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蚂蚁中文 > 霸王的恶后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不是还有紫色玄晶吗?
    《霸王的恶后》来源:https://www.myzw.net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不是还有紫色玄晶吗?

    莫悠然和完颜无痕在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莫悠然才恍恍惚惚地醒了过来,她给了完颜无痕一脚,这才穿上了外衣去开门。

    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阵寒气迎面袭来,莫悠然睁开眼睛一看,脸一下绿了,磅一声把门关上,立马冲到了完颜无痕身边,使劲地摇晃着他的身体。

    “起来!快点起来,有个脸色发绿的老鬼来了,还有长长的头发。”莫悠然紧张地大声喊道,可是完颜无痕只是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然后又继续闭上眼睛睡觉,他以为莫悠然又在玩她。

    莫悠然急了,一把在完颜无痕身上就是一捏,完颜无痕眼睛一睁从床上跳了起来。这女人还真是舍得下手,他疼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你疯了,还让不让我活?”完颜无痕满脸怒火地对莫悠然大声吼了出来。

    “让你活,不过你得先让我活下来。”莫悠然记得都快哭了,一头扎紧了完颜无痕的怀抱,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完颜无痕不解地拍了拍莫悠然的肩膀,看了看门口的方向,使劲地闻了闻并没有感觉到有妖气的来临。他起身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外面已经是星空满照,天空还是一片晴朗,把脑袋伸了出去瞄瞄,月色还真是不错,这女人在恍什么?

    完颜无痕刚一转头,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感觉到了身边的妖气。马上把脸转过去,阴毅和乔梦贤已经各自站了一方,在院子里像他投降了憎恨的眼神。

    “起来吧!那两小子又来了。”完颜无痕无奈地看着莫悠然,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停息下来?

    “又来了,不是个老的?”莫悠然身上只打哆嗦,一听到是乔梦贤和阴毅这才从墙角上挪到了床边上。

    完颜无痕走了过去,撩了撩她额前的秀发,在她额头上吻了吻。看来今天他们三个肯定有一个要死了,不然就无法平息男人之间的怒气。

    “我出去看看好不好?”莫悠然不相信只有那两个小的,明明还看到一个老的。

    “去看吧,反正那两个男人也是为了你而来的。”完颜无痕无力地说道,穿上自己的衣服,带上自己的佩剑,快速地走出了屋子。

    莫悠然也觉得有些累了,穿上鞋子懒洋洋地走了出去,顿时一阵寒气袭来,她害怕地又往后退几步,仔细看了看确定没有个老的,这才走出了门口。

    “各位今天怎么又来了?悠然已经说过了,除了这里姑奶奶哪里也不去!”莫悠然又一次明确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过看上去还想没起什么作用。

    三个男人并没有理会,因为今天来的目的并不单单因为这个女人。阴毅答应黑山姥姥要把莫悠然身上的紫色玄晶带回去,还要把完颜无痕置之于死地,所以今天他是有备而来。乔梦贤也是另有了目的,不仅要把莫悠然带回去,还要把蓝色眼泪夺到手里。

    完颜无痕已经感觉到他们眼中明显的杀气,眼睛在黑夜里扫视了一番,他看到了那双锐利的眼睛,是黑山姥姥。原来悠然看到的是真的,果然来了个老鬼,再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屋檐之上还站着个妖女,正是那艳丽冰冷的银冰。看来今天要对付的不那么简单,不过还好他也感觉到了独孤风的存在。好了,现在几个方向都站了不同的妖,今晚这一战不名言都难了。

    阴毅最忍不住气,就在完颜无痕转身的时候便抽出了自己的宝剑,快速地闪身直接刺向了完颜无痕。完颜无痕一个后空翻,一脚踢在了阴毅的胸口上,转身便拔出了腰间的宝剑。一道道剑影在天空中划出了道道印记,两个男人在速度中竞争着,看得下面的莫悠然眼睛都花了。

    莫悠然揉了揉眼睛,转身又看到黑山姥姥站在自己的身后,一转头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女人就是黎雪儿,她一把把莫悠然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黑山姥姥想一把抓过去,却被乔梦贤的弹指间重重一击。

    黑山姥姥与乔梦贤打斗起来,黎雪儿拉着莫悠然躲到了一边。

    “悠然,你傻了啊?黑山姥姥会要了你的小名,你怎么还不知道躲?”黎雪儿记得摇晃着莫悠然的手臂。

    “你是谁?”莫悠然觉得这眼神看上去很亲切,歪着脑袋看着黎雪儿。

    “我是黎雪儿,你的好朋友,看到屋顶上那个男人没有,那个叫独孤风,是紫凌王朝的守护者,你是紫凌王朝的公主,现在没时间跟你说什么?有时间再跟你慢慢解释,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黎雪儿已经看到了银冰的目光,那一丝的冷笑中带着杀气,她知道那个女人肯定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开。

    一道月光忽然照射到莫悠然的身上,她感觉到胸口有一丝温热,把怀里的紫色玄晶掏了出来。紫色玄晶吸收了月光的精华,很快放出了强烈的紫光,紫光把整片后院全都照亮了,乔梦贤一个分心,黑山姥姥乘机使用了玄冰掌,一掌下去竟乔梦贤变成了冰人。

    完颜无痕此刻也开始分心,他转身就像飞跃到了莫悠然的身边,阴毅紧跟在后面追了上去。莫悠然以为阴毅要对完颜无痕出手,完颜无痕脚刚落地被她拉到了身后,黎雪儿慌忙出手一掌打了出去,阴毅还没反应过来,被这一掌重重地击倒在地。

    黑山姥姥一看孙子被打,转身就一掌打向了黎雪儿,屋顶上的独孤风忍不住了,一个翻身挡在了黎雪儿的面前。完颜无痕毁剑冲上了阴毅,阴毅昏昏沉沉地站了起来,一转身便看到那长长的剑插入了自己的胸口,血滴滴答答地掉在了地上,完颜无痕把手中的长剑旋转了一圈,这可不是普通的剑,一般的小妖如果被这一见刺上去可以魂飞魄散。

    阴毅虽然身上有很高深的法力,可却无法抵挡着剑气的威力,他可以看到自己的血在地上很快地凝结起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许从此就再也无法移动自己的步子。

    “毅儿!”黑山姥姥撕心裂肺地大声叫了起来,那声音足可以让在场的各位鸡皮疙瘩全都冒出来,他不顾一起地已经到了完颜无痕的身边。

    莫悠然想上前一步把完颜无痕拉到一边,黎雪儿根本就不放开自己的手。

    “无痕小心!”莫悠然的嗓音感觉在这一擦那就要撕裂一样,记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独孤风飞身上去想拦住黑山姥姥的举动,可惜他的法力根本就不是黑山姥姥的对手,刚一上前就被黑山姥姥散发出来的怒气化成了法力给震出数米之远。

    银冰则飞身到了乔梦贤的身边,嘴里念叨了几句,乔梦贤在冰里闭上了眼睛,又见挥手间,乔梦贤消失在黑夜中。

    完颜无痕拔出阴毅胸口的长剑,往后大大地退了几步,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一股很强大的力量给飞了出去,他躺在地上大大地喘着气。黑山姥姥并没有罢休,快速地闪身避开独孤风的追击,又是重重一掌打在了完颜无痕的背上,伸手间把他脖子上的蓝色眼泪抢入手中,哼哼了两声又回到了阴毅身边。

    “无痕!无痕!”莫悠然甩开了黎雪儿的手,眼泪纷飞地冲到了完颜无痕的身边,摇晃着他的身体。

    黎雪儿和独孤风也都跟了上去,只有银冰还站在旁边冷笑着,静观下面将要发生的事情。

    黑山姥姥摇晃着阴毅的身体,却发觉他的能量已经开始挥发,手和脚开始变得僵硬。黑山姥姥已经感觉到没了希望,他转身看向了莫悠然怀中的完颜无痕,咬牙切齿地张开了双臂,让自己的身体马上靠了过去。

    莫悠然抬头就看到了黑山姥姥,她把自己的身子凑了过去,紫色玄晶的光芒四射,顷刻间莫悠然的一切记忆都回来了,她伸出了双掌准备接住黑山姥姥的一掌,却被一个力量甩到了一边。

    只见完颜无痕汇集了自己身上的所有法力接住了那一掌,黑山姥姥却在一掌过后,又一次凝聚了一掌,快速地打了出去,完颜无痕的身子被飞出了数米。黑山姥姥还是没有罢休,乘胜追击,此时一阵大风狂起,吹得大家都睁不开眼睛。

    莫悠然身上一阵寒栗,她的心一下全凉了下来,知道这次黑山姥姥肯定要毁掉完颜无痕的千年道行,她脚都软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独孤风和黎雪儿飞身上去帮忙,只见两个旋风却把他们支到了墙角。看不清楚面前发生的一幕。大风中,黑山姥姥一掌接一掌地打在了完颜无痕的胸口上,完颜无痕没有了蓝色眼泪,身体里的法力全都施展出来,如今已经成了一身空架子,任凭黑山姥姥在风中蹂躏,嘴里不停地喷着鲜血。

    黑山姥姥冷冷的一笑,既然完颜无痕可以让毅儿失去上千年的法力,那自己也可以让他变成个一无是处的凡人。

    完颜无痕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他无力地喷出了最后一口鲜血。只见黑山姥姥顿时闭上了眼睛,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完颜无痕的魂魄离开了身体,他感觉到已经不能把握自己,恍惚间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漩涡,狂风中直接被卷了进去。

    大风过后听到了黑山姥姥猖狂的笑声,他抱起了地上的阴毅,长发一瞬间便成了白色,阴冷地消失在黑夜之中。

    “无痕!无痕!”莫悠然眼泪纷飞,感觉到完颜无痕身上连一丝体温都没有了,妖不是不会死的吗?为何他却闭上了眼睛。

    “悠然!悠然!”黎雪儿和独孤风走上前去看个究竟。

    “快点看看!快点看看!无痕不会死的,不会的!”莫悠然哭得已经泣不成声,手上沾满了完颜无痕蓝色的血液。

    “奇怪!他的身体虽然没有了气息,不过却还抱住了原神,只是魂魄却少了。”独孤风把了把完颜无痕的脉搏,刚才黑山姥姥那阵黑风……

    “不可能的!完颜无痕不可能死的!”一旁的银冰看上去比莫悠然更加激动,这个自己梦寐以求的男人,这个大名鼎鼎的妖王竟然不堪一击,她不能接受,绝对不能接受!

    莫悠然闭上眼睛使劲地哭着,为何自己要在这刻才能恢复记忆,要在他离开的这一刻。这个妖男子怎么可以这么不讲信用,他不是说好要陪自己一辈子的吗?可现在却把自己丢在这冰冷的人世,她不要紫凌王朝了,不要成为什么公主,她只要他活过来。

    “悠然,妖跟人不一样,如果没有魂魄,就像人死了一样,只有把他的魂魄找回来才能让他再次苏醒过来。”独孤风眼里也沉寂着伤感,可是这魂魄的东西并不是妖界可以掌握的,既然黑山姥姥要惩罚完颜无痕,那他的魂魄估计也不会被藏到阴地之内。

    “那快去找啊!你们都呆着这里做什么,还不块去把他的魂魄找回来?”莫悠然急得对独孤风和黎雪儿大声吼了起来。

    黎雪儿和独孤风能够离开莫悠然现在的心情,他们都低下了头。找一个人的魂魄很简单,可要找一个妖的魂魄,又是被黑山姥姥藏起来的魂魄,那可要比登天难多了。

    “你们不是有法力的妖吗?为何现在都傻了眼,无痕,你这个坏东西,怎么可以把我独留在世间,哇……”莫悠然痛苦地大哭起来,现在观音菩萨如果可以出现就好了,估计也只有她老人家才能救无痕了。

    天边上出现了一道白光,白光过后走出来一个帅气的男人。莫悠然一抬头就对上了男人的眼神,她认识这个男人,他是死神,那个帅哥死神。

    “死神哥哥,救救我的无痕吧!”莫悠然放下了完颜无痕冲到了死神的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黑山姥姥刚才用磁场改变了空间,原本需要投胎的灵魂却被他用完颜无痕的魂魄掉了包,如果你要把他的魂魄带回来,必须要唤醒他的记忆,否则他的尸体虽然不化,却永远都不能再醒过来。”死神把地上的莫悠然拉了起来,他无奈地摇晃着脑袋,看着已经哭得不像人样的莫悠然。

    “那你帮我,我要去唤无痕的灵魂,我要去!无论大山火海我都要去!”莫悠然用力地摇晃着死神,死神笑了笑没有说话。

    “怎么了?需要什么报酬吗?我可是个穷人,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莫悠然用袖子抹了抹眼泪,狠狠地瞪了死神一眼。

    娘的!人间已经够黑暗的了,到处都是贪官,没想到地狱也有,哎……我的无痕完完了!她心里不爽,非常地不爽。

    “你不是还有紫色玄晶吗?”死神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没脑子,把地府看成了什么地方?既然如此,那耍耍她也无所谓。

    “你……”莫悠然气得说不出话来,她的手在半空中颤抖起来。

    死神哈哈哈大笑起来,在莫悠然面前挥了挥手,面前出现了一道白色的门,门打开了,闪烁着光芒,让大家都眼前一亮。

    “这是什么?”莫悠然瞪大眼睛看着死神哥哥。

    不知道这位帅哥到底心里打什么注意,不过这门看上去好像是一道时光隧道。电视上也经常看到这样的场面,不过他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她可不想再次穿越到一个沙漠的地方,估计没把无痕的魂魄找回来,自己的命都得拉下。

    “哈哈哈!紫色玄晶对我一点用处都没有,去吧!你能够看明白,怎么?不是说刀山火海都能闯吗?”死神又是一丝笑意,眼睛已经转移到旁边的银冰身上,看来注定的一段纠缠还是要上演。

    “真的要我去沙漠,好!去就去!米什么大不了的。”莫悠然昂首挺胸地看着死神,再看看地上躺着的完颜无痕,咬了咬牙齿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去吧!要救完颜无痕,就要去唤醒他的灵魂,唤醒他对你的爱。”死神指了指那扇开着的门,一瞬间也消失在他们面前。

    莫悠然看着那扇门,迈出了步子,却又被黎雪儿拉了回来。

    “你真的要去?”黎雪儿觉得刚才死神看银冰的眼神有些奇怪,就怕又只是一个骗局。

    “去!放心,那是死神,我相信死神是不会骗人的。”莫悠然拉着黎雪儿的手,她知道她担心自己,可是自己更担心完颜无痕。

    “可是……”正当她们犹豫的时候,旁边的银冰忽然闯进了那扇门里。

    “我要去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看好完颜无很的身体,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他带回来的。”莫悠然话一出,也冲进了那扇门。

    顿时天昏地暗,莫悠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旋转着,昏昏沉沉就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新局面的来临。

    喧哗的街道,在黑夜来临的时候平静了一些,一座繁华的大厦灯光依旧普照。办公室里一个男人嘴里吐着烟圈,看着报纸上面的绯闻,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咚咚咚!

    “进来!”

    “洪总,有位叫银冰的小姐过来找您!”秘书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看着太子也脸上的表情,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小声起来。

    “叫她进来!”洪无痕连头都没抬,看也不看秘书一眼。

    他就是洪无痕,完颜无痕的来世,依旧是个万千宠爱的男人。在花丛中飞翔的感觉让他变得非常地自恋,加上有赫赫有名的身世,普通的女人他一般看都不多看一眼,能跟他在一起的女人,他都觉得她们是幸运的。

    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女人,低胸吊带,樱桃般的双唇,前凸后翘的身材估计很多男人都会掉口水。可是这个女人只对眼前的男人感兴趣,因为前生她不能得到,今生她一定要尽情地享受这个男人的温柔。

    “无痕……怎么了?一脸沮丧的样子?”银冰扭动着细腰走到了洪无痕的桌子面前,把身子靠了过去,让他看到自己汹涌澎湃的SX。

    洪无痕冷冷地笑了笑,一把把银冰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这个女人目前来说是他身边呆得时间最长的一个,因为她的美貌,因为她的XG,因为她的善解人意,太多的原因让他不愿意放手。

    “是不是因为收购的原因?”银冰拨动着洪无痕的头发,在他额头上吻了吻。

    吻到他身上的味道真好,现在这样的距离真好,再也不用只能远观,不能卸玩,等到那个莫悠然找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已经把灵魂都交给了自己。只要活在这个空间,这个男人就是属于自己的。

    “看来只有你最了解我,今天东西买够了没有?”洪无痕溺爱地在她脸上蜻蜓点水般地吻了吻。

    “没有,那些钻石都太小了,我可看不上,痕……我要一颗十克拉的钻戒。”银冰撒娇地在她身上摇晃着。

    对于那些凡间的物品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只是对于钻石的意义比较感兴趣。在这个空间的人,钻石向往着永恒的爱情,她需要这永恒的爱情,特别来源于这个男人,期待,已经是她心里期待的愿望。

    “你喜欢就去买,卡刷暴了再说。”洪无痕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真的很好。

    金钱上绝对大方,有时间基本都陪在她的身边。可是他不知道这个女人要的根本不是这些,可惜!现在的洪无痕比起前世的完颜无痕要冷血得多,对于女人,可以不要,可以全部虐收,只是绝对不会贡献自己的爱。

    “我不要……我要你送给我,痕……我们!”银冰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够了,完全可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不过似乎她并没有了解现代人的心里,这个时代的男女似乎已经忘记了那所谓的情感,特别是这些钻石王老五们,最讨厌就是被所谓的爱情纠缠。

    “不要说那些我不爱听的,我现在心情不好!”洪无痕脸色马上拉了下来。

    往往在女人提到这一点的时候,那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面临着结束。至少现在他身边还需要这么一个女人,一个可以让自己完全放松的女人。

    “痕,如果我有了怎么办?”银冰看到了那层冰霜的脸,把脑袋埋在了洪无痕的胸口上,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

    “我现在不需要,如果有了就去做了,以后都不用回来找我,对于这样的女人,我洪无痕身边不需要。”洪无痕把银冰从自己身上拉了起来。

    看都不看银冰一眼,他直接走到窗户旁边望着星星满空。不知道今天晚上小杰的酒吧人会不会很多?自己好像有一段时间没去那个地方,应该说自从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以后,看来女人真的不能宠过头,否则她真的要上天了。

    “痕,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其实孩子很可爱的,为什么你不喜欢呢?”银冰不死心走到洪无痕身后抱住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他身上的气息。

    “可是我不喜欢,如果你喜欢孩子去跟别的男人生去。”洪无痕脸上一阵冷笑,他拉开了银冰的手。

    开什么玩笑?孩子?自己连婚姻都不信任怎么可能需要孩子?这女人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女人就是希望可以用孩子来束缚一个男人,可这样的招数只适合在那些笨男人身上用,至于自己,用这一招绝对会是个傻女人。

    “不要生气嘛!我也不喜欢孩子,有了孩子就没有激情了。”银冰马上换上了一张媚笑,把洪无痕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肩上。

    “是吗?我以为你也想学那些笨女人做些愚蠢的事情,今晚上我有别的约会,你自己打发时间。”洪无痕在银冰脸上吻了吻,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也许自己应该要换换口味了。

    “痕,你真的生气了?”银冰讨厌看到洪无痕脸上的这种表情。

    “我不喜欢太笨的女人,同样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洪无痕脸上一阵莫名的笑意,不再看银冰的脸。

    女人往往都喜欢自认为聪明,总想去锁住一个男人的情感,一个男人的时间,甚至一个男人的所有。可惜自己不是那种容易被女人左右的男人,也不会像那种男人发展。

    银冰知道这回真是把洪无痕给惹火了,不过她自己心里面也不受。本以为自己的魅力完全可以迷惑一个男人,可想不到这个男人投胎成了人类还这么个性,真是不吸引自己都不行了,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会愿意放手?

    “听说最近你跟沈氏的大公子走得挺近的,哪个男人对你也不错吧?”洪无痕走到办公桌面前,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他坐了下来,撩起了二郎腿,这些东西也是无意中听回来的。他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么大魅力的女人没有男人追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洪无痕不太喜欢那些脚踏几条船的女人,如果有一天发现她背叛自己,他会让她生不如死!

    银冰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看来这个男人还是蛮在乎自己的嘛!估计昨天晚上那个男人送自己话,他都知道有几朵,男人们真会装,装做不在乎,装做看不见。

    “你身边的女人也不少,像我这样的女人身边没有男人,你会相信吗?”银冰走了过去,接过他嘴上的烟,自己狠狠地抽了几口。

    来到人间,基本上那些坏女人该会的,她银冰一点也没拉下,烟、酒、男人,现在可是却一不可!她也喜欢在酒吧喝到凌晨,喜欢看着那些男人看自己的那种色色的眼神,看得到吃不到的那种渴望。

    “知道不知道女人跟男人有什么区别?”洪无痕又把烟拿了过来,抽上了一口把浓浓的烟雾喷在了银冰的脸上。

    “有啊!男人有的女人没有,女人有的男人没有。”说着银冰摸着自己的胸前,稍微拉了拉自己的裙子,让洪无痕可以个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RG。

    “还有呢?”洪无痕直接把手伸了进去,个感触着银冰最温柔的一面。

    “还有?”银冰不解地看着洪无痕,干脆把自己的吊带拉了下来,让自己的波涛汹涌完全袒露。

    要不是这个女人给了自己第一次,洪无痕怎么都不相信她跟自己之前还是个,到现在他还有些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当初为了迷惑自己,膜是在外面做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荡的女人,绝对可以让每个男人都XH。

    “怎么不说了?还有什么?”银冰抓着洪无痕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之上,拉着他的手往上面摸去。

    “慢慢地你就会明白了,现在你只要让我明白什么是XH就行。”说着洪无痕站了起来,把银冰放在了办公桌上,按了按电话示意秘书有事把电话打进来就好。

    “痕,我发觉我越来越爱你了。”银冰两手勾住洪无痕的脖子,送上了自己湿润的双唇,狠狠地闻了下去,她要索取这个男人的所有。

    “我不需要爱!我只要欲,男人与女人最基本的需要,爱你就给那位沈公子可能比较合适,或许还能帮你登上总裁夫人的宝座。”洪无痕冷冷一笑,手不停地在她身上游荡着,这个女人的野心还真是够大。

    “除了你,我谁都不要,痕不要赶我走,我知道你需要我的……嗯……”银冰闭上眼睛尽情地享受着,欲望也让她迷恋上男人的身体,特别像他如此强壮的男人。

    “放心,现在我还需要你,你魅力的酮体,让我XH的床上功夫,来吧!女人!把你最放荡的一面表现出现,男人喜欢这样的女人。”洪无痕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把把银冰拉了起来,让她好好的服侍自己。

    银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嘴为他解开了衣服的扣子,吻着他XG的肌肤,手已经伸到了他的裤子里,嘴里还发出了呢喃声。

    空气在这样的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办公室外依然正常的工作,而里面却全是高涨的QY。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