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狩猎太子是个技术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正妃?
    墨怀冰看着面前的白纸黑字,陷入了思考。

    ……

    “唉哟~”血灵儿觉着腰疼直起身子揉了揉腰,“我的腰啊!”

    血灵儿扭身一看,“咦~自己不是在想那些个玩意儿字吗?怎么……”

    再看看四周,旭东阳睡着了,而且还特么睡的真香,小橘子也睡着了……

    自己好像……也才醒吧!

    不对,墨怀冰呢?还有萧含寒那个二货和君杝。

    “我们怎么睡着了哦?”冰橘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血灵儿,还是血灵儿的叫声把她吵醒的。

    血灵儿给了冰橘一个大大的白眼,咦~怎么感觉衣服有些不对劲儿。

    血灵儿低头一看,自己怀中塞了一张白纸,不过也只塞进去了一半,还有一半在外面撑着,难怪自己不舒服。

    啊~白纸?

    血灵儿立马将怀中的纸抽出来,展开一看……

    “这……”冰橘在旁边看着血灵儿,欲言又止。

    血灵儿愣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冰橘,然后将那张纸又重新折好,然后揣好。

    “你还不起来啊~懒猪——”血灵儿走到旭东阳旁边捏着旭东阳的鼻子说到,略有几分俏皮可爱。

    “嗯~你可真烦~”旭东阳眼睛还没睁开就说话了,“小心我下次不给你们吃好吃的了……去一边儿去……”

    额……这话听得冰橘和血灵儿一脸黑线,这猪头说啥?说的是谁呢?是不是嫌安分日子过久了,不舒服,皮痒了啊~

    “旭东阳,我数三声,如果你还不起来的话,那么你可以选择躺着出去了。”血灵儿站离旭东阳一米远,举着手指头开始数数,“一……二……”

    “起了起了!别数别数!”旭东阳听到二字立马像打了鸡血似的爬起来,他可不想被打出去。

    血灵儿看着旭东阳这小样儿,朝冰橘眨眨眼:我是不是很厉害啊!

    冰橘表示不想和血灵儿说话,她就知道欺负人。

    “咦~他们呢?”旭东阳伸了个懒腰瞥见周围就只剩下冰橘和灵儿,于是开口问到,“怎么没看见他们啊?”

    “再睡下去你就知道了,你信么?”血灵儿眨着似黑宝石般的大眼睛说到,满脸的不怀好意。

    旭东阳点了点头,“哦,那我继续睡。”

    话罢,旭东阳果真坐下,趴在桌子上就睡了。

    血灵儿深吸一口气,这货绝对是脑壳有问题,肯定不是故意气自己的。

    冰橘看着旭东阳的幼稚行为,真是哭笑不得。转而看向血灵儿,说:“我们先下去吃早饭吧!至于他嘛……”

    冰橘向血灵儿眨了眨眼睛,继续说:“让他睡死得了,不要拦着他。”

    血灵儿觉得有道理,和冰橘准备下楼去吃饭。

    “听说今天有昨天没上的新菜式哦!”

    “是吗?那走快点啊!”

    ……

    旭东阳听着飘来的讨论声,她们还真放自己在这儿睡着不管啊……真是太坏了。不管了,我还是下去吃饭吧!反正屋里那些东西有昨天送去的食物,估计不会乱闹的。

    “主子,你觉得楼主是故意瞒着我们的吗?”君杝问坐在案前看折子的墨怀冰,血灵儿说百酒堂堂主是她亲戚,可是那是她的娘啊!她居然不告诉他家主子,要知道他家主子和他们这些外人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不知道……”墨怀冰回答,眼底陷入深思“也许吧……”

    ‘也许吧!’这代表什么?

    “主子您不生气?”君杝小心翼翼地问到,换是他,他肯定会生气的。

    “嗯~”墨怀冰拔高鼻音,慢慢的威胁气息,“君杝,最近你有点闲……不如,不如去帮厨房提水吧!”

    君杝崩溃~厨房里的水缸首先大就不用说了,数量也值得惧怕啊!由于厨子们懒,所以特地弄了三十四只大水缸在后院离厨房近的院子里放着,而且非常幸运的是……厨子昨天说水只剩一缸了……

    “主子……属下再也不敢了。”君杝立马跪下说到,他真滴不敢了。

    “不敢什么了?”墨怀冰抬了下眼皮问君杝,现在君杝的话倒是一次比一次多了……

    “属下不敢……不该随便议论楼主……”君杝抬头看了下墨怀冰,见墨怀冰微微皱眉,立马改口到,“属下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议论您的事情,属下没有做到侍卫的责任,属下该罚……但……”

    “但什么?”墨怀冰危险地眯了眯眼眸。

    我就是不想去提水而已……自己昨儿个才和主子去吃饭,今个儿就沦落去提水,这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吗?

    看着墨怀冰的样子,君杝哀叹一声,回答:“没,主子罚的好,我这就去提水。”

    “每一缸都提满,少一滴……你知道后果。”墨怀冰看着君杝离去的背影不轻不重地扔下这么句话。

    君杝脚步一滞,哎~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提血灵儿的事儿。

    经过这次被陷害一事儿,墨怀冰对于私底下培育的人更加严厉了,还有大家的行踪。

    墨怀冰还特地去找血灵儿商量了关于双方人手分配的问题,毕竟在这事儿上吃了两次亏了。

    血灵儿自然是高兴呐!本来还打算自己去找他,这下他到找了过来,不高兴那是骗人的。

    两人倒也还好,相处十分融洽。墨怀冰负责提意见,血灵儿负责回答。

    然而呢,血灵儿又比较依着墨怀冰,即使遇到问题,也是非常委婉的表达,不像对待旭东阳们一样,所以问题解决得倒也容易。

    “可恶~”墨水玉重重的锤向一旁的桌角,露出分外不满的神态,“又让他给逃过去了。”

    “没事儿~来日方长。”一个面上围着面纱的女子走出来说到,语气之中流露出来的是冷笑与不屑仿佛那人的小命此刻就握在她的手中似的。

    “说来这都怪满春楼那群家伙!”墨水玉一想起有人替墨怀冰去死,就非常地气愤,“也不知道他和满春楼是怎么回事。”

    闻言,女子面纱下的嘴角扬了扬,不就是个女子而已嘛,有人会管她的。

    “你现在先别忙着对付墨怀冰,毕竟这次你可能被有所怀疑了。”女子波澜不惊地说,这些皇子留一个是一个,多留一个,墨怀冰死的越早。

    墨水玉低眸想了想,觉得她说得有道理,自己现在确实有些危险,还是先蛰伏一段日子,便答到:“嗯,知道了。”

    “行了,以后有事儿我会喊你的。”女子抬手弹了弹衣袖说到,转身就走了。

    墨水玉瞥了一眼,倒也没管她。

    “我说怎么拉拢不了满春楼那个女人,原来她是墨怀冰那边的。”云若兮阴骘地看着面前的宫女太监愤愤说到,“看来这回反而让墨怀冰抱上一颗树了。”

    “娘娘~也要看那颗树有多大不是?”一旁的宫女说到,“就算再大,娘娘您不也一样搬得倒么?”

    云若夕看了大宫女一眼,嘴角绽开一抹笑容,“还是数你最识时务,最讨喜了,来人~赏。”

    宫女一听,心中甚是欢喜,连忙跪谢,“多谢娘娘恩典。”

    “哀家的首饰盒里好像有一只白玉手镯,就赏给你了。”云若夕满意地说道,反正不过是一只镯子而已。

    “谢娘娘。”宫女再次拜谢,她作为皇后娘娘的大宫女,自然知道云若夕所指的是哪一支镯子,那只镯子她可是很喜欢啊!

    “从现在开始,密切注意东宫和满春楼,一有消息立马来报。”云若夕就不信整不死墨怀冰,对了,还有满春楼的那个女人也不能放过。

    “是,奴婢这就下去安排。”大宫女嫣然一笑就退下去了。

    “常福~你说这冰儿跟那个什么灵关系怎么样啊?”墨萧看完手中的折子后倚在龙椅上问道。

    “回陛下,她叫血灵儿。”常福上前一步,首先恭敬地提示墨萧满春楼楼主的名字,然后自然是回答皇上的问题,“老奴认为,两人关系应当还可以。”

    “还可以?”皇帝挑眉反问,“怎么个可以法,你给朕说说。”

    “是。”常福见墨萧来了兴致,自然是十分乐意的,“皇家的势力估计没人敢冒犯,即使她有钱有满春楼,但得罪皇家不是明智的做法。血灵儿不可能不知道她替太子翻案,承担的是各个皇子的势力压迫甚至更大的皇家势力,但她依旧选择帮助太子,可见太子对她不一般。但至于怎么个不一般法儿,老奴倒是不好回答了。”

    “哎~”墨萧叹息一声,他的冰儿怎么能跟烟花女子染上关系呢?

    “对了,太子不小了吧!”墨萧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于是问旁边的常福。

    “是不小了,已然二十了。”常福点了点头回答,太子等皇子啊妃子啊的生辰他基本上都记下来了。

    “他还没有太子妃吧!”墨萧再次问道,他要把墨怀冰正妃的位置确定下来,不能让一个风尘女子占了去,不然太丢皇家的脸面了。

    “是的,太子房中妾室不少,但是太子妃倒是没有。”常福想了想回答,不过虽然太子妾室不少,但至少还没有诞下子嗣,不然这正妃都没有,嫡长子就出来了,倒是实在不合适啊!
    
    《狩猎太子是个技术活》来源:https://www.my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