弟面前,也说不出狠话。

    “好,派你去,记得打个胜仗,一次就将姓朱的打怕。”颜子回笑道。

    “放心,胜仗包在我身上。”颜子思意气风发地走了。

    练兵千日,用在一时,华夏新军如猛虎下山,七天后,就传来了第一个捷报,颜子思可没有什么穷寇勿追的想法,带着第一步兵师和第一炮兵旅继续打了过去。

    朱大年节节败退,也急了,发电报去沪城,向陈泽杭请求支援;陈泽杭接到他的电报,简直快气死了,“颜玄龄没先动手,他到派人去挑衅,他这么能,咋不上天?”

    孙光远等他发泄完,道:“大帅,朱大年死有余辜,但豫省和秦省不能就这么被颜玄龄占了去,只能发兵,去救他一救了。”

    陈泽杭也明白这个道理,调兵遣将,去救朱大年这个蠢货;颜子回接到了沪东军调动的情况,立刻派后增援,大战即将展开。就在这里,易欢再次有孕。

    上次易欢怀孕,颜子回没有陪在身边,这次她再孕,他体贴到连路都不愿让易欢多走,非要抱她上楼,弄得易欢哭笑不得,“颜总统,颜督军,颜先生,我是怀孕,我不是断腿啊!再说了,上楼你抱着我,万一失手,可是会一尸两命,安稳点,你还是搀扶着我上楼就好了。”

    颜子回这才放她下来,小心翼翼地扶她上楼。还告诉儿女,“你们可不要像以前那样猛地扑向你们妈妈,妈妈肚子里已有了小宝宝,就是你弟弟妹妹。”这话主要针对的是颜玥,颜玥爱撒娇,颜珎是个规矩的孩子。

    “妈妈肚肚里,又有两个小宝宝吗?”颜珎懵懵懂懂的知道,他和妹妹是一胎生出来的。

    “不,妈妈肚肚里就一个宝宝。”易欢已检查过了,确定是个单胎。

    “那爸爸为什么说弟弟妹妹?”颜珎问道。

    易欢解释道:“那是没确定里面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只有生出来了,才知道是弟弟或者是妹妹,懂了吗?”

    “懂了。”颜珎点头道。

    颜玥也跟着哥哥嚷嚷,“懂了。”

    易欢怀孕的事,易家人知道了,易母带着补品过来看望女儿;颜夫人刚跑过来,“你现在怀孕了,身子重,要养胎,照顾阿珎,肯定很吃力,这样吧,我把阿珎接过去养。”

    “不劳烦母亲了,小珎如今在上蒙学院,我照顾起来并不费力,母亲还是好好的安享晚年吧。”易欢淡淡地答道。

    “蒙学院里那些人照顾的那有我这个当祖母的精心,你要真孝顺,就让我接走阿珎。”颜夫人坚持道。

    “母亲,你还是去问玄龄的意思吧。”易欢把事情推给颜子回,谁让她是他的亲娘呢。

    “玄龄素来听你的话,你说什么是什么,你同意了,他还能反对。”颜夫人又有一个多月没见到颜子回了,让她向哪儿去问颜子回的意见?

    “我的意见已说得很明白,我不会让母亲接走小珎的,母亲若非要接小珎,那就让玄龄跟我说,只要他能说服。”易欢强硬地道。

    颜夫人气得指着她诘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态度?有这么跟长辈,跟婆婆说话的吗?”

    “我累了,宋瀚,替我送颜夫人出去。”易欢和颜夫人早就撕破脸皮的了,看在颜子回的份上,她已经退了一步,又一步,这颜夫人消停了几个月,又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颜夫人被宋瀚送出了门,到了傍晚,颜子回从外面回来,易欢就把这事告诉了他,“我说话也许难听了些,但我是真不想让母亲教养小珎。”

    “小珎在蒙学院很好,这事我明天亲自去跟她说,你别放在心上。”颜子回心里很恼火,易欢怀着身孕呢,就不能让她开开心心的吗?

    次日,颜子回就去了督军府,对颜夫人道:“你若在蓟州城住着不舒坦,我派人送你回盛京老家。”

    颜夫人哭了起来,“我就是想带带孙子,怎么就不行了?你这个娶了媳妇就忘了娘的白眼狼,你就知道偏帮你的媳妇,还要把你娘送到盛京老家去,你这个不孝子。”

    “母亲想让做儿子的孝顺,就不要总做一些令人愤怒的事。以后我还会带小珎回府来看你,但你想接小珎养在身边的事,就不要提了。”颜子回沉声道。

    儿子不站在自己这边,颜夫人也闹腾不起来,为了不被送回盛京去,她又安分了。

    转眼到了九月,秋分这天,少霞十月怀胎期满,生下了一个五斤九两的小子,宋瀚给儿子取名宋哲。易欢特意打了一套银质的长命锁、手镯、脚镯给他。

    秋去冬来,又到一年岁末,华夏新军稳扎稳打,夺取了豫省一半的地盘,攻打镐京时,有些难打了,清晨六点三十分,华夏新军开始向镐京发动进攻。

    (战争不能详写,省略两千字),最后动用了飞机,战斗机的投入,让战局立刻倒向了华夏新军,而这时,收到了西咸城发来的密电,颜子回看罢,面露惊讶之色,坚守西咸城的是朱大年的侄子朱贵成,朱贵成要投降,把电报递给总参谋长,“你看看。”

    总参谋长很快看完电报,沉吟片刻,道:“督军,这件事来太过蹊跷,怕是要慎重一些才好。”

    “现在这个情况,他想耍花样也耍不起来,安排人去跟他谈谈,若是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少一点伤亡也是好的。”颜子回到是希望陈泽杭也能这么识时务,可惜这是奢望,这战也不知道要打几年。

    总参谋人安排人去找朱贵成,这个朱贵成没有耍花样,他是真的变节投降了,西咸城被纳入了华夏北方政府的管治。朱大年得知后,泼口大骂,“那小子耳后见腮,果真不是个好东西。”

    可惜再怎么骂也没用,华夏新军仍在步步推进,一九三一年二月,豫省已尽归华夏北方政府;三月六日,易欢阵痛,被送进了医院,这次守在产房外的人就多了,易父易母、易家三兄弟、易家三妯娌、易欢的两个姐姐,陆诗音、王红,加上颜子回。

    “怎么这么久?”颜子回双手互搓,不停地走动。

    “玄龄,你坐下,你走来走去的,走的我眼花头晕。”易母听到里面的惨叫声,心跳得飞快。

    听岳母这么说,颜子回不得不坐下了,可还没坐一分钟,他又起来,“怎么还没生出来?”

    “小妹才进去不到半个小时,妹夫,你不要着急,你急也没用。”易欩劝道。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里面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易欢生下了颜子回的第二个儿子。过了一会产房门打开了,易欢被推了出来,一个孩子可比两个孩子好生,易欢还没累得睡过去,但也没什么力气,冲着颜子回笑了笑。

    颜子回帮她把额上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别在脑后,亲了亲她的额头,“欢儿,辛苦你了。”

    易欢被送进病房没多久,杨一华就过来禀报道:“督军,鄂省高官和平起义了。”

    “好。”颜子回大喜,统一华夏指日可待。

    易欢在医院住了三天,就出院了,颜子回也给小儿子取好了名字,叫颜珽。颜珎和颜玥都很喜欢这个小弟弟,易欢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这小儿子长得还是跟颜子回很像。

    “明明是我生的,为什么都长得像你呀?”易欢抱怨道。

    “是我的种,当然像我。”颜子回笑道。

    易欢娇嗔地横了他一眼,解开衣扣,侧转身子给孩子喂奶。颜子回凑过去看,见颜珽边吸奶,边用另一只小手护着另一个,伸出手指戳戳他的小脸,“小子,这是我的,暂时给你用一下。”

    “说得什么话,一边去。”易欢面红耳赤地推开他。

    鄂省的和平起义,让陈泽杭很受打击,他一直以为他能和颜子回分庭抗争的,可现在,华夏新军已经逼近,沪东军如果保不住皖省和苏省,沪东军就只能南下了。

    陈泽杭有在准备后路,可是还没等他安排好,一个噩耗传来,“大帅,闽省宣布独立。”

    紧接着又一个噩耗,“大帅,南洋那边冒出了一支武装队,袭击了合州,合州驻军发来电报,请求支援。”

    沪东城也不是乌合之众,想要一鼓作气将沪东军打败也是不可能的,不过沪东城和华夏新军打,败多胜少,就是胜也是小胜,败却是大败,到了一九三二年的年底,沪东军的地盘只剩下苏省了。

    “大帅,情况已经非常恶劣,必须尽快离开。”孙光远着急地道。

    “离开?去哪?”陈泽杭扫了眼抱着孩子的妻子。

    “大帅,可以去倭国,然后东山再起。”孙光远暗中做好了安排。

    陈泽杭还在犹豫,可他的妻子和母亲都哭劝他,“走吧,不能坐以待毙,倭国一定会支持你复国的。”

    陈泽杭考虑了良久,最终还是同意离开,“不能去倭国,去宝岛,让倭国人开船过来,帮我们运送士兵,只有尽量让多的一些士兵跟着撤离,这样才有反攻回来的可能。”

    “是,大帅,我这就去安排。”孙光远领命而去。

    “你们收拾东西。”陈泽杭有气无力地将妻子和母亲打发走。

    沪东军要撤离,被情报人员得知,立刻向蓟州城发了电报。颜子回看着电报,皱眉沉思,“他要逃,会逃去哪里?倭国?”

    “谁要逃?”易欢正好送夜宵进来,听到了。

    “陈泽杭。”颜子回把电报递给她。

    易欢一愣,想起另一个时空的常凯申,“他应该会逃去宝岛。”

    “可是倭国那边有异动。”颜子回还有另一份情报,“会不会逃去倭国?让倭国人支持他。”

    “他应该不会去倭国,在倭国他会受制于人,而且倭国地方本来就小,安置不下那么多士兵,他只能带着士兵去宝岛,隔着海,华夏陆军也过去。他就可以在那里发展势力,即使无法反攻回来,他也能在那里自立为王。”易欢侃侃而谈。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颜子回豁然开朗。

    “你吃夜宵吧,别忙得太晚,我先去睡了。”易欢亲了下他的脸,转身离开。

    知道沪东军将于一九三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日大撤退,而倭人明目张胆的悬挂着倭国旗帜出现在华夏的近海处。颜子回便以倭国要攻打华夏为由,派华夏海军出击,“这是一血前耻的机会,华夏民众等你们凯旋而归。”

    “督军,卑职绝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海军几位舰长齐声道。

    二十七日,华夏海军的战舰驶出军港,他们将在茫茫的大海上,对前来接沪东军的倭国船予以打击。(不能详写,略,请见谅。)

    “大帅,走吧。”孙光远提着行李箱,站在陈泽杭的身旁道。

    陈泽杭叹了口气,局面明明很好,他和颜子回分江而治,他还没有动手消灭颜子回,事情就变成这样了,为什么会这样?一败涂地,他想不通。二十九日上午,陈泽杭带着心腹登上了飞机,普通士兵则排队前往码头,他们将乘坐船,去宝岛。

    飞机起飞半个小时后,倭国的船已有三艘被击沉,还有五艘见势不妙,往回逃窜。舰长放下望远镜,道:“送他们一程。”

    战舰追了过去,“轰轰轰”三炮连发,第三炮击中目标,另外两炮落到海里去了。倭国船上的船长,大声喊:“加足马力,快,加足马力。”就怕慢了,船被击沉,他要与船共存亡。

    码头上的沪东军远远地看着,慌恐不安,没有船,他们没法逃。也不知道谁喊了声,“投降吧,华夏新军不是说了,华夏人不杀华夏人。”

    一人喊,百人应,“投降,我们投降。”

    华夏新军顺利接管沪城,在飞机上的陈泽杭无法获知,飞了一个多小时后,飞机开始下降,不过陈泽杭并没有觉察到,直到飞机在跑道上滑动时,陈泽杭才感觉到情况不对,“这是哪里?为什么会停在这里?”

    孙光远也是一脸茫然。

    这时,外面有人开始喊话,“陈大帅,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下来缴械投降,督军大人对你们既往不咎。”

    陈泽杭这时候要还不明白出啥事,他就是一个大傻子。陈泽杭突然大笑,孙光远一惊,“大帅。”

    “颜玄龄果然厉害,我败得不冤枉。”陈泽杭灰心丧气,没有过多的挣扎,就让副官喊,他们愿意投降。

    舱门打开,陈泽杭等人将枪抛了出来,然后才走出来。围着飞机的华夏新军,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直到搜了身,才将他们带走。陈泽杭提出要见颜子回,于是他被送去了蓟州。

    颜子回知道陈泽杭被抓,高兴地告诉了易欢,“沪东军已不成气候了。”

    “恭喜颜总统。”易欢打趣地笑道。

    颜子回笑道:“同喜,同喜。”

    闽省的高官见机,通报全国易帜,南洋那边也停战撤退,华夏新军基本上统一全国了。一九三三年三月,颜子回宣布成立华夏帝国,他是第一任总统,没有急着登基称帝。

    帝国初建,尽管政局还比较混乱,满目疮痍,但是,华夏的统一,给了国人希望。大家相信,未来的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华夏终将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易欢提醒他道:“称帝一事,不宜太迟,现在民众还对帝王存着敬畏之心,时间越长,这种敬畏就会消失,到时候,你就是想称帝也不行了。”

    “我明白,我已经在部署了,半年之内,必见成效。”颜子回胸有成竹地道。

    易欢也就没再多管,专心喂养小儿子,教导大儿子和女儿。日子一天天过去,五月初,在颜子回的支持下,两党成立,八月中旬,万民请命,请颜子回登基称帝。

    颜子回没有弄什么三请三推的虚套,只说:“我要考虑考虑。”

    这一考虑,就考虑了九月份,颜子回同意登基称帝,颜夫人大喜,“我是太后,我是太后了。当皇帝,要三宫六院,我得为玄龄挑几个贴心的。”

    王红听到了,不屑地撇撇嘴,是为她自己挑贴她心的吧。王红跑去把这事告诉了易欢,易欢笑道:“母亲只怕要失望了。”

    颜子回选定了登基日期的同时,也颁布了婚姻法,华夏帝国施行一夫一妻制,不允许纳妾,养外室,非婚生子,一律没有继承权。身为华夏帝国的皇帝,他也一样要遵守法律。

    颜夫人果然大失所望,骂了句,“被那女人迷昏头了。”她再不满,也劝不动颜子回。

    十月十六日是颜子回登基的日子,清晨,他换上崭新的墨蓝色的军装和长裤,金色肩章,胸前配着勋带,易欢将同色系墨蓝色厚呢军帽上给他戴上,笑赞道:“皇帝陛下真是英武不凡。”

    看着巧笑嫣然的妻子,颜子回低头,轻啄了下她的唇,笑道:“皇后娘娘美艳动人。”

    夫妻俩说笑了几句,带着三个孩子,出门去祭坛祭天;颜子回坐第一辆汽车,易欢带着三个孩子坐第二辆汽车,当汽车经过长街时,民众们响起了狂热的欢呼声,“皇上万岁,帝国万岁!”

    颜子回打开车窗,向民众挥手示意,民众的欢呼一浪高过一浪,不过随后,就被张辽天以安全为由,剥夺了他这个权力。华夏国内看似太平了,但还有许多危机没有清理掉,还要需要时间。颜子回的两个儿子还年幼,颜子回若是出事,华夏崛起之路就要被迫中断,华夏说不定又将陷入战争的乌云之中。

    登基后,颜子回进行了封赏,他就一个妻子,易欢理所当然就是皇后,他的生母就是太后。原督军府改建为圣宫,是太后以及他的兄弟们住的地方。另建一座新宫,名太初宫,是他和妻子儿女居住的地方,由慕孝峰亲自设计。

    接着是文武大臣的封赏,帝国的爵位,仍旧采用了公、侯、伯、子、男的封号,每个等级又分成了三等,论功行赏,皆大欢吉。封赏结束后,晚上庆祝晚宴。次日,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站在高高的城楼上,颜子回紧握住妻子的手,“真高兴有你,和我一起共赏这盛世繁华。”

    “我是你的妻子,我会永远陪伴在你身边。”易欢与他十指相扣。

    一九三五年九月,易欢生下了她和颜子回的第三个儿子颜珩。颜子回看着她苍白的脸,心疼地道:“不生了,以后都不生了。”这一胎,怀得太大,易欢生得很吃力。

    “好。”易欢觉得三儿一女也够了,在另一个时空很长一段时期都只能生一个。

    颜子回用了五年的时间,分步瓦解列强的势力,收回了海关。这引起了列强的不满,只是这个时候,帝国的军事力量已经进一步增强,统一的华夏已经无惧他们了,海关被顺利收回,接着就是租界。

    “我是时候功成身退了。”颜子回和易欢并肩站在阳台上,看着东方升起的太阳,轻声道。

    “这样你就有更多的时间陪着我和孩子们了,还能出访外国,环游世界,真是太好了。”易欢笑盈盈地道。

    一九四零年六月,颜子回发表宣言宣布辞去国家元首、军事督军等一系列职务,再次重申,帝国为君主立宪制国家,皇帝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内阁首相向皇帝负责,只是皇帝无权干涉内阁的具体事务!潜移默化,国民接受了这个体制,华夏走向了繁荣富强的道路。

    颜子回没有太多实权后,回归家庭,用所有的精力来培养儿女,在他五十岁这年,他宣布退位,“太子,这个国家就交给你了。”这些年,颜珎一直在他身边学习如何管理国事,已有能力胜任一国之君。

    “是父皇。”颜珎没有推辞。

    颜珽则接管了母亲的生意,爱漂亮的颜玥做了服装设计师,颜珩当了大法官。

    ------题外话------

    注:故事写成这样,是我始料未及的,因为有太多的不能涉及,收集到的资料浪费了一大半,写到最后,不得不完全背离大纲,完全架空了,给了颜子回和易欢一个圆满的结局。原本要写悲剧故事,却被我写成了喜剧。但不管怎样,我还是很喜欢这个故事的,希望大家也喜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